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8章 不肯承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完,穿着运动装的林宇南往里走去。

    李泽不知道林宇南为什么会开门,但他很讨厌这种仿佛主动权被林宇南掌握的错觉。尽管是第一次见到林宇南,但他已经能推断出林宇南是一个极为自傲的人,要不然不可能会主动开门。越是自傲的人就越输不起,所以李泽还真想看下林宇南一败涂地的模样。

    只是就目前的状况而言,李泽可没有抓到林宇南的软肋。

    走进去并一脚踢上门后,李泽问道:“你和我老婆是什么关系?”

    “大学的时候是男女朋友,”正在泡茶的林宇南道,“后面因为发生了一件让她接近绝望的事,她就跟我分手了。要是我没有记错,那是大学毕业前一个月的事。假如没有发生那件事,或许她就是我老婆,而不是你的老婆。我这边只有绿茶,你不介意吧?”

    “发生了什么事?”

    “既然你不表态,那我就认为你不介意了,”将茶叶包放进杯子里后,端着走向李泽的林宇南道,“其实对于我们男人来说不算什么事,但对于她们女人来说就算是大事了。”

    走到李泽面前,林宇南将茶杯递了过去。

    看着笑得温和的林宇南,李泽已经知道了林宇南的用意。

    假如他不接,那证明他没有绅士风度。

    假如他接了,那证明他向林宇南妥协。

    所以不论是接或不接,都等于是林宇南对他的嘲笑。

    不过面对可能上了他老婆的人,李泽有必要顾虑这么多吗?

    所以看了眼茶杯,李泽选择直接一手打过去。

    茶杯落地便碎开,瓷片飞得到处都是,茶叶包还掉在了李泽所穿的皮鞋前。

    “既然你不喜欢绿茶,你刚刚应该和我说才是。虽然是住房时免费赠送的,但浪费了可不怎么好。”

    李泽没有吭声,而是选择一拳头击向林宇南脸部。

    用手接住李泽那一拳头的同时,林宇南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

    发觉李泽的爆发力很强后,皱了下眉头的林宇南问道:“你有练过?”

    “告诉我你曾经对她做过什么!”

    “看来你真的有练过,要不然出拳速度和力道不会这么的强,”和李泽保持着距离的林宇南道,“其实我也没有对她做过什么,我就是大学的时候有劈腿,又被她知道了,所以她就跟我分手了。对于我们男人而言,这确实不是什么大事。但对于她们女人而言,就跟天塌下来没什么区别。李泽,你应该认同我的观点吧?”

    “你的人际关系肯定很不好。”

    “何以见得?”

    “因为你是一个非常自负的人,总是希望别人能认同你的观点。”

    “作为嘉美集团的接班人,我自信一点有什么不对?要是连我都不够自信,我又怎么能领导整个集团?”

    “我说的是自负,而不是自信。自信的人会得到下属的尊敬,自负的人只会被下属厌恶。”

    “不亏是老师,用词竟然这么精准,这让我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跟你交流了。”

    “你应该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找你。”

    “知道,你无非是想知道上周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端起自己那杯茶后,喝了一口的林宇南继续道,“我不知道小洁……”

    “不许叫她小洁!”

    “好吧,现在你是她老公,所以你有权叫我更改对她的称呼,”林宇南道,“我上次来厦门的身份是总公司法务,调查这边假货的事。而因为分公司这边我最信任的人就是她,所以我理所当然会叫她帮我的忙了。周三中午跟她一块吃过午饭以后,我跟她就去走访大大小小的内衣店。在走进一家内衣店时,因为突然想调戏一下她,所以我就说要买那套内衣给她。她说不要,但我就是要买给她。她属于那种性格不够强硬的人,所以最终的结果当然是接受了我买给她的礼物。后面逛得差不多了,我跟她就直接分开了。是不是很单纯,单纯到让你都不敢相信的地步?”

    “放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让她把身上穿的内衣脱下来给你!”

    “看来我估算错了,我还以为她不会将这事告诉你。”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玩而已,看到她怒不可遏的模样会让我觉得很有趣。”

    “之后你有没有对她做出什么事来?”

    “你指的是做嗳吧?”

    听到林宇南这话,李泽气得双拳握得格外紧。

    看到李泽这模样,笑了笑的林宇南道:“她是我前女友,我希望她能幸福,所以我是不会做出这种破坏她的幸福的事来的。当然我觉得你肯定不会信,你甚至还会认为我合着她来欺骗你。但我想说的是,假如你已经不再相信她了,那你直接和她离婚好了。因为在我还活着的前提下,只要她消失在你面前,你可能就会想着她是不是在跟我约会。与其如此煎熬,还不如一刀两断。这样的话,或许她还会回到我身边。”

    “拿大学时候发生的事威胁一个已婚女人,让这个女人交出身上穿的内衣,你觉得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我只是没有想到她会那么在乎你,我还以为她会义正言辞的拒绝。”

    “那是因为她说她没有谈过恋爱!所以不想让我知道她交过男朋友的事!否则你根本就威胁不了她!”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有必要跟只斗牛似的吗?”

    “我要你把她的内衣还给我!”

    “其实我对那种款式普通的文胸不感兴趣,所以我直接扔了。”

    “但你把她穿的内裤保存起来了?”

    “内裤?”皱了下眉头后,林宇南道,“她那天只给了我文胸,并没有给我内裤,她说那种东西是不会给我的。”

    “不对,你在撒谎,”李泽道,“她回家以后是穿着你买给她的那套内衣,包括文胸和内裤,所以她之前所穿的文胸内裤肯定是在你手里。”

    “既然我已经承认文胸是在我手里,那我为什么不敢承认内裤也在我手里?”林宇南道,“反正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爱信不信。周三被我威胁以后,她就直接去卫生间换。等她回到我的车上时,她就直接把装着文胸的购物袋递给了我。我见里面没有内裤,我还问她内裤哪里去了,她就说不可能会给我。因为文胸是穿在放着新的那套内衣的购物袋里,我又见她是有戴文胸的,所以我还问她是不是穿着我买给她的内裤,她说没有。”

    停顿之后,林宇南继续道:“我就直接把她的包包抢了过来,检查了里面的东西,结果两条内裤都没有看到。所以要么她身上穿着我买给她的那条,要么就是穿着之前她身上的那条。但不管怎么说,肯定有一条被她丢了。按照我的理解,她应该是直接把我买的那条丁字款式的内裤丢了才是。真没想到她是把她自己穿的那条丢了,特意穿上了我买给她的丁字裤。你说,她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什么呢?”

    “你知道她跟我说什么吗?”李泽道,“她说内裤也在你手里。”

    林宇南之前还自信满满的,但听李泽这么一说后,林宇南道:“不可能!她绝对没有这么讲!”

    “事实上她就是这么讲的,”李泽道,“我总觉得你在撒谎,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撒谎。她是我老婆,我跟她在一起了五年,我对她非常了解。假设她不打算把自己身上穿的那条内裤脱下来给你,那她根本不可能会穿上你买给她的丁字裤。最正常的情况应该是只换了文胸,并把那条丁字裤给丢了。可是,她确确实实是穿着丁字裤回的家,所以她之前穿的那条内裤绝对在你手里!”

    “没有!”

    “绝对有!”李泽叫道,“她不会傻得把自己的内裤扔了!再穿上你买给她的丁字裤!”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被激怒的林宇南叫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如果我有做过这样的事!我没有必要不承认!既然我已经承认拿了她的文胸!那我再承认拿了她的内裤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既然我不承认!那就说明我压根没有做过这种事!”

    “所以你觉得我老婆是傻逼?在公共卫生间里做那种多余的事?”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傻逼,反正我没有拿走她的内裤。”

    “你真是有够嘴硬的!”

    说罢,握紧拳头的李泽立马冲了上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