手机上阅读

第165章 旁敲侧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丈夫没有吭声,丁洁又柔声问道:“薇薇在谁家过夜呢?”

    “在张老师那边,明天我会早点过去接女儿的。”

    “孙老师,张老师,赵老师,反正我是一个都不认识,”打了个呵欠后,丁洁喃喃道,“老公,就这样站着我都觉得有些不舒服,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痛经,对吧?”

    “不只是。”

    “那是为什么?”

    “你摸摸。”

    说着,丁洁拉着丈夫的手直接探进了内裤里。

    摸到有些扎手的耻毛后,李泽这才知道妻子要表达的是什么。

    通常情况下,如果不是永久性脱毛的话,那一周左右耻毛就会再次从毛孔中长出来。而因为长出来的耻毛非常短,可能连半厘米都没有,所以就会比较扎手。在这样的前提下,要是穿着内裤,并且走路的时候内裤和山丘地带摩擦着的话,会特别的不舒服。

    而他妻子的耻毛剃了差不多一周,所以这会儿已经长出了那么一丁点。

    碰到卫生巾后,李泽想收回手,但他还是忍不住摸了摸那有些刺手的地带。

    “别摸了,”往后撅了下雪臀,使得丈夫的手滑出内裤后,丁洁道,“刮掉以后觉得很清爽,也觉得自己好像更加年轻了。可现在又开始长出来以后,我就觉得特别的不舒服。现在只要稍微搓一搓内裤,我就觉得有些疼,所以走路的时候都感觉痒痒的。老公,你说怎么办好呢?”

    “你是准备像剃胡须那样长一点出来就剃掉吗?”

    “交由老公你来决定。”

    说着,笑眯眯的丁洁还吻了下丈夫的嘴角。

    吻完后,皱了下眉头的丁洁忽然松开了手。

    坐在床边后,捂着肚子的丁洁道:“我是今天早上来的大姨妈,但下午逛鼓浪屿的时候还不觉得肚子痛,现在却开始痛了。老公,你去帮我熬点红糖水。算了,我自己去吧,你赶紧去洗澡,你身上的汗味真重。”

    站起身后,丁洁往外走去。

    看着捂着肚子往厨房走去的妻子,李泽还是开口道:“你歇着吧,我去炖。”

    “谢谢老公!”

    走回主卧室的时候,笑得更加甜美的丁洁又吻了下丈夫的脸。

    吻完以后,丁洁还点了点自己的脸。

    吻了下后,李泽这才往厨房走去。

    在熬生姜红糖水的时候,李泽一直在考虑妻子所说的话。

    是真,还是假?

    在李泽看来,他妻子所说的话可以是真也可以是假。但因为妻子来了大姨妈,所以他觉得妻子所说的话应该是真的。毕竟来了大姨妈,也不能去参加选妃活动,更别说是躲在厦门某处跟某个男人乱搞了。尽管嘴巴也可以用来服侍男人,但李泽觉得这种可能性应该不高。

    该死的!

    怎么就没有算到她今天会来大姨妈!

    想到此,李泽变得有些焦躁。

    要是算到她今天会来大姨妈,李泽铁定不会去蔷薇会所那边。因为刘菲菲已经知道他在找他妻子,所以刘菲菲很大概率会和他妻子说。这样的话,以后他妻子要再去参加蔷薇会所的选妃活动就会变得格外谨慎。加上佳丽是蔷薇会所的经济来源,所以要是他妻子下次会去参加,他也绝对不会被允许进入选妃场所。就算刘雨鸥敢帮忙,保安放他进去的可能性也非常低。

    如此一想,李泽倒是觉得自己这一趟简直就是打草惊蛇了。

    他现在只希望自己能跟某个佳丽或会员搭上话,并给对方看他妻子的照片,这样至少能确定他妻子到底有没有做过秀。

    只要有人认定他妻子有走过秀,那他就会直接提出离婚。

    至于他妻子跟哪些男人上过床,他就不管了。

    李泽用冷漠的目光盯着液化气灶冒起来的火焰之际,刚洗完澡的刘雨鸥便打电话给姑姑。

    打通以后,只穿着一条卡通内裤趴在床上还踢着腿的刘雨鸥问道:“姑姑,你睡觉了吗?”

    “如果我睡觉了,我会接你电话啊?”

    “也可能是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小欧,以后不要再带人来会所了。”

    “对不起。”

    “今晚你那老师真的是太让人讨厌了,差点就把选妃活动给破坏了。要不是我机灵,指不定在第三批次走秀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生怕捅出篓子来的会员已经跑了。我跟你说,虽然后面我镇住场子了,但铁定有会员觉得不够安全。之前我有去问下管理流动资金的晓雅,她说今晚一共有三名会员退了押金。在我印象里,今晚算是最多的一次了,所以他给蔷薇会所造成的长期损失有可能在几十万元以上。”

    “没事,反正蔷薇会所很赚钱,不差那么几十万的。”

    “没有谁会嫌钱多。”

    “嗯呐!”

    “你这妮子,我真的是对你又爱又恨的。”

    “这说明姑姑你还是在乎我的!”眼珠子一转后,踢着腿的刘雨鸥问道,“姑姑你真的不认识他老婆啊?”

    “不认识,见都没见过。”

    “也对,我姑姑是不可能骗我的。”

    “以后别做这样的事了。”

    “行!”

    “要是你以后再这样,你姑丈会直接禁止你来会所的。”

    “放心吧,我是个听话的宝宝,所以我绝对绝对不会再犯相同的错了。其实这件事也不能怪我,要怪就怪我老师咯。他说他是看下他朋友的老婆有没有在会所里当佳丽,还保证说不会闹事。结果呢,他居然是来找师母的。反正因为我还没有成年,所以我被他给骗了。”

    “你别骗姑姑了。”

    “真的!”

    “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那点心思我还会不懂?”电话那头的刘菲菲道,“反正一句话,不许再带任何人来蔷薇会所。”

    “我向你保证!”

    “也不要再和他单独相处了。”

    “这个可能就没办法保证了,”刘雨鸥道,“他不只是我的美术老师,他还是我的私人老师,每周他都要教我画画。而且我告诉你哦,这件事是经过我爸爸批准的,所以是合法并且合情合理的。我爸爸说了,我读高三压力太大,必须用画画这种途径释放压力。反正我知道姑姑你是担心我会爱上他,但我真的没有爱上他。而且我这个人很注重物质生活的,怎么会找一个月工资只有几千块的已婚美术老师呢?就算要找,也是要从那些钱多得花不完的会员里……”

    “不许有这样的想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