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8章 被踢以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想到孙兰娜反抗的多种方式,但怎么也没想到孙兰娜竟然会直接在床上小便。

    看来对于毒瘾发作的人而言,尊严真的完全不值钱。

    直至孙兰娜尿完了,李泽也没有反应过来。

    尿完以后,孙兰娜便由平躺改为侧躺,身体还慢慢蜷缩在了一块。因为是直接平躺小便的缘故,孙兰娜的大腿内侧还沾着不少尿液。而因浑身酸痛,表情痛苦的孙兰娜还低声哭泣着,娇躯更是像触电般抽搐着。

    回过神以后,李泽急忙拿起桌上的抽纸,并抽了几张帮孙兰娜擦干大腿内侧的残留物。

    之后,李泽还将孙兰娜抱出了卧室。

    将没有再反抗的孙兰娜放在沙发上后,李泽便走回卧室。

    抽掉床单,见下面那层床垫也湿哒哒的,李泽只好也抽走。

    从衣橱里找出干净的床单并铺上后,李泽这才将仿佛失去了灵魂般的孙兰娜抱到了床上,还帮她盖上了被子。

    看着安静了不少,只是身体正在不断抽搐的孙兰娜,李泽都在想着这个晚上该如何度过。其实要是他妻子没有说,他真觉得和毒瘾发作的人在一起会很乱性。可刚刚他虽然多次看到孙兰娜那儿,但他真的没有产生要把孙兰娜上了的想法。

    就拿现在来说,他只是希望孙兰娜能早点好起来。

    可是,李泽知道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到底多久才能把毒瘾给戒了?

    想到这个问题,坐在椅子上的李泽便上网查询。

    查询了半天,李泽并没有找到答案。

    有的说一周能戒掉,有的说要一个月,也有的说要半年以上。

    而且有一种说法是,如果吸毒者已经到了需要注射毒品的地步,那基本上可以说是毒瘾最重的阶段,要彻底戒毒特别的困难。要是还没有发展到注射毒品的阶段,那倒是相对容易一些。而且,戒毒难易程度还受到毒品种类的影响。反正就是身体对某种毒品越依赖,要戒掉就越困难。

    为了确定孙兰娜吸毒到了哪种程度,李泽特意检查了孙兰娜的手臂以及大腿。

    因没有发现针眼,李泽倒是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李泽的手机突然响了。

    李泽原以为是妻子打来的,哪知道是刘雨鸥。

    尽管孙兰娜正睁着眼,但李泽还是选择去客厅接电话。

    接通后,李泽问道:“怎么了?”

    “刚刚发生了一件让我非常郁闷的事。”

    “什么事?”

    “我被从一个qq群里踢出来了。”

    “为什么被踢?”

    “毫无理由啊,”刘雨鸥道,“那个qq群的群管理本来只有一个人,今天突然多了一个人,这个人还私聊我,说要把我踢了。我连情况都还没有搞清楚,我就已经被踢了出来。”

    “那他是怎么说的?”

    “不好意思,踢了你。”

    “没有说别的?”

    “没,所以让我特别窝火。”

    “那你可以问下原因。”

    “其实不用问,我也猜到了,只是觉得他们这样的做法真的很下三滥,”电话那头的刘雨鸥道,“那个qq群是由我们班上某位同学创建的,拉了几个玩得很好的同班同学。作用的话,说是一起探讨学习问题,争取考上好的大学。因为我成绩一直第一,所以他们也拉了我。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们探讨的所谓学习问题都比较低端,就是那种我随随便便都能回答得上来的。所以偶尔看到他们聊天时,我就会忍不住插嘴。当然因为我在他们心目中是乖巧懂事的校花,所以我插嘴的时候其实都很温和的。比如他们在探讨某道题时,我就告诉他们一些诀窍。我做的事就是这样,结果刚刚就被踢了。而且我跟你说,他们踢我是有预谋的。按照我的估算,他们先是几个人弄了个临时群,那个曾经拉我进去的群主也在。之后通过商量,觉得我不能留在群里,所以就由另一个人充当黑脸。群主给那个人上了管理员,那个人就直接把我给踢了。因为我和那个群主也有些交情,我还帮过她,所以她不敢踢我,只能让另一个所谓的刽子手动手。因为在我被踢了以后,那个群主是有收到提示信息的,但她没有来找我,她还在班级的qq群里和其他同学聊得很嗨。”

    听完刘雨鸥的抱怨后,李泽笑道:“你还真是有够聪明的,简简单单的一件事竟然能让你产生这么多的联想。”

    “这不是联想,这叫推理,”刘雨鸥道,“我是觉得做人没有必要如此的下三滥,因为如果他们觉得我在群里很碍眼,那就由群主私聊我,跟我说明情况,那我会自己直接退出。何必让另一个和我不熟的同学当黑脸?难道在他们看来,因为那个同学和我不熟,所以我被那个同学踢了,我就会觉得是那个同学的错了?在我看来,那个群主真的是懦弱,连跟我说明情况的勇气都没有。”

    “那说明你并没有融入他们那个群体里,”李泽道,“其实不论是班级还是公司,都会存在一个甚至多个笑群体。他们会本能地排斥同学或同事,所以你没有必要为了这点破事恼火。你要记住,他们是因为你太优秀,所以才不敢让你留在群里。你更要记住,没有勇气承担后果的人是真正的失败者。所以这事发生以后,你也别去跟他们较劲,你就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要是你去跟他们较劲,他们反而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反驳你。反正你不去找他们,他们反而会觉得内疚的。”

    “谢谢老师,听你这样说我就舒服多了。”

    “一个人在家吗?”

    “我爸在陪那只狐狸精。”

    “你后妈的人品怎么样?”李泽道,“假如人品不错的话,那你可以试着接受。”

    “人品不行,”刘雨鸥道,“我有去她那边吃过饭,她看我的眼神特别奇怪。我爸在的时候,她的眼神很温柔。我爸一个转身,她看我的眼神就好像要把我吃掉似的。我虽然装傻充愣,但我知道她绝对是那种城府很深的女人。所以在我看来,这种女人没有资格当我后妈。正因为如此,我禁止我爸带她过来。”

    “你有信心帮我找到资深的佳丽或是会员吗?”

    “有些难,我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刘雨鸥道,“我傍晚有打电话给佳佳,她说她没有要过佳丽的联系方式。我问她有没有要过会员的联系方式,她说可能是她服务得不够周到,会员也不给联系方式。所以在我看来,要找到资深会员或佳丽的话,估计只能等下个月一号了。”

    “太久了,还有一个月。”

    “当然假如老师你能在路上不小心碰到,那也是可以的。”

    “就算碰到,我也认不出他们来。”

    “那就只能等咯!”

    “既然你完成不了我交代的任务,那周六我就不能陪你去游乐园了。”

    “能不能这样?”刘雨鸥道,“周六老师你来我家的时候,你就拿皮尺打我的小屁屁,就当是我没能完成任务的惩罚,之后我们再一块去游乐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