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4章 最想要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泽觉得妻子应该是将合欢扑克藏在了某件衣服的口袋里。

    这个假设成立的话,李泽觉得在冬天衣服的口袋里的可能性最大,所以他是翻找着放在最下层的那些衣服的口袋。

    找寻了十来分钟,李泽一无所获,所以他只好顺便翻找剩下的衣物。

    前前后后忙了半个小时,李泽都没能找到那张合欢扑克。

    事实上,合欢扑克就藏在衣橱下面。

    其实上周藏匿合欢扑克的时候,丁洁已经算准丈夫某天可能会翻找,所以她才会将合欢扑克藏在衣橱下面。衣橱和地板之间的空隙很小,这造成了衣橱下面能见度比较低。所以哪怕是趴在地板上往里看,看到那被塑料袋包着的合欢扑克的可能性也很低。

    在这样的前提下,李泽也不可能会拿着撑衣杆在衣橱下面挥来挥去的。

    找完衣橱,李泽又开始找其他地方。

    忙碌了两个小时,李泽依旧是一无所获。

    坐在床边,李泽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抽完以后,下午没课的李泽选择午休。

    可能是因为昨晚睡眠质量很差的缘故,直至听到开门声,李泽这才醒来。

    看了下手表,见已经五点半,李泽吓了一跳。

    看到刚下床的丈夫,丁洁也吓了一跳。

    “老公,你刚睡醒啊?”

    “昨晚孙老师就跟个神经病似的,折腾得我根本没办法睡觉,”往客厅走去的李泽道,“她的症状就跟你说的差不多,什么样的脏话都骂得出来,就好像我欠了她什么似的。本来是想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凑合一个晚上,结果每次快要睡着就被她给吵醒。”

    “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表姐在看着她,我不用管了。”

    “你应该有和她表姐商量过吧?”

    “商量什么?”

    “就是该如何让她把毒瘾戒掉啊,”走到丈夫面前,并搂住丈夫脖子后,丁洁笑道,“昨晚我有在网上看了很多例子,都说在戒毒所戒毒的效果是最好的,因为有人强制看管着。私底下戒毒的话,难度会非常大。不过说真的,就算戒毒成功了,要是再让她接触到毒品的话,复吸的可能性也非常大。所以等她戒毒成功了,一定要杜绝她再接触到毒品。”

    “戒毒所就算了吧,那等于有案底。反正和小姐比起来,吸毒者更容易遭到歧视。”

    “私下戒毒真的很难。”

    “要是尝试失败了,再让她去戒毒所吧。”

    “她吸的是什么毒?海洛因还是什么?”

    “她自己也不清楚,说是一种药片。”

    “是不是麻果?”

    “麻果是什么?”

    “成份和冰毒差不多,”丁洁道,“作用的话自然也和冰毒差不多,服用之后会让人变得非常兴奋。但药效过后,吸毒者又会变得非常失落,就好像希望一直停留在药效发作期间似的。反正麻果也是毒品,也有着非常强烈的成瘾性,所以服用久了,体质会变得特别差,还有可能会在药效发作期间作出伤害到自己或者是身边的人的事来。”

    “不清楚是不是麻果,反正她现在在戒毒就对了。”

    “身体对每种毒品的依赖性都不一样,所以搞清楚了可以对症下药。”

    “回头我再问下孙老师。”

    “辛苦老公了。”

    说着,丁洁凑过去吻了下丈夫的嘴巴。

    看着含情脉脉的妻子,李泽问道:“为什么你不介意我待在她那边?”

    “因为她吸毒了啊,”丁洁道,“吸毒后又想戒掉毒瘾的人是最可怜的,也是最痛不欲生的,所以老公你能帮她就尽量帮她。反正现在她表姐在照顾,老公你也不需要整天往她那边跑,所以我就更不担心了。就像我所说的,在她毒瘾发作的时候,就算你想跟她怎么样,她也会像驴一样把老公你给踢开,或者是像野兽一样撕咬着老公你。当然了,要是吸毒以后的话,就算老公你不碰她,她也会往你身上黏的。对于吸了毒的女人而言,她们最想要的就是男人了。”

    “所以孙老师是一个很脏的女人。”

    “身体脏还好,要是连心也脏了,那就是真的很脏。”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都觉得可以直接用在妻子身上。

    尽管对妻子有诸多不满,但李泽也懒得表现出来。

    反正明天他会和李佳雪以及柳咪一块去查看廖俊超的电脑,或许能找到和他妻子有关的东西。就算没有,他也会直接拿着李佳雪今天给他看的视频去威胁廖俊超,搞清楚他妻子的内裤是不是在廖俊超手里。

    按照目前的推断,这种可能性几乎是百分百!

    “老公,”依偎在丈夫身上后,丁洁道,“今天是我大姨妈来的第三天,肚子还是有一点点的痛。”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的手便落在了妻子小腹上,极为温柔地摸着。

    以前他妻子说出类似的话时,李泽都会这么做。

    尽管此时也在这么做,但李泽的心态却完全不一样。

    以前他是满含爱意地摸着妻子的小腹,现在却是机械性地摸着。

    至于丁洁,她倒是很享受。

    就这样温存了片刻后,丁洁问道:“你是不是忘记一件事了?”

    “有吗?”

    “咱们女儿啊!”

    被妻子这么一提醒,李泽道:“那我现在去接她,你去做饭。”

    “嗯。”

    说着,丁洁还点了点自己的脸。

    吻了下妻子的脸蛋后,李泽便离开了家。

    将自然披着的长发扎起来后,走进厨房的丁洁便系上围裙忙碌着。

    六点出头,李泽带着女儿回到了家中。

    六点半,一家三口便围着餐桌而坐。

    夹了些鱼肉到女儿拿着的调羹里后,丁洁道:“宝贝,这是多宝鱼,没有鱼刺,所以你可以多吃点。但我跟你说哦,如果是吃那种有鱼刺的鱼肉,你必须非常小心。要是爸爸妈妈没有在你身边的话,你自己一个人可不能吃。”

    “好的,妈妈。”

    说着,薇薇将混着米饭的鱼肉一块送进了嘴里。

    片刻,夹了一块鱼肉到丈夫碗里后,丁洁道:“老公,上周你有答应咱们女儿的事,你没有忘记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