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9章 谁对谁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没有那样的嗜好。”

    “但我真希望老师你能陪我去游乐园,”刘雨鸥道,“我妈去世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去过游乐园。在我看来,孤单的人没有资格去游乐园。而现在我有了老师你,我已经不孤独了,所以我是真的希望你能陪我去。”

    听到刘雨鸥这有些落寞的声音后,李泽道:“周六再说吧。”

    “谢谢老师!”

    “那先这样。”

    “老师,你有没有在生气?”

    “为什么?”

    “因为我打电话给你,而不是发微信消息给你。打电话给你的话,师母会知道。发微信消息给你的话,师母有可能不会知道。”

    “我现在在外面,没有在家。”

    “在外面干嘛呢?”

    “没事。”

    “算了,我不要当妻管严,所以老师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开开心心的就好。对了,今晚特别多同学发微信消息给我,问我跟老师你是不是恋爱了。更夸张的是,有个老师也这样问我。为了保护老师你的名誉,我当然没有承认,我只是说因为缺乏亲情的缘故,我是把老师你当成哥哥来看待的。我原本是想说爸爸,但好像我们的年龄差距还是不够大。要是老师你再多个五岁,那你倒是可以当我的爸爸了。”

    听到刘雨鸥这话后,李泽道:“嗯,反正不能让我老婆知道我们俩的事。”

    “晓得,我会当个乖学生的。”

    “那先这样吧,你赶紧去复习功课,”停顿之后,李泽又补充道,“别被刚刚发生的事影响到了心情,那种人不值得你多思考一秒钟。”

    “幸好我打电话给老师你,要不然我可能会恼火一个晚上。”

    “好了,去复习功课吧,争取考上清华北大。”

    “嗯!”

    安抚完刘雨鸥,李泽便走进了卧室。

    看到李泽后,浑身酸痛的孙兰娜喃喃道:“李老师,对不起,我刚刚做了非常过分的事。”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难受,很难受,我都想一死了之了,”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的孙兰娜道,“其实我很早之前就想把毒瘾给戒了,但每次毒瘾发作以后,我最多只能坚持半个小时。超过半个小时,我的理智就会崩溃,就会像饿了十几天的狗狗般将药片往嘴里塞。”

    “你吸的到底是什么毒品?”

    “我不知道,”孙兰娜道,“反正就是一种药片。”

    “怎么染上的?”

    “我前男友干的好事,”干干一笑后,孙兰娜道,“可能是因为长得漂亮的缘故,读书期间我的追求者特别多,但我对他们都是不屑一顾。在我看来,他们只是想得到我,在我身上发泄罢了。后面遇到我前男友,我就觉得他和其他男人不一样,所以我就跟他在一起了。我以为他是我生命中的另一半,没想到他竟然是魔鬼。而且他还害得我妈这辈子只能坐轮椅,而我则是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怎么说?”

    迟疑了下后,两只拳头握得非常紧的孙兰娜还是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当李泽得知孙兰娜曾经是蔷薇会所的佳丽时,他吓了一大跳。

    不过他没有打扰孙兰娜,而是在吸烟的前提下静静听着。

    孙兰娜还有提到两件事。

    第一,在教室办公室里,孙兰娜前男友要求孙兰娜给李泽看下面。

    第二,孙兰娜前男友要求孙兰娜邀请李泽到家里吃晚饭,并在沙发上和李泽做嗳。

    在听到这两件事时,李泽真觉得孙兰娜前男友简直就是禽兽。

    在李泽看来,一开始错的确实是孙兰娜妈妈,但孙兰娜妈妈只是希望女儿能过得好一些,所以不希望女儿嫁给连房子车子都没有的男人。至于孙兰娜去相亲,李泽确实觉得有些过分。假如孙兰娜深爱着前男友,那就不应该去相亲。当然因为孙兰娜说相亲的目的是让她妈妈别整天唠叨,而且完全没有想过跟相亲对象结婚,所以李泽还是站在孙兰娜这边。

    总之,通过孙兰娜的描述,孙兰娜前男友真的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人渣。

    等等!

    李泽一直希望找到资深佳丽或会员,那孙兰娜和前男友不就是了吗?

    在孙兰娜说完后,李泽忍不住问道:“你在蔷薇会所里有看到过我老婆吗?”

    “李老师你怎么会这么问?”

    “就是随便问问,”干干一笑的李泽道,“你说只有称得上美女的女人才有资格当佳丽,所以我就想着我老婆应该也有这资格。”

    “不清楚。”

    “有还是没有?”怕孙兰娜撒谎,李泽继续道,“孙老师,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拜托了。”

    “那你能陪我多久?”

    “整个晚上都可以。”

    “不够,”孙兰娜道,“如果我要把毒瘾戒掉的话,至少要花一个月的时间。而且在一个月以后,我还不能有任何接触到毒品的途径。一旦我复吸,那我就真的完了。”

    “我没办法一直陪着你,但我会尽量陪着你。”

    “我很想让我妈陪着我,但她现在都要靠轮椅代步,所以肯定不行。”

    “那你有没有其他信得过的人?”李泽道,“不只是亲戚,朋友也行。反正我是觉得必须有个人二十四小时陪着你,要不然真的不行。”

    “我有个表姐,她最近刚好找不到工作,或许她可以。以前我们两个人玩得特别好,我们也经常分享恋爱期间发生的一些事。你帮我找一下手机,我打个电话给她。要是她肯过来照顾我的话,那李老师你只要偶尔有空的时候过来就好。”

    李泽也不知道孙兰娜的手机在哪,所以他只好打电话过去。

    听到铃声从客厅穿出,李泽忙走出去。

    李泽走出去后,孙兰娜掀开了被子。

    确定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孙兰娜脸蛋都有些发烫。

    但因为毒瘾还在折磨着她,所以害羞只是一瞬间的事。

    害羞过后,孙兰娜只觉得自己浑身酸痛难耐,就好像有无数只蚂蚁正依附在她的骨头上,边爬行边啃咬。有些蚂蚁还在她的肌肉里钻来钻去,像是要戳破她的皮肤爬出来似的。

    正因为有这样的错觉,孙兰娜是真的希望李泽能直接把她给打晕了。

    在李泽拿着她的手机走进来后,孙兰娜道:“李老师,你能不能去帮我买一些镇痛药?我真的是快要受不了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