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0章 概率多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有上网查过,止痛药一般药店是没有卖的,”走向孙兰娜的李泽道,“必须去正规医院开证明才行。”

    “那你把我打晕吧!我受不了了!”

    “熬一熬就过去了。”

    “这不是随随便便能熬过去的,”哭出声后,孙兰娜道,“李老师,你知道我现在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吗?我现在觉得活着还不如死了,但我又没有寻死的勇气。而且我觉得我就像是被扔进了沸水里似的,浑身都难受。要不然你直接把我打晕了,这样我至少能好一些。”

    说话的同时,理智又快要崩溃的孙兰娜坐了起来。

    因为一丝不挂的缘故,李泽目光立马被孙兰娜那两颗浑圆挺拔的雪峰所吸引。

    之前孙兰娜还会想着男女之别,可现在孙兰娜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

    像母狗般爬到床边后,孙兰娜道:“李老师,求你了,你就拿着棍子朝着我的脑门来一棍。只要你用力一点,我肯定能晕过去的。”

    “你先打电话给你表姐。”

    李泽说完后,匍匐在床上的孙兰娜立马嚎嚎大哭着。

    孙兰娜这姿势就跟狗爬式差不多,加上她什么都没有穿,所以看到这姿势的李泽总觉得有些怪怪的。身为正常男人,当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摆出这样的姿势时,要说完全没有生理反应那是不正常的。所以看着孙兰娜那翘挺的丰臀,又见孙兰娜的雪峰随着呼吸剧烈摇晃着,李泽的喉咙都有些干燥。

    走过去后,李泽拉起了被子。

    在他将被子盖在孙兰娜身上之际,孙兰娜直接躺了下去。

    孙兰娜原本是要趴着,但因为双手被手铐拷着,所以侧躺相对来说会舒服一些。

    “我帮你把手铐打开。”

    “不用,就这样挺好的,”目光涣散的孙兰娜道,“要是你给了我自由,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李老师你刚刚不是问我有没有在蔷薇会所看到过你老婆吗?其实上次在你朋友圈里看到你老婆的照片时,我就觉得很眼熟,就是你来我家吃晚饭的那个晚上。那时候我本来是想和你说的,但我又觉得我是看走眼,我更怕影响到你们夫妻俩的关系。”

    “那你是有看到过了?”

    “不确定,只是觉得有个人很像,” 孙兰娜道,“毕竟以前我也没有关注你的朋友圈,也没有看过你老婆的照片。加上我已经离开蔷薇会所很久了,所以我也不确定当初看到的那个女人是不是你老婆。”

    “概率多大?”

    “一半吧。”

    “你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看到她的?”

    “有次在后台看到的,”孙兰娜道,“我其实只在蔷薇会所走秀过两次,第二次就被我前男友选中了。而我看到那个可能是你老婆的女人就是第二次的时候。那天晚上我们都在化妆间化妆,等着上台。她也跟我们一样在化妆,只不过她是已经戴着面具,正在涂口红。她其实一直都戴着面具,就好像不希望被我们看到正脸似的。那时候我也有些崇拜她,因为她属于第三批次,一个晚上能赚十万元以上,所以我盯着她看了好久。当然不是面对面盯着,只是盯着她的侧脸而已。我就想着,身为梅花6的我要如何升级到第三批次。人要脸树要皮,所以我也是希望能戴上面具走秀的。”

    “因为她戴着面具,所以你不确定是不是我老婆?”

    “其实不是这个原因,”孙兰娜道,“真正原因是因为在那之前我没有见过你老婆的照片,假如我有见过,那我就能确定是不是了。而过了这么久我才看到你老婆的照片,所以当然没办法确定了。但我觉得只要她不是每个月都会在外面留宿一晚或者两晚,那那个人肯定就不是她了。”

    “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六七月份,记得不太清楚了。”

    因时间太久,李泽也没办法确定去年六七月份他妻子有没有在外面留宿过。

    反正在他的印象里是没有。

    “那你前男友现在还是蔷薇会所的会员?”

    “一直都是,所以他把我给坑了,我真不敢相信他居然会是这样的人。”

    “别想他了。”

    “要是他现在在我面前的话,我真想直接把他给咬死!”

    说完,孙兰娜又发出了非常痛苦的伸吟,整个人又蜷缩在了一块。

    看到孙兰娜这模样,李泽将想说的话都吞进了肚子里。

    他其实很想要到孙兰娜前男友的联系方式,看对方能不能帮他确认一下他妻子是否是蔷薇会所的佳丽。他妻子拥有梅花j,但这不能表示他妻子就是蔷薇会所的佳丽。因为也有可能是某个会员给了他妻子梅花j,并说下个月一号可以直接去蔷薇会所那边兑换为现金。但要是这种可能性成立,那么他妻子肯定已经知道蔷薇会所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会所。

    当然,李泽总觉得没有哪个男人会平白无故将梅花j送给他老婆。

    亦或,剃毛并跟对方做嗳就是他妻子得到梅花j所付出的代价。

    假设这是发生在上周三下午,那就是他妻子和林宇南分开以后的事了。

    因为傍晚六点半的时候,他有打电话给他妻子,而他妻子却直接没有接。所以李泽觉得交易可能就是发生在那个时候,比如那时候他妻子正躺在床上让会员剃毛,或者是已经被剃完毛,并以狗爬式迎接着会员的进出。

    因这种可能性成立的概率太大,李泽不免叹了一口气。

    看着表情痛苦的孙兰娜,李泽问道:“现在要不要打电话给你表姐?”

    “你帮我打,”握紧拳头,浑身都在颤抖的孙兰娜道,“她叫柳珊珊,不过我在通讯录里是备注为珊珊。”

    听到这名字后,眉头一紧的李泽问道:“漳州那边的?”

    “你怎么知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