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8章 疯了一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愣了下后,李泽急忙朝床铺走去。

    “珊珊!”

    见柳珊珊一点反应都没有,李泽急忙将手指伸到柳珊珊鼻下。

    有气息!

    因柳珊珊裙摆上沾着不少鲜血,李泽本能地以为柳珊珊受了伤。但就肉眼观察而言,李泽并没有看到伤口。就在李泽想要推醒柳珊珊之际,柳珊珊自己却睁开了眼。

    看到李泽后,坐起来的柳珊珊问道:“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你表妹呢?!”

    “我表妹?”

    被李泽这么一问,柳珊珊急忙看向床的里侧。

    见没人,脸色大变的柳珊珊道:“刚刚明明还在的。”

    “你身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

    “昨晚我解开娜娜的手铐以后,她直接砸碎了桌上的水杯,并拿着玻璃碎片自残。幸好我及时阻止,要不然伤到动脉的话,那就完蛋了。后面我费了不少力气才把她拷住,她则是像发了疯一样骂着我。反正一直到凌晨五点多,她才睡着。我原本是坐在床边的,但我实在是熬不住,就躺在了床上。”

    听完柳珊珊所说的,李泽急忙往外走去。

    卧室没有人,客厅也没有人,就连卫生间也没有人!

    加上客厅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大门又是虚掩着,所以李泽本能地觉得孙兰娜已经跑出去了。在毒瘾的控制下,孙兰娜有可能去找前男友,并再次沦为前男友以及其他男人的性玩具。在孙兰娜身心还没有一起堕落的前提下,李泽自然是想拯救孙兰娜,所以他急忙往外走去。

    在快要走到门前,李泽却听到了后方传来一声咳嗽。

    转过身,李泽忙朝外阳台走去。

    走到外阳台,李泽看到了孙兰娜。

    穿着蓝色吊带睡裙的孙兰娜正靠着墙壁而坐,两条腿伸得非常直。因裙摆落在腰际的缘故,黑色内裤显得有些显眼。又因没有戴文胸,所以站着的李泽自然是看到了那两颗随着孙兰娜呼吸微微起伏着的雪峰。虽然没有他妻子的来得大,但因为比较坚挺的缘故,所以还是蛮养眼的。

    当然,李泽的目光没有只停留在上下两处,他是皱紧眉头看着孙兰娜那憔悴的面庞。

    头发凌乱,脸色苍白,嘴唇干燥,目光涣散……

    总之,很多和身体亚健康有关的词汇都可以用在孙兰娜身上。

    蹲在孙兰娜身前,李泽问道:“怎么样了?”

    正望着蓝色天空的孙兰娜喃喃道:“就跟要疯了一样。”

    “再坚持几天,你就会没事的。”

    “我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反正每分每秒我都在想着一死了之,”孙兰娜道,“我表姐睡着以后,我就像一条狗一样滚到了地板上,之后我找到了被她藏起来的钥匙,把两副手铐都解开了。我很想发泄,但我又不想伤害到她,所以我就像条疯狗一样在客厅里发着疯。我想逃离这里,想去找我前男友,但当我看到走廊上有一个认识的老师时,我就吓得急忙退了回来。我知道在毒瘾没有完全将礼义廉耻都啃食掉之前,我还是不敢离开这的。后面我想直接从外阳台跳下去,却发觉我连死的勇气都没有。所以我就坐在这里想着,既然我生不如死,为什么我不能稍微勇敢一点?只要跨过眼前的护栏,再纵身一跳,我就能上天堂了。李老师,你说要是我这么死了,我能上天堂吗?”

    “自杀是十恶之首,必定下地狱。”

    “但我觉得我现在和生活在地狱里没什么区别。”

    和孙兰娜并排而坐后,李泽道:“你现在才二十四岁,往后的日子还长着,所以不能有这么消极的想法。假设你能活到九十岁,那就是还能活个六十六年。而要是你不把毒瘾给戒了,可能连五年都活不了。所以我是觉得你花一个月的时间戒毒,以换取长达六十六年的寿命,这是一项非常合算的买卖。而且要是你能戒毒成功,你的意志力就比绝大多数的人都要强。这样不管你以后遇到多大的困难,那都能迎刃而解的。”

    笑了笑后,一脸憔悴的孙兰娜道:“李老师,你还真懂得安慰人,所以我真不希望那个女的是你老婆。”

    “你也不确定,对不对?”

    “不确定,只是挺像罢了。”

    “有看到她的腰牌吗?”

    “什么儿。”

    “慕儿?”

    “对的,”顿了顿后,孙兰娜问道,“李老师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有参观过一次蔷薇会所的走秀,有看到一个叫慕儿的佳丽,”李泽道,“那个佳丽的身形和我老婆很像,戴着那张只能遮住半张脸的面具的话,那就更像了。所以我就在想着,去年你看到的那个女人有可能是那个和我老婆很像的女人。”

    “那就没事了。”

    “是啊。”

    李泽表面轻松,实际上心里特别的纠结。

    因没办法从孙兰娜这里获取更多和妻子走秀有关的资料,所以他自然是希望在孙兰娜心里将他妻子洗白。这样的话,孙兰娜也会渐渐忘记这件事。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所以他自然不希望孙兰娜以为他妻子是佳丽。

    其实李泽很想拿到孙兰娜前男友的联系方式,毕竟孙兰娜前男友是资深会员。

    想到此,李泽问道:“能不能给我你前男友的手机号码?”

    “为什么?”

    “就是想跟他聊一聊。”

    “谢谢李老师,你不需要替我出头的,”孙兰娜道,“虽然我有些恨他,但因为我有太多的视频在他手里,所以我是希望以后都不要再有瓜葛。以前是我没有看清他,但现在看清以后,我才发觉他是那种报复心理非常严重的男人。”

    “那你妈呢?她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

    “我不知道,”低下头后,孙兰娜道,“等我毒瘾戒了再说吧。”

    “那你把他的手机号码给我,我抽空和他谈一谈。”

    “不要了。”

    “我只是想问他一些关于蔷薇会所的事,不会问和你有关的事。”

    “李老师,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说着,孙兰娜摸起了放在地板上的遥控器,并将遥控器递给了李泽。

    拿到遥控器后,吓了一跳的李泽本能地盯着孙兰娜所穿的内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