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5章 都是房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一直知道自己没什么钱,但他真没想到买完房以后竟然有穷到那种地步。那时候因为钱都是他妻子在管,他每个月做的事就是将工资交给妻子。假如自己需要花钱,他再直接跟妻子要。反正每次跟妻子要钱,他妻子都不会问太多,只会问他够不够。

    而因他这个人真的是有些目光短浅,所以以前真的没有想过怎么赚钱。

    而最近因为被蔷薇会所里那些有钱人给刺激到,李泽才想着赚钱。

    开美术培训班,帮赵敏设计商标,这都是李泽想到的赚钱途径。

    而因妻子为了每个月多一万二工资就和廖俊超做那样的交易,李泽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对于这个家而言,每个月多出一万二真的很重要。

    但因妻子这样的行为等于出卖人格,所以李泽自然是真的没办法认同他妻子的观点。

    难道为了钱,就可以连人格以及尊严都不要了?

    只是在听完他妻子的解释后,李泽又不知道该如何发火。

    李泽甚至在想,假如自己工资很高,妻子是不是就不会和廖俊超做这样的交易了?

    李泽更是在想,假如他妻子是蔷薇会所的佳丽的话,是不是想通过出卖身体把房贷早点还完了?

    这个想法冒出来以后,李泽猛地想到去年看到的一则新闻。

    去年十月份有个29岁的少妇在一家企业里做会计,每个月四五千的收入。而因为和丈夫在苏州买了房的缘故,生活费、装修费以及房贷让他们夫妻俩的生活捉襟见肘。他们夫妻俩一个月工资合起来一万左右,勉强只够每个月开销。为此,为了尽快还上当月房贷,她直接向公司请假,和朋友一起去扬中卖淫,结果被民警抓个正着。

    去年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李泽还觉得很可笑。

    可想到大部分的人都是房奴,每个月都在为还房贷拼命工作,李泽就笑不出来了。

    他一直觉得这样的事离自己很远,可没想到他妻子也因为房贷压力而和廖俊超做了交易。

    李泽是不是应该庆幸,庆幸他妻子不是像赵玉珂那样成了廖俊超的情妇?

    不对,不对,这只是他妻子说的版本,有可能真相并非如此。

    要知道他妻子非常擅长伪装,所以现在说的话可能不一定都是真的。

    要确定真假,那只能去找廖俊超。

    可关键是,一旦他离开家去找廖俊超,他妻子会不会直接联系廖俊超,让廖俊超帮忙打掩护?

    看着脸上挂着泪痕,还显得有些委屈的妻子,李泽眉头皱得非常紧。

    “老公,要不要我直接辞职?”

    被妻子这么一问,李泽却说不出话来。

    一旦妻子辞职,又没办法立马找到新工作的话,那仅靠他一个月四千左右的工资根本不够开销。但直接让他妻子别辞职的话,那又显得他很在乎妻子那份工资似的。在廖俊超依旧是总经理的前提下,李泽是真的不希望妻子待在那家公司。现在妻子只是每个月提供一条原味内裤给廖俊超,以后廖俊超是不是会提出更过分的要求来?

    想到此,心一横的李泽道:“辞职吧。”

    “好,”没有丝毫犹豫的丁洁道,“我后天就把辞职报告交给廖俊超,之后就想办法再找一份工作。我是个职业女性,所以我没办法一直待在家里不上班。虽然房产证上写的是老公你的名字,但我们是夫妻,所以我有义务跟老公你一起赚钱还房贷。”

    说着,走过去的丁洁依偎在了丈夫身上,两只手还搂着丈夫腰部。

    李泽很想也搂着妻子,但两只手快要碰到妻子腰部后,李泽却选择自然垂着。

    虽然还爱着这个浑身散发幽幽体香的女人,但李泽知道自己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深爱着了。

    他更觉得自己对妻子的爱意就像是一根燃烧着的蜡烛,总有燃烧殆尽的一天。

    “老婆,你跟廖俊超之间真的只是这样吗?”

    “真的,”丁洁道,“我不会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身体的,这点老公你可以放心。”

    李泽很想直接说出蔷薇会所,但他不敢说。

    就目前所收集到的证据而言,没有直接性的证据证明他妻子就是蔷薇会所的佳丽。正因为如此,一旦他说出口的话,他妻子反而会变得更加警惕。假设他妻子藏匿梅花j的目的是下个月一号去兑换现金,那这就意味着再过几天他妻子肯定会找借口前去蔷薇会所。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他妻子是只兑换现金,还是说顺便再出卖身体赚一张梅花j。

    想着近乎完美的妻子在其他男人身下娇喘,甚至还一直喊着我要我要,李泽的心都快要碎了。

    假设将他的发现说给外人听,外人肯定都是建议他直接离婚。

    可恶的是,他是局中人,他真的没办法像古代侠客那样直接来个一刀两断。

    就这样相互无言了一分钟后,丁洁开口问道:“老公,你是不是更讨厌我了?”

    “不会,”李泽违心道,“只要你真的没有做出过出卖身体的事来,我都不会讨厌你的。我问了,你周三的时候是不是把内裤给了廖俊超?”

    “嗯,”丁洁道,“每个月15号我要给他一条穿过的脏内裤,那天刚好是15号,但我忘记带了。他有在微信上催我,还说如果我没有带的话,那就直接把身上那条给他。我说明天换下来以后再给他,但他不肯。他说要是我不在当天交给他的话,他就直接把我给辞了。对于这份工作,我是没有多大留恋。但对于一万五的工资,我却非常舍不得,所以我只好答应他了。柳咪和李玉梅都下班以后,我就在卫生间里把内裤脱了下来。之后我把内裤放在了包里,并拿到他那办公室去。交给他以后,我就跟他一块离开了公司。”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道:“那有两点我不太明白。”

    “什么?”

    “第一,你在他办公司待了足足十五分钟,这期间发生了什么;第二,上次你说你是中午的时候在人力资源部的卫生间里剃的毛,但这次你却说你只是在卫生间里脱内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