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6章 项链在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笑完以后,刘雨鸥问道:“老师,以后我们私下相处的时间是越来越多了吧?”

    “学业第一,谈恋爱第二。”

    “谢谢老师你承认我们是在谈恋爱了。”

    “我的意思是……”

    “是什么呢?”

    李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刘雨鸥,所以他干脆加快步伐往教学楼那边走去。

    在走到教学楼一楼,刘雨鸥的神情立马发生了转变。

    之前是嬉皮笑脸的,现在脸上则是保持着淡淡的笑容,眼神也变得格外温柔。

    在师生眼中,刘雨鸥是类似于林黛玉般的存在,所以当刘雨鸥看到同学时,她就习惯性地戴上了面具。这样的面具有个好处,就是可以让更多的人关心她。毕竟,大家都喜欢关心弱者。而因为妈妈死了以后,刘雨鸥就感受不到亲情,所以她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活得同学老师们的关心了。

    当然,在刘雨鸥看来,很多关心其实虚伪至极!

    这也是为什么李泽越是显得无奈,刘雨鸥反而会喜欢李泽的缘故。

    因为在刘雨鸥看来,只有李泽才是真正关心她的。

    因为已经第三节下课的缘故,所以刘雨鸥是直接返回班级,李泽则是在拿到教案后匆匆离开。

    回到教师办公室,老师们都看着李泽,还询问李泽和刘雨鸥是什么关系,李泽则是直接将在保卫科说的版本说出来。版本是没什么问题,但就在场老师的神情而言,他们显然不太相信。毕竟刘雨鸥是品学兼优的校花,李泽又是刘雨鸥的私人美术老师,所以两个人会摩擦出火花也是正常的。

    李泽其实也知道他们不信,但他不想做过多的解释。

    解释得越多,事情反而就会变得越复杂。

    上完第四节课,李泽前往教师公寓。

    因为早上的事,李泽都成了大家的焦点。

    所以当李泽走向教师公寓时,不少学生都在窃窃私语着,这让李泽都有些头大。

    要是事情传到他妻子耳朵里去,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他妻子应该不会闹,但李泽担心以后都不能和刘雨鸥见面。

    来到孙兰娜家门口,李泽敲了敲门。

    片刻,孙兰娜打开了门。

    紧接着,薇薇从一旁溜了出来。

    一把抱起女儿后,李泽道:“孙老师,谢谢你。”

    “没事,”停顿之后,孙兰娜问道,“你和雨鸥怎么了?”

    “没什么。”

    “你们恋爱了?”

    “孙老师,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啊!”

    “那就是你抛弃她咯?”孙兰娜笑道,“要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边哭边唱那首歌。其实我一直很喜欢《刚好遇见你》这首歌,歌词虽然简单,但触碰到了很多人内心里那最脆弱的地方,所以我觉得雨鸥是在表达她被你抛弃后的抑郁心情吧。”

    “真不是。”

    不得已,李泽只好将在保卫科说的版本又解释了一遍。

    而,孙兰娜也不太相信李泽所说的话。

    因要赶着回家的缘故,李泽道:“孙老师,谢谢你帮我照顾我女儿,我就先回去了。”

    “好的,那路上小心点,有空可以带薇薇来我这边玩,我蛮喜欢薇薇的。”

    “嗯,”停顿之后,李泽道,“和孙阿姨说拜拜。”

    招了招手后,薇薇道:“孙阿姨,拜拜。”

    孙兰娜没说什么,只是将脸凑到了薇薇面前。

    在得到薇薇的kiss后,回吻了下薇薇的小脸蛋的孙兰娜道:“拜拜,可爱的小宝贝!”

    近十二点,李泽回到了家中。

    当他将女儿放下时,他那换好鞋子的女儿立马朝厨房跑去,并抱住了他妻子的大腿。

    因在炒菜的缘故,和女儿温存了下的丁洁便让女儿去洗手准备吃饭。

    糖醋排骨、红烧茄子以及萝卜排骨汤。

    这就是他们一家三口今天的午饭。

    自从妻子升职为人力资源部主管以后,他妻子中午都没有回来。加上女儿是在幼儿园那边吃午饭,所以李泽一般是在学校食堂吃午饭,或者是吃路边摊。

    而因为现在妻子中午也有回来,还有做午饭,所以李泽心里其实还是有些高兴的。

    毕竟,他妻子的厨艺是真的很好,完全可以媲美大厨。

    不过高兴之余,李泽更多的是闹心。

    吃到一半,看了眼正在用力吸吮着糖醋排骨的女儿后,李泽道:“手机我已经帮你找回来了。”

    “找回来了?”有些惊讶的丁洁忙问道,“老公你是怎么找回我手机的?”

    “魅族手机有定位功能,我定位到了手机,就直接过去拿了。”

    “我还不知道有这功能。”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想到的。”

    “谢谢老公,这样就可以省个两千块了。”

    “其实找不回也没事,毕竟你这款手机已经用了差不多一年,也该换新机了。”

    “不用换,我用着挺好的。”

    “反正你想换新手机就和我说一声,到时候我看下哪款比较好。”

    “嗯,”停顿之后,还系着围裙的丁洁道,“老公,早上林宇南有去公司找我,还骂了我一顿。他说主管培训很重要,我不仅没有去,手机竟然还一直关机。我说主管培训确实重要,但我和我老公的感情更重要。反正我就和他说了,如果要因为这次的事而辞退我的话,那就尽管辞退我好了。”

    尽管妻子说得义正言辞的,但李泽却没有太大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他妻子撒谎都是信手拈来的,所以他才会习惯性地将他妻子所说的话当成是谎言吧。

    扒了一口饭后,李泽问道:“我给你买的那条项链,你怎么没戴着?”

    “我放在抽屉里了。”

    “是不喜欢还是怎么的?”

    “不是不喜欢,只是最近不想戴。”

    “但那条项链你已经戴了好几年了。”

    “是啊,”丁洁道,“可能是因为戴了好几年的缘故,所以突然想换一条吧。不过我觉得不戴更好,总觉得脖子上戴着项链不怎么安全。我前几天还有看到新闻,说有个女的脖子上的项链直接被人给抢走了。而且因为是用力扯下来的,女人的脖子还受伤了。”

    “这种事在厦门基本上不可能发生。”

    “应该是。”

    吃过午饭并陪女儿玩了片刻后,李泽便哄女儿午休。

    女儿睡着后,李泽走进了主卧室。

    见妻子正在换吊带睡裙,李泽便问道:“项链在哪个抽屉?”

    被这么一问后,眉头一皱的丁洁道:“在床头柜第二个抽屉。”

    拉开以后,李泽并没有找到项链,所以他道:“没看到。”

    “那你再翻一下其他几个抽屉,我都摘下来好几天了,记得不太清楚。”

    “是记得不太清楚,还是说项链压根就没有在家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