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4章 出卖人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是,不是,”丁洁忙道,“我只是把内裤给他而已。”

    “而已?”冷冷一笑后,心都在滴血的李泽道,“把自己穿过的内裤送给上司,你居然敢说而已。难道在你眼里,自己穿过的内裤就跟礼物似的?可以随随便便送给别人?我告诉你,如果今天你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清楚!那这婚是离定了!”

    “我不要离婚!”丁洁突然叫道,“我是为了这个家着想的!”

    “给我说清楚!”

    被丈夫这么一吼,擦了擦眼泪的丁洁道:“上一任主管快要离职的时候,柳咪是新任主管的热门人选,因为上一任主管很喜欢她。但事实上,我也有可能升职为主管,只是我觉得我的概率很低,所以没有放在心上。在上一任主管离职的前一周,廖俊超有请我吃午饭。他问我想不想当主管,我说应该是柳咪当。他说其实让谁当主管的决定权在他手里,所以只要我愿意付出一些,他就可以让我当主管。我以为他是想让我当他的情人,所以我是直接拒绝了。可当他提出他的要求时,我却有些心动了。在考虑了三天以后,我就答应了他。”

    听到这里,觉得妻子特别堕落的李泽问道:“什么要求?”

    “他要求我每个月给他一条我穿过的内裤,”不敢和丈夫对视的丁洁道,“从升职到现在,我一共给过他三条。”

    “你……”气得都快要说不了话的李泽道,“你真的是有够堕落的!”

    “对不起,老公,我那时候是有权衡过利弊,所以我才答应他的,”丁洁道,“我们这套房还有近三十万的房贷没有还,假设一直是每个月还差不多四千的话,那还得让银行白白吃掉十几万元的利息。而在我没有升职之前,我们两个人的工资合起来是七千左右,扣除每个月的开销以及每个月的房贷,我们每个月也就剩个一两千。要是偶尔遇到了什么急事,可能一次性还要花不少的钱。但要是我当上了主管,那我每个月工资可以多个一万二左右,一年下来就可以多个十四万了。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提早把房贷全部还清,可以节省不少利息。尽管这个家是我们的,但在房贷没有还清之前,我一直觉得我们就跟租房没什么区别。考虑到这些,我就觉得我只要每个月提供一条穿过的内裤给廖俊超,而我每个月可以多一万二的工资的话,这真的是挺合算的。”

    停顿之后,丁洁继续道:“假如他是要潜规则我,那我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但因他只是提出每个月要一条内裤,所以我就答应他了。”

    听完妻子的解释,李泽真觉得有些可悲。

    干干一笑后,李泽道:“在你看来,把文胸交给前男友不是背叛。在你看来,把内裤交给男上司也不是背叛。那在你看来,所谓的背叛是必须跟我以外的男人做嗳不成?”

    “我把文胸给林宇南是担心他说出我跟他之间的事,我把内裤给廖俊超是因为我想多赚钱,争取早点把房贷给还了。要不是我们两个人每个月工资就那么点,我也根本不会这么做。”

    “你是在怪我赚钱少了?”

    “不是,我只是讨厌欠钱的感觉,”丁洁忙道,“所以我才会和廖俊超做交易,争取早点把房贷给还了。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擅作主张。而且站在老公你的角度去考虑的话,你肯定会觉得我这样的做法很恶心。每次我将内裤交给廖俊超时,我心里都会很自责很内疚。我就想着,就当是晒衣服的时候,内裤被风吹走好了。”

    看着语气显得轻描淡写的妻子,愤怒的李泽真的是很想一巴掌打过去!

    在李泽看来,他妻子不仅仅是把内衣给了廖俊超,还出卖了人格,更是最他的侮辱!

    慢慢握紧拳头后,李泽道:“你真的一点廉耻都没有。”

    “我是为了这个家,而且我又没有跟廖俊超怎么样的。”

    “反正你就是觉得把自己穿过的内裤送给廖俊超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不对?”

    “不是的,”丁洁道,“对于这件事,我显然有错,只是我觉得……我觉得……”

    见妻子说不下去,异常恼怒的李泽立马走了过去,并举起了手。

    丁洁知道丈夫是想扇自己巴掌,自知有错的她是选择闭上眼,还紧紧咬着下嘴唇。

    看到妻子这可怜巴巴的模样,想着妻子平时的好,李泽那举起的手都在颤抖。

    迟疑了下后,仿佛泄了气般的李泽还是放下了手。

    很是无力地往后退后,李泽直接靠在了门上。

    低下头,视线瞬间被眼泪遮蔽后,丁洁喃喃道:“我只是想早点把房贷还清了,抱歉。如果老公你觉得我做错了,我可以把这份工作辞掉。要是你还不满意,我在家里当个家庭主妇,专门负责洗衣服做饭还有接送女儿上幼儿园也是可以的。反正只要老公你高兴,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你是不是介意我工资很低?”

    “不介意,”停顿之后,眉头立马皱紧,并且抬起头的丁洁哭道,“我是不介意,因为我觉得钱够花就好。但关键是,我们这房子是向银行借款买的,每个月都要还房贷。三年前我问你要不要换工作,我说美术老师没有前途,但那次你说很稳定,是铁饭碗,所以我就没有说什么了。反正我也不是真的喜欢出去工作,但要是我不工作的话,光靠你那工资根本就不够。你那工资只够拿来还房贷,所以为了分点负担,我是必须出去工作。”

    “我不记得你有问我要不要换工作。”

    “三年前的事了,”丁洁喃喃道,“那时候我们刚刚买了新房,生活过得非常紧巴。现在我是敢根据营养需求买各种各样的菜,可那时候我都是在算着如何减少开支,所以就算是买荤菜,我也是尽量挑便宜一点的。傍晚的猪肉相对来说会比较便宜,所以我就喜欢在傍晚的时候买几斤的排骨。拿回去以后,我就用保鲜袋分开装,放在冰箱里冷冻。想吃的时候,我就再拿出来解冻。因为钱都是我在管,所以你根本不知道那时候我有多担心。每次薇薇生病了,我就祈祷她能早点好起来,千万不要一直病下去。除了担心她身体吃不消以外,我还担心我们付不起医药费。就算买完房以后日子过得很紧巴,我也没有逼你要赚更多的钱,但我心里还真的是这样想的。所以前阵子你告诉我你准备开美术培训班时,我真的是特别高兴。昨晚你说你要帮人设计商标,我更是高兴。要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做出那种看上去有些开放的事来。当我吞吐着老公你的蛋蛋的时候,我心里其实特别害怕。最近你有怀疑我出轨,所以我担心你会以为我有帮其他男人做过这样的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