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6章 灵机一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丈夫这话,丁洁忙解释道:“我去他办公室不只是把内裤交给他,还和他聊了一些和公司有关的事,所以才会耽搁了十来分钟。其实剃毛和脱内裤是一起进行的,这样会更方便一些。”

    “但你在人力资源部也就待了十五分钟而已,这十五分钟足够你剃毛和洗澡?”

    “够,”顿了顿后,丁洁补充道,“完全够。”

    “那就这样吧,”李泽道,“要是在剃毛这件事上你依旧在欺骗我,那我们就离婚吧。”

    “请不要把这种字眼挂在嘴边,我很害怕。”

    “这种字眼确实不能挂在嘴边,”李泽道,“可一旦挂在了嘴边,那就说明我是认真的。”

    “嗯,”顿了顿后,丁洁问道,“老公你怎么这么清楚这些事?”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想着要不要将情况说出来。

    以他妻子的聪明程度,肯定知道是柳咪在帮他,所以他直截了当道:“柳咪带我去看了那天的监控录像。”

    “要是这事被廖俊超知道了,她是会被直接辞退的。”

    “除非你告诉那头肥猪,否则那头肥猪不会知道。”

    “放心吧,我不会打小报告。”

    “其实我现在真的是很生气,”李泽道,“在公司里把内裤脱了交给那头肥猪,之后你在没有穿内裤的前提下和林宇南吃饭逛街。我问你,当你走在街上时,你难道一点儿也不尴尬吗?难道在你看来,不穿内裤逛街是一件很无所谓的事?”

    “我当然尴尬了,”丁洁道,“假如不是廖俊超一直逼我,我也不可能把内裤交给他。其实和他合作以后,就等于是有把柄在他手上了。要是我不乖乖交出内裤,他可能会跟你说一些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因为我的内裤确实有在他手上,所以他要是胡说八道的话。就算老公你相信我,但老公你心里肯定是会有疙瘩的。为了我们两个人的感情,我只好选择妥协。当初答应和他做交易时,我觉得合算的是我。被他威胁得不得不脱下身上穿的那条内裤后,我才发觉吃亏的是我。我甚至想着,要是他威胁我,要求我做其他事,我该怎么办。因为我不可能背叛老公你,所以想了之后我得出的结论是和你说出真相,不管你肯不肯原谅我。”

    说罢,丁洁还长长叹了一口气。

    “光着屁股跟林宇南逛街是什么感觉?”

    “不能说是光着屁股啊,”丁洁忙辩解道,“我有穿裤袜以及非常紧身的包臀裙,所以不论怎么样都不可能被其他人看到下面的。从这角度来说,就算我没有穿内裤,我也是非常安全的。当然就道德的角度而言,我这么做真的非常不可取,所以我是觉得特别的惭愧。”

    “林宇南知道你没有穿内裤吗?”

    “肯定不知道,又看不出来。”

    “你的包臀裙那么紧身,有没有穿内裤是可以看出来的。”

    “看不出来,”丁洁忙道,“对于穿包臀裙的人而言,她们都很喜欢穿无痕内裤,为的就是避免被人看到内裤的轮廓。所以老公你在街上走着,看到穿包臀裙的女人的话,你可不能因为看不到内裤的轮廓就断定她没有穿内裤,那是不对的。”

    “我总觉得你越来越会撒谎了。”

    “有……有吗?”

    “上次我问你的时候,你是说内裤被你扔在公共卫生间的纸篓里了。”

    “那是因为我不能让老公你知道我和廖俊超的交易,”丁洁道,“要是老公你知道了,你不仅会看不起我,你可能还会跟我吵架之类的。我现在很害怕吵架,所以我只能这么做了。”

    “对于以前你撒的谎,我可以不在乎。但要是在剃毛这件事上,你还是有在跟我撒谎的话,那我就真的要和你离……”

    李泽还没说完,他妻子的手已经捂住了他的嘴巴。

    “请不要再说出那两个字了。”

    说完,丁洁又松开了手。

    几乎同时,丁洁主动吻住了丈夫的嘴巴,并将香舌探了进去。

    李泽是想避开,但因他妻子一只手已经在隔着裤裆刺激着他,所以他选择回应妻子。有时候他真觉得自己不够坚定,竟然一次又一次拜倒在他妻子的石榴裙下。可在他妻子主动的前提下,他真的只能甘拜下风。气质型女人一旦骚起来,能抵挡得住诱惑的男人真的是少之又少。

    片刻,他妻子蹲了下去。

    瞬间,温热感像电流般袭遍了李泽全身。

    十多分钟后,靠在门上的李泽总算是缴械投降了。

    做的时候,他能坚持半个小时。

    可要是他妻子一直用嘴,超过十分钟他都会有些受不了。

    因为他妻子不单单是在用嘴,手和香舌也会灵活运用,所以多重刺激才会让李泽比平时来得快。

    漱完口,又用卫生纸帮丈夫擦干净后,丁洁道:“老公,我们去睡午觉吧。”

    “嗯,”应完后,李泽又改口道,“我要去一下雨鸥那边。”

    “去她那边干嘛?”

    “早上我其实没有去她那边,”李泽道,“早上我是去了你们公司,在那头肥猪的抽屉里找到了这条内裤。然后我还在他的电脑里发现了很多,和你以及柳咪李玉梅有关的视频。反正就是你们上洗手间期间录下的,所以那头肥猪……”

    还没说完,李泽的眼睛便略微睁大。

    在那些和妻子有关的视频里,是否有4月15号那天的视频?!

    假设有,并且他妻子有在视频里剃毛洗澡的话,那就可以证明他妻子说的是真的了!

    突然冒出的想法让李泽有些兴奋。

    早上在看视频的时候,因为潜意识里认为全部都是上厕所的视频,所以李泽并没有将每个视频都看一遍。

    而因李佳雪已经将视频都拷贝走,所以只要打个电话给李佳雪就可以确定了!

    见丈夫没有继续往下说,脸上还出现了有些奇怪的笑容,丁洁便问道:“老公,你是说我们那卫生间里有摄像头?”

    “对,”回过神的李泽道,“摄像头还在,不过镜头已经转向了另一侧,所以暂时没什么问题。我们早上本来是要拿掉那个摄像头,但那摄像头是他偷窥隐私的证据,所以我们才决定暂时留着。假设要报警的话,那个摄像头就是他违法的证据。反正在没有报警之前,你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你担心上厕所会被拍下来的话,你就去其他部门的卫生间好了。”

    “也行,真没想到廖俊超竟然那么变态。”

    “他既然有收集内裤的习惯,那变态一些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倒是。”

    “你有没有注意到内裤上的精斑?”

    “有吗?”

    说话的同时,丁洁便盯着马桶盖上的内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