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3章 卫生间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该没有吧,”电话那头的丁洁道,“之前有跟慧姐去菜市场买了菜,马上准备下厨了。老公,你是已经回到家了吗?”

    “是啊,”盯着地板上的那条内裤的李泽道,“我就想着要是你们会回来吃午饭的话,你就更好了。”

    “我记得你昨天说要在雨鸥家里吃午饭的。”

    听妻子这么一说,李泽这才想起自己把刘雨鸥给忘记了。

    奇怪的是,刘雨鸥今天都没有联系过他。

    “老公,”电话那头的丁洁道,“要不然你来慧姐家里吃午饭吧,待会儿我们一块回家。”

    此时李泽愤怒得不行,他哪里有心情去于慧那边吃午饭。要是真的过去,估计都有可能直接当着于慧的面质问他妻子和廖俊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加上于慧显然是站在他妻子那边,所以他又怕在场的于慧会加以阻挠。所以在李泽看来,审问妻子的最佳场所就是在家里。要是可以的话,最好他女儿没有在场。

    想到此,李泽道:“我有些累,不想动了,你们吃完午饭就回来吧。”

    “嗯,好,那老公你就乖乖在家里等我们哦!”

    “早点回来。”

    “想我了啊?”

    “是。”

    “嗯嗯,那我吃完午饭了就立马飞回去。”

    “嗯。”

    挂机后,李泽不免冷冷一笑。

    看着近在眼前的内裤,李泽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下。

    内裤表面那早已干涸的精斑特别刺眼,就像烙印一样。盯着精斑看得越久,李泽越是烦躁。近段时间他的脾气真的是越来越不好,可面对妻子可能出轨一事,要是他脾气还特别好,见谁都是笑眯眯的,那不是很不正常吗?

    站了片刻,李泽坐在了沙发上。

    打开微信,在好友列表里找到刘雨鸥后,李泽想着要不要联系刘雨鸥。

    按照他的推断,假如他下午和妻子摊牌的话,肯定更没有时间去教刘雨鸥画画。这就意味着,他今天可能都去不了。要是明天还要陪女儿去马戏城,那就更没有时间了。

    想着,李泽还是选择打字。

    「雨鸥,今天有点忙,没办法过去教你画画了。」

    「?」

    看到这个问号,李泽都在想着刘雨鸥是失望还是生气。

    李泽正想打字,刘雨鸥却发了消息过来。

    「老师,你是在陪着师母吗?」

    「嗯。」

    「那就等有空再说吧。其实我不在乎你会不会教我画画,我在乎的是你什么时候会带我去游乐园玩。我今天听了一早上王菲的《旋转木马》,越听越孤单。」

    其实知道刘雨鸥的身世后,李泽就知道刘雨鸥表面上虽然嘻嘻哈哈的,但事实上一直都比较孤独。在学校里很多男生女生都喜欢和刘雨鸥交谈,但那些根本就不能算是刘雨鸥的朋友。因为在学校里,刘雨鸥根本就没有卸下伪装。所以在李泽看来,身为校花的刘雨鸥一直都是孤单的存在。

    盯着这段文字看得越久,李泽心里越是不舒服。

    他很想过去陪刘雨鸥吃午饭,但他现在真的是很压抑。

    要是将这种情绪带到刘雨鸥面前,刘雨鸥的心情肯定也是会受到影响。

    最终,李泽还是决定待在家里直至妻子回来。

    「抱歉,我的锅。等有空的时候,我一定会带你去游乐园玩的。」

    「谢谢老师!么么哒!」

    「好好复习,争取高考的时候考个好成绩。」

    「只要你没有忘记我们两个之间的约定,那我肯定会努力的。」

    「没忘记。」

    「谢谢老师,你就是我的动力。」

    和刘雨鸥聊完后,李泽就坐在沙发上抽烟。

    李泽不想做午饭,所以他是直接叫了一份美团外卖。

    直至下午一点,他妻子才带着女儿回到了家中。

    而,那条意义重大的内裤已经被他藏了起来。

    和女儿温存了片刻后,李泽便让妻子哄女儿睡午觉。

    近一点半,丁洁走出次卧室并拉上了门。

    看着还坐在沙发上的丈夫,丁洁小声道:“老公,我以为你已经在床上等我了。”

    “你去帮我拧把毛巾,我擦下脸就睡觉。”

    “嗯,好。”

    应完后,丁洁朝卫生间走去。

    之前丁洁哄女儿午休的时候,李泽拿出了被他藏起来的粉色内裤,并将内裤放在了卫生间的马桶盖上。李泽很想看下妻子的表情变化,所以当他妻子走向卫生间时,李泽也起身走了过去。

    当丁洁看到内裤时,她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眼睛更是瞪大得好像看到鬼魂似的。

    在听到后方传来脚步声,丁洁都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从后面抱住妻子后,将下巴搁在妻子肩上的李泽问道:“你的内裤怎么会在马桶盖上?”

    “是……是老公你的恶作剧吧?”

    “所以你是承认这条内裤是你的了?”

    “当然是我的,”笑容极为僵硬的丁洁道,“这条内裤我一直找不到,还想着是不是哪天在外面晒的时候被风吹走了。老公,你是在哪里找到的呢?”

    “在廖俊超办公室的抽屉里。”

    “老公,你在说什么呢?”

    丁洁的声音都在颤抖,她更是不敢侧过头看她丈夫的脸。尽管她丈夫正抱着她,她却觉得浑身寒意在蔓延,这让她害怕得右手紧紧抓着左手。因为害怕,丁洁还咽下了口水。

    “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像狩猎的雄狮般的李泽道,“其实对于你和廖俊超之间的事,我知道得不少。当然作为夫妻,我还是想听你亲口说出来。你曾经和我说过,说夫妻之间不应该向对方隐瞒什么,尤其是重要的事。而因为你的内裤出现在了廖俊超办公室的抽屉里,上面还沾满了精斑,所以我觉得你真的有必要和我好好解释一下。”

    说话的同时,李泽将妻子往前推。

    妻子被迫走进卫生间后,李泽顺手将卫生间的门关上。

    这道门没有隔音效果,但只要他妻子不大喊大叫的,已经睡着的女儿基本上是不会听到声音的。

    在关上门后,李泽便松开了双手。

    可能是因为害怕,丁洁直接走到了淋浴的位置。

    见妻子像在面壁思过般,李泽道:“告诉我你和廖俊超之间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老公。”

    颤巍巍地说出这句话,丁洁的眼泪夺眶而出。

    慢慢转过身,咬了下下嘴唇的丁洁道:“老公,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真的?”笑了笑的李泽道,“在我的想象里,你只是将穿过的内裤送给身为你上司的廖俊超而已。既然不是和我想象的一样,难不成是你们在打完炮以后,你再把内裤送给他?”

    ※※※※

    萧九:有在书评区留言的朋友请注意一下,假设留言里带有敏感字的话,系统会自动屏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