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0章 没办法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宇南说完后,电话那头的丁洁便没了声音。

    等了十多秒,见丁洁还是不肯吭声,林宇南问道:“你的决定是什么?”

    “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话?”

    被丁洁这么一反问后,冷冷一笑的林宇南道:“不只是我不相信你说的话,就连你老公也不信。要是晚点他打电话给你,问你那天你之前穿的那条内裤哪去了,你说扔在公共卫生间的纸篓里,他是绝对不会信的。准确来说,你是在撒谎,所以我现在当然也不会信。按照我的推断,你极有可能是原本就没有穿内裤。”

    “我不是曝露狂,我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来。”

    “那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都说是扔在纸篓里了,你不信我又有什么办法?当然了,如果你是想要一个能让你心满意足的答案,那我可以给你,这样至少你不会跟我老公说这说那的。其实我那天把内裤弄脏了,所以我在公司里的时候就已经脱下来扔掉了。加上我们是去内衣店,所以我就打算直接在内衣店买件新的穿上。本来你没有给我买那套的话,我自己也会随便买一套,之后找个机会换上去。因为你给我买了,所以我干脆就将就一下了。”

    “弄脏?怎么弄脏的?”

    “我没有必要和你说得那么详细。”

    “你那天有穿裤袜,又是穿很紧身的包臀裙,所以不可能单单把内裤弄脏了。”

    “我不会跟你说原因的,这种事只有我老公能知道。”

    “莫名其妙流出水来?”

    嘟……嘟……

    见丁洁直接挂机,林宇南眉头立马皱紧。

    他不相信丁洁说的版本,但他又认定丁洁不是那种出门不穿内裤的女人。所以按照林宇南的推断,丁洁的内裤应该是和他碰面之前就脱了下来。这么推断的话,就是在上午上班期间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流出了很多嗳液,所以直接把沾着黏液的内裤给脱了?

    而且林宇南还确定了一点,丁洁是认定他不会把大学发生的事告诉李泽,所以才敢直接挂了他的电话。这就说明,和大学时期比起来,如今的丁洁真的是聪明多了,会根据对某个人的了解推断那个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想到此,林宇南不免冷冷一笑。

    “终究还是变了。”

    嘀咕完,林宇南朝卫生间走去。

    刚要走进卫生间,门却被敲响。

    林宇南自然认为敲门的人是李泽,所以他没有理会。

    走进卫生间,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在马桶里以后,微微昂起头的林宇南对着镜子张开了嘴巴,并观察着自己的口腔。

    再次听到敲门声后,林宇南这才往房门那边走去。

    猛地拉开门后,林宇南叫道:“你他妈的……”

    见眼前站着的是一个长得有些瘦,还笑得有些腼腆的女孩子,林宇南立马将快要说出口的粗话都咽进了肚子里。这个女孩穿着一件白色连体包臀裙,但因为身材很一般的缘故,所以穿连体包臀裙显得有些不合适。本能地,林宇南将这女孩和丁洁作对比,并觉得这女孩完全没办法跟丁洁比。

    没等林宇南开口,显得很吃惊的赵玉珂问道:“林哥,你……你这是怎么了?”

    “你是谁?”

    “我是小珂啊,”眯着眼的赵玉珂道,“廖总让我来当的导游,所以我就过来咯。虽然你早上已经在微信上拒绝了我,但我怕你会遇到骗子,所以我觉得我陪着你到处走走会更好。我现在带你去医院吧,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非常出名的私人诊所,那位大夫特别擅长治疗外伤。”

    冷下脸后,林宇南道:“我不要导游。”

    “但我觉得……”

    “我说了,我不需要导游,”林宇南道,“我不是路痴,而且我又不是第一次来厦门,所以不需要导游。再者,我不喜欢你这样的打扮,所以请你离开。”

    “那我先带你去那家私人诊所。”

    “我要去医院拍片。”

    “那我带你去医院。”

    “不需要。”

    说完,林宇南立马拉上了门。

    咚!

    看着紧闭的房门,赵玉珂既郁闷又生气,所以她一口唾沫吐向房门。

    结果这时,门突然被打开,所以她的那口唾沫直接落在了林宇南穿的运动鞋上。

    见状,赵玉珂变得无比尴尬。

    低下头后,赵玉珂道:“对……对不起……”

    “你是怎么上楼的?”

    “我说我是嘉美内衣那边的员工,需要上来向林哥你汇报工作。”

    “这酒店的工作人员也真是的,竟然这样都让你上来,看来以后都不能住这家酒店了。”

    “我送你去医院。”

    “不需要,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说罢,林宇南再次关上门。

    在门口站了五分钟,见林宇南都没有开门,赵玉珂这才选择离开。

    走到电梯口时,赵玉珂气道:“妈的!竟然不上钩!狗娘养的!”

    赵玉珂搭乘电梯下楼之际,李泽正坐在车里打电话给刘雨鸥。

    连续打了个三个电话,刘雨鸥才接。

    “hello!哈尼!”

    “怎么现在才接电话?”

    “我刚到学校,手机又放在书包里,刚刚没有听到铃声。老师,我记得你下午没课,所以你是不是打算让我旷课,然后在我家对我进行私人辅导呢?”

    “四月份进行了几次选妃活动?”

    “两次。”

    “那再上次是什么时候?”

    “我想想啊,”十多秒后,刘雨鸥道,“是四月一日,那天刚好是愚人节,所以我记得很清楚。反正蔷薇会所一个月一般会有两次走秀,一次是固定在每个月一日,另一次就是另行通知了。其实是说两次都是另行通知,但就最近这几个月的情况而言,都是每个月一号举行选妃活动。这样佳丽们不仅可以来走秀,还可以顺便把上个月赚到的合欢扑克兑换为人民币。”

    “那除了走秀以外,其他还有没有途径拿到合欢扑克。”

    “只要会员肯给,任何时候其实都可以,”刘雨鸥道,“老师我有和你说过的,佳丽和会员之间也是会进行私下交易的。比如某个会员睡了某个佳丽,他觉得这个佳丽很不错,就约好下周去某家酒店开房,还答应给这个佳丽一张合欢扑克,那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反正只要合欢扑克的真的,下个月一号佳丽都能拿去兑换人民币。”

    “这样的话,蔷薇会所就亏大了。”

    “也不会,因为蔷薇会所有抽两成走。”

    “所以我老婆可以在任何时候拿到那张梅花j了?”

    “理论是这样,只要会员肯给的话,”电话那头的刘雨鸥道,“当然因为师母手里的那张梅花j是上周三拿到的,所以大概率是那天和某位会员见了面。在完成交易以后,会员将梅花j交给了师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