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6章 所谓期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姑姑这么一吼后,皱了下柳眉的刘雨鸥反驳道:“你当初不是为了钱才嫁给姑丈的吗?”

    “我是为了钱才嫁给他,但这不表示你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来,”刘菲菲道,“最重要的一点是,那些会员花钱只是为了玩女人,根本就不会动真感情。而我对你姑丈是有真感情的,他同样也很爱我。他很有钱,但他从来不乱搞男女关系。假如他有这爱好的话,那他完全可以潜规则那些佳丽。但事实上他没有,他是一个好男人,所以他和那些会员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好吧,”故意打了个呵欠后,刘雨鸥道,“姑姑,我很困咯,我要先睡觉咯,晚安哦!”

    “你赶紧睡吧,明天还要去上课。”

    “嗯!晚安哈!”

    “晚安。”

    挂机后,刘雨鸥立马溜下了床。

    走到衣橱前,刘雨鸥原本是准备拉开衣橱的。

    但看到全身镜中的自己,刘雨鸥便收回了手。

    盯着自己的胸部看了十多秒,刘雨鸥又原地跳动了好几下。看着自己那上下摇晃着的胸部,刘雨鸥突然皱起了眉头。因为这样一直上下摇晃的话,她都会觉得有些痛。十七岁的时候已经自然发育到d杯了,那要是以后结婚了,会不会到e杯或者f杯呢?加上刘雨鸥知道女人的胸部会因为男人的刺激而进一步发育,所以她都觉得自己要是以后跟李泽同居了,指不定自己的胸部会在李泽的揉弄下变得更大。

    想到此,捂着脸的刘雨鸥道:“师生恋还真不错!”

    假装害羞完毕,刘雨鸥便拉开衣橱,从中拿出了一件浅黄色吊带睡裙。

    套上后,刘雨鸥立马钻进了被窝。

    打开微信,并点开和李泽的聊天窗口后,按住语音按钮的刘雨鸥问道:“老师,老师,你睡觉了吗?”

    半分钟后,刘雨鸥收到了李泽回复的文字消息。

    「她在家,明天到学校再聊,别回复了。」

    刘雨鸥之前心情还特别好,可看到这回复,她的神色立马黯淡下来。

    她原本是想恶作剧似的发伸吟声过去,但她知道李泽今天心情很不好,所以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在打出“老师晚安”这四个字后,刘雨鸥是想直接发送过去。可犹豫了十来秒后,刘雨鸥最终选择删除。在断开wifi并将手机调为静音后,关灯的刘雨鸥便闭上了眼。

    但过了两分钟,刘雨鸥那莲藕般的手臂又从被窝里伸出。

    摸到放在床的里侧的手机后,刘雨鸥将手机调为正常模式。

    这样要是半夜三更李泽突然打电话过来,她也能醒来。

    尽管知道这种概率微乎其微,但刘雨鸥心里还是有着这样的期待。

    什么样的男人最值得女人等待?

    那就是会为另一半赴汤蹈火的女人。

    尽管李泽已有家室,但因为李泽今晚说可能会和师母离婚,所以刘雨鸥还是对李泽抱有期待。在刘雨鸥看来,李泽会为了师母深入蔷薇会所,而且还直接在走秀的时候冲上台去,这不就证明李泽很爷们,而且很有安全感吗?所以要是李泽真的离婚了,她又顺利和李泽在一起的话,那李泽以后也会这样保护着她吧?

    对于才十七岁的刘雨鸥而言,她对爱情还是有着非常美好的向往。

    可她并不知道,不论男人还是女人,他们一辈子最爱的只会是某一个人。

    假如没办法和这个人过一辈子,那也会藏在内心最深处。

    刘雨鸥试着入眠之际,李泽已经将炖好的生姜红糖水端进了主卧室。

    摆在床头柜上,又嘱咐妻子趁热喝掉后,李泽这才去洗澡。

    当李泽洗完澡回主卧室时,他妻子不仅已经将生姜红糖水喝了,还躺在床上睡着了。怕吵醒妻子的缘故,李泽是直接到客厅吹头发。他有时候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还要如此关心他妻子。不管怎么说,他妻子肯定是婚姻的背叛者,所以他真的没有必要这样关心他妻子。他应该直接将所知道的事全盘托出,并质问他妻子为什么要背叛自己。可他目前掌握的都是间接性证据,或者是推导出的证据,并非直接性证据。所以要是全盘托出,这反而会让他妻子变得更加谨慎,这就更难抓住他妻子的狐狸尾巴了。

    吹干头发,李泽走进了主卧室。

    关掉床头灯,他钻进了被窝里。

    他刚躺下,他妻子便依偎在了他身上,右手还环着他的腰部。

    “老公,”声音特别温柔的丁洁道,“今天我在鼓浪屿走动的时候,我就在想着我为什么要一个人来。想了至少有一个小时吧,我才想通了。其实是想找一个散心的地方,而辽阔的大海能让我心情平静下来。正因为这样,当我站在海边眺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时,我就觉得特别的舒服。所以我觉得我有些愚蠢啊,我根本就没有必要去鼓浪屿,在码头附近的沙滩上踩沙子也是一样的。”

    “都快十二点了,赶紧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老公,接下去的几天,你就得忍一忍了。”

    “我的需求又不是很大。”

    “真的?”停顿之后,丁洁问道,“老公,要我帮你消消火吗?”

    “不用,睡吧。”

    尽管李泽这么说,但丁洁还是钻进了被窝。

    “老公,你腿打开点。”

    “睡吧,我很累。”

    丁洁原本是准备跪在丈夫两腿之间,但在听到丈夫这话后,丁洁选择跪在一侧,并趴了下去。

    十多分钟后,有些坚持不住的李泽便让妻子赶紧停下来,但他妻子没有停下来。而随着李泽臀部肌肉的瞬间紧绷,没能忍住的李泽直接缴械投降。

    安静了数秒后,猛地掀开被单的丁洁立马溜下了床。

    捂住嘴巴,还干呕了下的丁洁忙往卫生间跑去。

    丁洁漱口之际,李泽正在回味着。

    这是他第一次把妻子的嘴巴给爆了,这自然让他有些兴奋。

    当然,他觉得这是他妻子想要缓和夫妻关系的一种手段,并非真的想这么做。

    毕竟以前他妻子用嘴巴服务他的时候,都会问他是不是快要出来了。

    假如他说是,他妻子就会该用手。

    五分钟后,丁洁走进了主卧室。

    躺在丈夫旁边后,依偎在丈夫身上的丁洁问道:“老公,舒服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