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3章 当面告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抱歉,我不是提线木偶,所以我不会走这三条路的,”孙兰娜冷冷道,“你可能觉得我的意志力不够坚定,但那是曾经的我。自从下定决心以后,我的意志力就比以前都来得坚定,所以我已经戒毒成功了。”

    “你当我傻子?几天就戒毒成功?笑话!”

    “你爱信不信!”

    说罢,孙兰娜直接挂机。

    但在挂机以后,她却向她前男友发出了微信视频请求。

    她前男友接通后,她没有在视频里看到前男友,只是看到一片黑。

    这说明她前男友故意把前摄像头给遮住了。

    当然,孙兰娜此举并不是要看她前男友,也不是要让她前男友看她。

    因为,她是直接将自己手机的前摄像头对着卧室那边。

    “怎么突然跟我视频了?难道要自蔚给我看?”

    孙兰娜没有吭声,而是加快步伐朝卧室走去。

    走进卧室,并打开衣橱后,孙兰娜从衣服堆里拿出了药瓶。

    使劲摇了摇头后,孙兰娜道:“里面确实还剩几颗,但我现在要直接把剩下的药都给扔掉。这样的话,你就知道我的意志力有多强了。反正我告诉你,我不是那种离开毒品就活不下去的女人。”

    “是吗?还真期待啊!”

    听到前男友的嘲笑声,孙兰娜快步朝卫生间走去。

    走进卫生间的马桶前,拧开药瓶的孙兰娜却变得有些犹豫。

    “你倒啊!你倒是倒啊!”

    被前男友这么一刺激,孙兰娜直接将药片都倒进了马桶里。

    看着那些渐渐往下沉的药片,孙兰娜眼睛瞪得有些大,就好像失去了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东西似的。她甚至想直接捞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可她知道要是真的捞起来,她会被前男友嘲笑,更会继续服用这些药物。最重要的是,在服用完以后,她真的有可能会向前男友妥协。

    在不愿意妥协的前提下,早点停止服用药物是有好处的。

    心一横,孙兰娜立马冲水。

    随着哗啦啦的水流声,药片都被冲进了下水道。

    “滚你的蛋去!”孙兰娜骂道,“以后都被打扰我!”

    “娜娜,你等下挂机,我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这件事对你而言真的非常重要,所以我觉得是时候告诉你了。”

    “别拐弯抹角的!直接说就是了!”

    说话的同时,孙兰娜已经走出了卫生间。

    “不过这些话我想当面和你说,所以麻烦开门。”

    说完以后,她前男友便中断微信视频。

    随即,孙兰娜听到了敲门声。

    意识到前男友就在门外,孙兰娜反而吓得面如土色。

    再次听到敲门声后,壮着胆子的孙兰娜才朝房门那边走去。

    透过猫眼往外看,见站在外面的只有她前男友,孙兰娜这才开门。

    她一打开门,她前男友当即张开手臂。

    见状,一脸厌恶的孙兰娜往后退了两步。

    “娜娜,你还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热情,”她前男友道,“在正常情况下,已经一个月没有见面的我们应该来个满分拥抱才是。”

    双手交叉在胸前后,摆出一张冷脸的孙兰娜问道:“为什么你会来我这边?”

    “就是想跟你说一些事,”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并翘起二郎腿后,她前男友道,“你和我说过,你去蔷薇会所当佳丽是因为你妈妈出了车祸,因为不够钱才必须去当佳丽。当我得知这个消息时,我的反应很正常,就是在电话里跟你咆哮,说你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其实啊,在你妈妈出车祸之前,我就知道这件事了。”

    “付卫东,我是不是听错什么了?”

    “你没听错,”点上一根烟后,抖着脚的付卫东道,“我之所以不敢在电话里和你说这些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怕你录音。要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特意来你这边。大学毕业以后,你是来厦门这边当老师,我自己是在上海那边当翻译,我们还约定两年后结婚。就家境而言,你的家境比我好很多,因为我只不过是个农村娃罢了。所以在我们毕业后大约半年的时候,你妈妈就打电话给我,让我主动和你提出分手。我那时候很爱你,所以我是不愿意的。结果你妈说就算我不主动和你提出分手,她也不会同意这么婚事的。我问她是不是嫌弃我穷,她说我没车没房没存款,还想娶你,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从那一天开始,我心里就特别特别不舒服。我记得那次之后差不多半个月的时候,有次我们通电话的时候你说你妈在安排你相亲,你还说你是绝对不可能会答应对方的。我听到之后很感动,我更是决定努力赚钱。可当次日你妈发一张照片给我时,我彻底懵了。”

    见付卫东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孙兰娜问道:“什么照片?”

    “你跟一个男的坐在公园的椅子上,那个男的还搂着你的肩膀。”

    “没有的事!”

    “这张照片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所以我一直有保留着。”

    说完,付卫东拿出了手机,并打开相册。

    走过去后,看到那张照片的孙兰娜忙解释道:“那天我妈陪我去相亲,之后这个男的提议去公园走走。因为我妈也是这样说,所以我们三个人就去公园了。后面我跟他坐在椅子上聊天,他突然搂住了我的肩膀。我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反正我就是急忙拿开了他的手。”

    “那看来是你妈事先安排的了,”付卫东道,“她事先和这个男的说好,让他趁着你不注意的时候搂住你的肩膀,再由你妈拍下照片。次日你妈将这张照片发给了我,说你已经和这个男的在一起了。因为有照片作证,所以我心里特别恼火。我有打电话质问你是不是跟相亲男在一起了,你说没有,所以我就觉得你在撒谎,我更觉得你们母女俩都应该遭到报应。”

    “我妈车祸的事是你干的?!”

    “我是文明人,不可能干那种事的,”付卫东道,“不过幕后主使确实是我,是我花钱让人在没有监控的路段把你妈给撞飞的。要是我没有记错,她现在好像只能靠轮椅行走了。”

    “你这神经病!”

    骂出声后,孙兰娜一巴掌打向付卫东。

    抓住孙兰娜的手后,付卫东道:“吸毒的人体质都特别差,就比如你,所以你还是坐着听我将属于你的故事讲完吧。毕竟对我而言,这真的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故事。”

    说罢,站起身的付卫东抓住了孙兰娜双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