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6章 有些厌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李泽大概猜到妻子要做什么,但他又不太确定。

    稍微站起身后,李泽将椅子往后拉了些许,并再次坐了下去。

    “你人再往前挪一挪,最好是坐在椅子边缘。”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就更加确定了。

    待他照办后,他那笑得很是甜美的妻子便蹲在了他身前。

    将他那玩意掏了出来后,他妻子开始吞吐着。

    看着面庞被发丝遮住,还时不时撩开发丝的妻子,李泽咽下了口水。

    “老公,我在给你灵感,你赶紧想吓怎么画商标。”

    被妻子这么一催,李泽当即盯着电脑屏幕。

    李泽觉得这样挺新鲜的,毕竟他妻子是第一次为他做这样的事,他更觉得这样的场景有在一些岛国动作片里看到过。也就是学生在非常仔细地看书,家教却做着和他妻子一样的事。期间有可能学生的家长还会走进来。而因家教是躲在桌子下方,所以家长并没有发现。家长在一旁询问儿子的学习情况时,家教有可能正在快速吞吐着。

    因李泽的注意力都被妻子所吸引,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创作商标。

    当然,为了让他妻子更加卖力,他还是得假装在认真思考。

    十多分钟后,嘴巴都酸了的丁洁问道:“老公,怎么样了?”

    “我还在想,你继续。”

    “好吧。”

    五分钟后,感觉蛋蛋被妻子吸入嘴里后,前所未有的快感让李泽都差点缴械投降了。

    这是他妻子第一次为他做这种事,所以新鲜感自然让他有些难以自拔。

    就这样持续了两分钟,臀部肌肉猛地一收紧后,李泽整个人都瘫软了。

    站起身后,抿着嘴巴的丁洁便迅速走出主卧室。

    当丁洁再次回到主卧室时,她丈夫已经躺在了床上。

    见状,已经漱完口的丁洁问道:“老公,怎么样了?”

    “感觉注意力完全分散了,所以还是明天再说吧。”

    “那我这是好心办坏事吗?”

    “不会,”笑了笑的李泽道,“至少我觉得很新鲜,所以真希望每天都来一次。”

    “这又不是吃饭,怎么可能每天都来一次?”躺在丈夫旁边后,依偎在丈夫身上的丁洁道,“其实在我看来啊,这应该算是一种鼓励或者是奖励,所以出现的频率是不固定的。比如老公你今天很努力,所以我就要鼓励你。又比如某天你做了什么非常了不起的事,那我就会奖励你。老公,别因为钱的事犯愁,钱是赚不完的。反正只要我们两个人感情好好的,哪怕没什么钱,那也是没关系的。”

    妻子这话让李泽联想到了那张梅花j。

    在他妻子每个月工资有一万多的前提下,他们家确实不愁钱。

    但要是不愁钱的话,他妻子为什么要去蔷薇会所当佳丽?

    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

    看着像只猫腻般的妻子,李泽也不确定妻子的欲望到底强不强烈。或许是因为经常可以让他妻子高嘲,所以李泽才没有去考虑过这个问题吧。尽管他看过太多女人因为欲求不满而出轨的例子,但他真心觉得他妻子不属于这范畴。可因为他妻子很擅长伪装,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满足妻子。

    想到此,轻轻叹了一口气的李泽主动吻了下妻子的额头。

    “明天早上你去雨鸥那边,那下午呢?”

    “可能也在她那边吧。”

    “所以老公你一整天都要在她那边了?”

    “吃醋了?”

    “我怎么可能吃一个学生的醋呢?”停顿之后,丁洁又补充道,“就算要吃醋,我也是吃孙老师的。当我从女儿口中得知她那天晚上是在孙老师家里过夜时,我心里其实有些堵,因为老公你是说另一位老师。后面我再问你,你就直接承认了,那时候我心情就好了不少。老公,孙老师到底长什么样子?”

    “是不是我认识的每个女的你都要看下长相?”

    “不是啊,”丁洁道,“只是因为咱们女儿很喜欢她,所以我总觉得她应该挺漂亮的。”

    “不好看也不难看,反正中规中矩的。只是因为亲眼看过她毒瘾发作的样子,所以我对她的印象就变得更差了。当我看到她像一条母狗一样在地上爬行时,我都觉得她像是被魔鬼附体了一样。哎!真不敢想象毒品竟然会将一个人变成那样子。”

    “你们男人不是有那种嗜好吗?”

    “什么嗜好?”

    “就是喜欢看到女人在地上爬。”

    “没有吧?”

    “哦,那可能是少数吧。”

    “你爬一个给我看下,我看会不会喜欢。”

    “不要,”丁洁娇嗔道,“要是我真的爬了,老公你又喜欢的话,我真担心老公你以后会一直让我在家里爬来爬去的。要是你突然心理变态了,专门买一个那种塞进肛门里的狗尾巴,那我不是要倒大霉了?”

    “看来老婆你还真是见多识广啊!”

    李泽是笑着说这话的,但他心里其实有些厌恶。

    就仿佛,他妻子在会员的调教下经历过这样的事。

    丁洁并不知道丈夫心里所想,所以她还笑眯眯道:“以前在qq群里有人发过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女人是背对着镜头在地板上爬行,肛门那里就塞着一个假的狗尾巴。而且她估计还遭到拍照的人虐待,因为屁股特别的红,腿上还有伤痕。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我觉得特别恶心。人就是人,干嘛要这样对待她?”

    “指不定她自己喜欢。”

    “不可能,肯定是受到逼迫的。”

    “有些女人有受虐待的倾向,所以这是很正常的事,”李泽道,“去年东莞不是有个叫恋痛俱乐部的团体被取缔了吗?那个俱乐部里的会员都有这样的嗜好。要么喜欢虐待别人,要么喜欢被别人虐待。而且我还在网上看到有自称加入过恋痛俱乐部的人发的长微博,说她喜欢被鞭子抽打,被蜡液滴敏感部位,还说什么恋痛俱乐部对她而言就像是天堂,她还控诉那些举报了恋痛俱乐部的人。”

    “真是有够变态的。”

    看着皱着眉头的妻子,摸着妻子臀尖的李泽问道:“你呢?”

    “我当然没有。”

    “那为什么当我们做嗳的时候,我要是拍打你的屁股的话,你会叫得更大声?”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