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6章 博大精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既然旁边的人不是刘雨鸥,难道是刘刚不成?

    也不是!

    因为刚刚李泽顺势搂住对方的时候,他有碰到对方所穿戴的文胸。

    只是因为体型比刘雨鸥还得高挑,所以李泽才会知道被自己抱着的女人并非刘雨鸥。

    因光线昏暗,李泽看不清女人的长相。

    他不敢开灯,所以他是摸到了自己的手机,并接着手机屏幕看清了对方的脸。

    居然是刘雨鸥的姑姑刘菲菲!

    看着身穿青花瓷色旗袍的刘菲菲,李泽是完全搞不清状况。

    闻到非常重的酒气后,李泽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估摸着刘菲菲是喝多了酒就来这边过夜。

    而因喝得酩酊大醉的缘故,刘菲菲连旗袍都没有脱就直接躺了下来,更是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为了不被刘菲菲发现,只穿着短裤的李泽只好蹑手蹑脚下了床。

    抓起放在椅子上的衣物,李泽忙走了出去。

    拉上主卧室的门,李泽这才松了一口气。

    见现在是凌晨一点半,李泽都有些无奈了。

    就在这时,次卧室的门突然打开。

    走出来的自然是刘雨鸥。

    在看到李泽后,刘雨鸥吓得发出了惊叫。

    见状,李泽急忙捂住刘雨鸥的嘴巴。

    “嘘!”

    刘雨鸥点头后,李泽这才松开手。

    李泽怕吵醒刘菲菲,所以他指了指刘雨鸥的房间。

    会意后,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一走进去,李泽急忙穿上裤子。

    见状,坐在床边,头发还有些散乱的刘雨鸥问道:“老师,你是准备搞夜袭啊?”

    “你知不知道你姑姑在我那房间睡觉?”

    “真的?”

    “当然!”惊魂未定的李泽道,“我刚刚差点被吓死了!”

    “那我姑姑没有叫你赶紧滚吗?”

    “她喝多了。”

    “难怪了,”刘雨鸥道,“这边也算是我姑姑的第二个家,她偶尔会过来过夜,还经常是半夜三更。反正她是那种很喜欢混迹夜店的女人,所以会经常喝得烂醉如泥。每次喝醉了,她就喜欢跑到我这边来过夜。但她又怕吵醒我,所以基本上是在我爸那个房间睡。以前半夜三更听到声响我还会害怕,后面就习惯了。老师,看来我姑姑还没有发现你啊?”

    “要是发现了,我会在这里跟你说话吗?”

    “那还挺好玩的嘛!”刘雨鸥笑嘻嘻地问道,“那刚刚你们有发生什么吗?”

    “我以为躺在我旁边的人是你,所以就抱着,结果居然是你姑姑。”

    “你把我姑姑睡了?”

    “别说这种有歧义的话。”

    “我突然想到一个很好玩的画面,”刘雨鸥道,“你不知道那是我姑姑,所以你就一直抱着。搞夜袭的我不知道那是我姑姑,所以我也抱着我姑姑。就这样,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抱着我姑姑睡觉。第二天我们三个人一块醒来,然后都懵逼了。因为我姑姑很讨厌你,不喜欢你跟我交往,所以她肯定是会骂你。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肯定是站在你那边了。后面我们来个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用被子把我姑姑给蒙死了。这样的话,我们两个人就可以一辈子在一起了。”

    “真不知道你这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打了个呵欠后,李泽道,“那我先走了,我去学校附近找个宾馆凑合一下。”

    “不要,”刘雨鸥道,“我要你陪我睡。”

    “我说了,在我没有离婚……”

    “不要,”刘雨鸥打断道,“我就要你和我睡,要不然我就去叫我姑姑了。”

    “有时候真觉得你也野蛮。”

    “我是百变女友,什么样的性格我都有,就看老师你喜欢咯。”

    “我希望你能善解人意一点。”

    “我觉得我现在已经很善解人意了,” 刘雨鸥道,“现在去找宾馆的话,老师你只能在宾馆里睡五个小时左右,这样不是很浪费钱吗?而且你别看宾馆的被套床单都是白色的,实际上可脏了。尤其是在咱们学校附近的那些宾馆,时不时有高中生去开房。高中生没有经济来源,都是选择便宜的宾馆开房,他们才不在乎偏不便宜,反正是个私人空间就好。正因为知道高中生的这个特点,宾馆也不会把保持卫生摆在第一位的。要是老师你去住,又莫名其妙染上了性病,那可怎么办呢?再说了,我姑姑早上都是要睡到九点十点的,咱们明天早上完全可以安全离开。”

    说到这,轻轻拍了拍粉色调的床铺后,刘雨鸥道:“省钱,干净,安全,首选刘雨鸥的床铺。”

    李泽还是想离开,但他知道以刘雨鸥的脾气,肯定不会让他离开的。

    鉴于此,李泽只好道:“那行,快上床。”

    “老师,你真色,竟然要跟我上床了。”

    “快到床上去。”

    “这就是中华文字的博大精深之处,”爬到床上的刘雨鸥道,“虽然词是一样的,但却可以有多个概念。就拿上床这个词来说,因为……”

    “好了,”李泽打断道,“快睡觉,别逼逼个没完。”

    “我睡里面,老师你睡外面。”

    “嗯。”

    “把裤子脱了呗!这样穿着睡觉多难受啊!”

    “我不会在我学生面前脱裤子的。”

    “那我转过去?”

    见刘雨鸥真的转了过去,李泽都有些无奈了。

    他没有脱裤子的习惯,因为他怕待会儿内裤会被直接撑起来。要是有长裤的阻挡,相对来说反应不会显得太激烈。所以哪怕刘雨鸥转了过去,李泽的做法也是直接关掉电灯,并平躺在刘雨鸥旁边。平躺了十多秒,觉得有些不妥的李泽选择背对刘雨鸥。

    而在过了不到一分钟,刘雨鸥便从后面抱着他。才十七岁的刘雨鸥已经拥有d杯傲人雪峰,加上现在只穿着薄如蝉翼的吊带睡裙,而李泽又没有穿上衣,所以李泽能明显地感觉到那两团软肉正随着刘雨鸥的呼吸不断压迫着他的背部。

    暗暗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后,闭上眼的李泽就强迫自己赶紧睡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