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2章 原始本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丁洁自然知道于慧是在提醒她五月份马上就到了,但她不想在女儿面前聊和蔷薇会所有关的话题,所以她道:“慧姐,你现在一直和你老公处于分居状态?”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端着茶杯的于慧道,“其实我是想和他离婚,但他不肯。他的意思很简单,我出轨在先,所以除非我净身出户,要不然他绝对不肯和我离婚。我出轨是因为他对我不够好,而且被他毒打一顿以后,我也和那个男人划清了界线,所以我自然不可能答应他这要求了。反正他喜欢耗,我就和他耗。对于我这种没有再婚念头的女人来说,多耗个几年也是无所谓的。”

    “其实有个温馨的家真的很不错。”

    “比如你那个家?”

    “以前很温馨,现在不会了,”轻轻叹了一口气后,丁洁道,“不论我怎么做,我老公还是不相信我,所以我最近才不能犯错。”

    “只要他不知道蔷薇会所,那就ok了。”

    “应该不知道吧。”

    “肯定不知道,”于慧道,“如果他知道了蔷薇会所,又知道你是蔷薇会所的佳丽的话,那他肯定大发雷霆了。其实我不懂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所以我总觉得有些看不透你。我这个人很理性,对待婚姻会从获取最大利益的角度出发。就好比我是你的话,我八成会选择离婚。假设你们两个人离婚以后,你又把女儿交给李泽的话,那你依旧是单身贵族。别忘记了,就算你结过婚,但你再婚的话,领到的那本结婚证上也看不出你是个再婚女人的。要是你担心事情败露,你完全可以先在蔷薇会所赚个上百万,之后换个城市生活。你知道为什么东莞的妓女很多都来自湖南、湖北还有云南这些地区吗?”

    “因为远,被熟人碰到的概率很低。”

    “就是这原因,所以当她们离开东莞后,她们就不再是妓女,而是一个靠辛苦打工存了不少钱的好女人。”

    “真是讽刺。”

    “只要没有染上病,直接当做交过几个男朋友就是了。”

    “慧姐,你以前也当过佳丽,对不对?”

    “嗯,”于慧淡淡道,“可惜姿色太一般,所以没什么会员点我。我都想着去韩国整容整形,但又害怕皮肤被切莱切去的感觉。就拿隆胸来说,有可能是要在腋窝下方切一个口子,再将填充物塞到乳房去。只要稍微想一想,我就觉得特别可怕。好像增高的话,还有一种办法是直接把腿骨也打断了,用工具强行把腿拉长一点点。”

    “我从来没有想过整容整形。”

    “你都如此完美了,还要怎么整?”

    “别埋汰我了,我并不完美。”

    “哪里不完美了?”打量了下丁洁后,于慧道,“不论哪里都完美,简直就像造物主特别喜欢你似的。当然,不完美的地方其实也有。就是你显得太完美,反而给人一种不够真实的感觉。当然也是因为这样的感觉,男人才会痴迷于你。小洁,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有一个毛病,他们会觉得女人30岁和31岁的区别很大。就算外表看上去没有区别,他们还是会坚信30岁的女人远远比31岁的女人来得有魅力。”

    “慧姐,你对男人还真的是挺了解的。”

    “一种动物罢了,当然了解。”

    听到于慧这轻蔑的语气,丁洁道:“我们同样也是动物。”

    “是啊,所以我们应该为七情六欲而活着,这才是原始本能。”

    “一号我必须去走秀?”

    “你的自由。”

    “别骗我了,”干干一笑的丁洁道,“从慧姐你将我们的聊天记录保存起来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不是自有之身了。所以有时候我觉得真的不能胡乱相信某个人,否则很容易遭到背叛。就像当初大学时候我因为相信了某个人,我缺被伤害得遍体鳞伤。”

    “是你背叛我在先,”于慧道,“上周三你明明答应我会去,而周三早上看到你没有来上班,我还很高兴,因为我知道你是以出差未借口没有来上班。下午我怕你不知道选妃活动的举办地点,我就打电话给你。结果呢?你的电话一直关机。后面要不是我叫小莲去顶着,那赚钱的机会可就要错过了。”

    “她老公没有怀疑吧?”

    “有怀疑,”于慧道,“当晚小莲是被会员带到沙滩上去做嗳,特别的激烈。第二天中午她回到家以后,她是和她老公说在我家里过夜。再后面她老公有打电话给我,我当然是说小莲跟我一块睡了。反正她老公是有怀疑,但因为没有掌握到她出轨的证据,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其实小莲挺能干的,帮她老公还了那么多的欠款。如果是我,我可能一开始就选择离婚了。所以可以毫不含糊地说,她老公的人生是被她拯救的,所以她并不觉得自己跟其他男人上床是一种耻辱。因为啊,她跟那些男人上床的原因是要帮她老公摆脱债务,和那种为性而出轨的女人有着本质区别。”

    “假如你将这样的想法说给男人听,男人只会觉得很荒谬。”

    “性别不同,对待同一件事的感悟自然也不同。”

    丁洁和于慧聊天之际,李泽已经将丁洁衣橱里的内裤翻了个遍。

    在确定衣橱里没有同一款内裤后,李泽已经可以确定客厅地板上那条就是他妻子的。

    这就意味着,失踪的那条白色棉质内裤应该也是在廖俊超那边。

    再进一步推断,他妻子可能给过廖俊超不少原味内裤。

    只不过,廖俊超没有全部放在抽屉里罢了。

    想到妻子竟然将原味内裤交给廖俊超,李泽都觉得妻子真的很恶心。

    但李泽最想知道的是,他妻子是在什么样的前提下交出原味内裤的。

    脱了之后去找廖俊超,并交到廖俊超手里?

    当着廖俊超的面脱,再递给廖俊超?

    直接站在廖俊超面前,由廖俊超来脱?

    上次看监控录像的时候,他妻子是拿着包包走进廖俊超的办公室,所以他还真不确定那时候他妻子当天穿的内裤是不是已经在包包里。

    看了下手表,见已经快十点半,李泽便打电话给妻子。

    打通后,压制着愤怒的李泽问道:“什么时候回家?”

    “我在慧姐这边吃午饭,怎么了?”

    “中午不打算回家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