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0章 三段视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只是可以随便聊各种各样的话题,”依旧躺在地板上的孙兰娜道,“可能是因为昨晚身体被他看过了,他还帮我擦干了沾在身上的尿液,所以我才会觉得无所谓吧。”

    “我不管你经历过什么样的事,反正你要懂得爱惜自己。他已经有家事了,所以你要和他保持距离。就算身体被他看过又怎么样?难道这就是你在他面前表现得随便的理由?反正我要求你在他面前正正经经的,别搞得好像小姐似的。等我协助你把毒瘾戒了,到时候你就别再待在这所学校了。”

    “为什么?”

    “你们虽然是同事,但关系已经不够单纯,所以继续当同事很容易出事。”

    “再说吧。”

    “你也真是的。”

    说着,柳珊珊极为费力地抱起了孙兰娜。

    在柳珊珊的协助下,孙兰娜直接横躺在了沙发上。

    看了眼表妹那有些水渍的内裤后,将遥控器放在表妹手上的柳珊珊朝厨房走去。

    盯着遥控器看了片刻,孙兰娜直接拨到了第三档。

    哆嗦了下后,孙兰娜的喘息变得越来越重。

    孙兰娜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希望用性快感压住好像要将她身心都腐蚀掉的毒瘾。

    可惜的是,这样的做法并不是很奏效,所以此时的孙兰娜是典型的痛并快乐着。

    中午十二点,李泽走进了一家菜馆。

    看到李佳雪后,李泽朝李佳雪那边走去。

    早上九点的时候,李泽有打电话给李佳雪,想看一下李佳雪录制的视频,也就是和廖俊超有关的视频。李泽是想李佳雪直接发送给他,但李佳雪以文件太大为由婉拒,并说可以见面了再让李泽看。因蔷薇会所那边暂时没有突破口,所以李泽是将突破口放在廖俊超身上,所以李泽便约李佳雪在这家餐馆吃午饭。

    为此,李泽早上还发微信消息给他妻子,说中午没有回家吃饭。

    在李泽看来,假如他妻子真的在下班后去廖俊超办公室里脱内裤,之后还在没有穿内裤的前提下和林宇南去逛街,那只能说明他妻子骨子里也是个贱人了。

    他甚至觉得,很多人妻都已经被蔷薇会所的会员开发为了贱人。

    坐在李佳雪对面后,李泽问道:“视频呢?”

    “你先点菜,我饿坏了。”

    “你点吧,我随意。”

    “辣的还是不辣的?”

    “很少吃辣,我这个人很容易上火。”

    “那就点不辣的。”

    拿着菜单看了片刻后,李佳雪向服务生招了招手。

    待服务生走近后,李佳雪道:“糖醋里脊,韭菜炒河虾,口水鸡,还有鱼头豆腐汤。”

    记下后,哈腰的服务生道:“好的,稍等。”

    服务生走开后,李佳雪道:“我请客,所以你记得多吃一点。”

    “还是我请客吧,你们夫妻俩一直在帮我的忙。”

    “我这个人有些霸道,所以我说我请客就我请客。”

    “那我再点一份泡椒田鸡。”

    “行!”

    见李佳雪要叫服务生,李泽忙道:“跟你开玩笑的。”

    “反正你想吃就点,我钱包很鼓的。”

    “现在可以给我看视频了吧?”

    “当然可以。”

    拿出手机并指纹解锁后,打开百度云盘的李佳雪道:“这里一共三段视频,第一段视频是廖俊超闻内裤,第二段视频是廖俊超和赵玉珂做那个,第三段视频是廖俊超解密你一直想打开的那个加密文件夹。我知道你可能会像去找林宇南那样找廖俊超的麻烦,但我总觉得廖俊超比林宇南来得阴险,所以我才不敢直接把视频发给你。我怕你拿到视频后就去威胁廖俊超,让廖俊超说出他和你老婆的关系。假如他会直接说出来,那自然是好事。但要是他不直接说出来,还跟你抬杠的话,那你肯定是会把他给揍了。一旦他报警并去医院验伤,你的麻烦可就大了。”

    “我不怕,我有视频,他不敢报警的。”

    “你太天真了,你以为谁都怕视频?”李佳雪道,“根据我多年的经验,有三分之二的人会怕视频,所以我怕廖俊超不属于这个范畴。其实最主要的是,廖俊超这个人有些心理变态,所以你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推断他会说出什么话,做出什么事。反正我是不喜欢招惹这种人,所以我希望你小心为上。”

    说着,李佳雪将手机递给了李泽。

    李泽开始观看视频之际,看了下手表的李佳雪道:“现在有两个时间段是模糊的,第一是你老婆下班之后在自己办公室以及廖俊超办公室里干了什么,第二是你老婆和林宇南分开以后,她自己去了哪里,又见了什么人。她是下午四点二十和林宇南分开的,而回到家是已经超过了六点半,所以这两个多小时里她肯定见过什么人。加上她那天有在外面洗过澡,所以理论来说是发生在第二个时间段里。第一个时间段的话,时间太短了,剃毛加上洗澡根本来不及。李先生,你有没有问过你老婆在第二个时间段里去了哪些地方?”

    “这倒是没有。”

    “那你回去的时候问下。”

    “不想问,”看着正在闻内裤的廖俊超,李泽头也不抬道,“我也知道第二个时间段有问题,但关键我老婆撒谎成性。我问她的话,她八成会说是在逛街。她这样回答一点问题都没有,所以我也奈何不了她。这就好比去年我监考期末考的时候,我明知有个同学作弊了,但因为他在我走过去之前就把纸团给吃掉了,我也不可能把他赶出教室。”

    “这倒是。”

    见廖俊超用舌头舔内裤上的污渍,觉得有些恶心的李泽道:“这个廖俊超真的是变态。”

    “纯粹的变态,所以我才不希望你和他爆发矛盾。”

    “对了,”看着李佳雪后,李泽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老婆和林宇南是下午四点二十分开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