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3章 真的很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到大腹便便的校长,李泽笑着问道:“有什么好事啊?”

    “当然有好事,事关荣誉,”走到李泽面前后,校长道,“去年市美术比赛是你带队参加的,还拿了个二等奖。今年的话,市美术比赛是由高二的张曲亮老师带队,但只拿了个优秀奖。而在今年六月底,福建省美术家协会要在福州那边举办省美术比赛,我们学校也要派出团队参加。鉴于你的能力在咱们学校其他美术老师之上,所以我是决定让你带队参赛的。”

    “几个人的队伍?”

    “包括你是四个人。”

    “那学生是由我自己随便挑吗?”

    “高一到高三你随便挑,但必须厉害一点的。”

    “那麻烦校长您帮我准备一份有这方面特长的学生名单,到时候我选一下。”

    “这没问题,那这次省美术比赛的事就交给李老师你全权负责了。”

    “嗯。”

    聊完以后,校长转身朝校长办公室那边走去,李泽则是走进了教师办公室。

    上课铃声响起后,腋窝下夹着教案的李泽朝高三(7)班走去。

    一走进班级,李泽的目光便落在了刘雨鸥身上。

    至于刘雨鸥,此时正笑得温和地注视着他。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刘雨鸥鬼灵精怪的。而和同学们相处时,刘雨鸥则是表现得像个大家闺秀。所以李泽觉得人真的都具有双重性格。在一些人面前一种性格,在另一些人面前又是另一种性格。

    翻开教案后,李泽道:“同学们早上好。”

    “老师早上好!”

    示意大家坐下后,李泽道:“现在离高考连两个月都没有,相比大家都比较着急。毕竟对于你们来说,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考三年,这十二年其实就是在为高考做准备。要是能考上好一点的大学,那就等于坐上了开往成功的火车。所以这节课大家复习,尽量复习自己掌握比较薄弱的知识点,争取高考的时候都能考个好成绩。”

    这时,刘雨鸥举起了手。

    “雨鸥同学,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老师,”声音很甜的刘雨鸥问道,“假如所有知识点都掌握了,那这节课该干什么呢?”

    “不可能都掌握了,”知道刘雨鸥是没事找事的李泽道,“反正学无止境,多看多想多写是有好处的。”

    “好的,谢谢老师提醒。”

    见刘雨鸥在装乖乖女,李泽都有些无语了。

    不知为什么,李泽总觉得这样的对话很新鲜。

    其实以前也有过这样的对话,但那时候李泽和刘雨鸥还不熟,所以他并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而现在呢,因为已经比较熟,又知道刘雨鸥实际上有些腹黑。所以看到笑得有几分腼腆,被大家称为白雪公主的刘雨鸥,李泽总觉得有些好玩。就仿佛其他人都不了解刘雨鸥,只有他才了解。

    因要着手准备参加省美术比赛的事,李泽便回忆着到底哪些学生适合。

    对于李泽而言,他其实不喜欢带队。

    但因为暑假要开美术培训班,所以要是这次带队能取得好成绩,那也算是一块吸引家长将孩子送到他开办的美术培训班的招牌。

    要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李泽之前就会直接婉拒了。

    十分钟后,刘雨鸥又举起了手。

    见状,李泽问道:“雨鸥同学,请问有什么事吗?”

    皱着柳叶眉后,刘雨鸥轻声道:“老师,我肚子疼,你能送我去医疗室吗?”

    李泽知道刘雨鸥是装出来的,但他没有拆穿的必要,所以他道:“那你跟我来吧。”

    站起身后,捂着肚子的刘雨鸥朝讲台那边走去。

    至于李泽,他已经先走出了教室。

    待刘雨鸥走出来后,李泽小声道:“别装了。”

    “真的疼,麻烦老师你背我去医疗室。”

    “别装了。”

    李泽重复完以后,表情痛苦的刘雨鸥直接蹲在了地上。

    见状,李泽问道:“真的疼?”

    “早上吃了过夜的食物,现在绞痛绞痛的。”

    “假如是吃坏了肚子,那你赶紧去厕所吧。”

    “我不想上厕所,我就是胃痛,”可怜巴巴地看着李泽后,刘雨鸥道,“老师,你再不送我去,我可能就要胃出血了。”

    听到这话,李泽只好蹲在了刘雨鸥身前。

    露出胜利般的微笑后,刘雨鸥立马揽住李泽脖子,雪白的大腿还夹住了李泽腰部。

    托着刘雨鸥大腿后,李泽顺势站了起来。

    稍微掂量了下,往楼梯口走去的李泽问道:“几斤?”

    “胸还是屁股?”

    “当然是你的体重了。”

    “好像九十斤吧,”刘雨鸥道,“算上今天吃的早餐的话。”

    “那你也真的是有够瘦的。”

    “但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啊,”将脸贴在李泽肩上后,刘雨鸥道,“现在日本动漫越来越流行,而在那些流行的动漫里,经常都会出现长得很瘦,但胸大屁股翘的女主角。虽然我的身体比例比不过她们,但好歹我也属于这范畴,所以我是挺喜欢我这身材的。”

    “以后别去走秀了,”李泽道,“就算下面有工作人员叫价,但我还是怕你会发生什么意外。”

    “发生什么意外?”

    “不知道,”顿了顿后,已经走到下一楼层的李泽道,“假如只是一般的走秀,我并不介意。但蔷薇会所的走秀是在选一次性的性伴侣,所以都是带着猥亵般的目光在看着你。所以不管你穿得保守不保守,他们都会在脑子里将你想得很那个。有空的时候你和郭佳佳多聊一聊,我真不喜欢她现在的价值观。要是可以的话,就叫她下个学期回来读书。哪怕不是在这所学校,去其他学校都行。她以前的学习成绩很好,所以就这样辍学了还真有些可惜。”

    “老师,你干嘛要当老好人呢?”

    “因为我爸是个老好人,我的性格基本上是复制他的。”

    “但我听说当好老人吃亏。”

    “吃亏总比愧疚来得好。”

    “你跟师母的事怎么样了?”

    “她说她昨天关机是为了给我惊喜,”李泽道,“说要是她当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肯定会很高兴。所以她昨天下午自己跑到鼓浪屿那边去玩,结果还把手机给丢弄了。我原以为她说的是假的,但我今天通过定位找回她手机的时候,收了那部手机的手机店店主说是扒手扒窃之后卖到店里的,所以我老婆昨晚的解释应该都是真的。”

    “所以老师你认为师母没有去蔷薇会所咯?”

    “在林慧莲走秀之前,你有在化妆间见过林慧莲,对不对?”

    “对的。”

    “只要你见到的那个人确实是林慧莲,那昨晚她就没有去蔷薇会所了,”李泽道,“但要是你不确定你见到的那个人是不是林慧莲,那她还是有可能有去过蔷薇会所的。只是我觉得你已经见过我老婆,所以假如你在化妆间看到的那个人是我老婆的话,就算她戴着面具,你也是能认出来的。”

    “可关键她低着头,而且还不跟我说话。再说了,你自己说是朋友的老婆,所以就算我当时觉得眼熟,我也不可能想到会不会是师母啊。假如你一开始就跟我说参加走秀的有可能是师母,那我绝对会直接要求她把面具摘下来。”

    “应该不可能是她,”李泽道,“一则她昨天来了大姨妈,二则她的荫毛长出来了不少,不适合穿丁自裤。而我看到林慧莲走秀的时候,林慧莲是穿丁自裤的。”

    “师母有剃毛的习惯?”

    “没这习惯,只是上周有剃过一次。”

    “是老师你帮师母剃的吗?”

    “有些复杂,等哪天有空再和你说。”

    “好吧,”顿了顿后,刘雨鸥问道,“昨晚你见到师母的时候,你有看到师母戴着你说的那条项链吗?”

    眉头一紧后,李泽道:“好像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