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4章 所谓合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宇南怎么也没想到李泽会在廖俊超这边,所以被李泽这么一反问后,林宇南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林宇南来找身为他姑丈的廖俊超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在明天廖俊超被抓走之前好好修理廖俊超一顿,以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要不然的话,他那一肚子的火气都没有地方发泄。

    见林宇南没有吭声,李泽问道:“你刚刚说他骗了我老婆,是怎么回事?”

    既然已经被李泽听到了,林宇南也就不想再隐瞒,所以他道:“你老婆升职当主管的事是我安排的,但这家伙却骗了你老婆,说是由他安排的。”

    “原来是你!”捂着鼻子的廖俊超突然笑道,“当总公司那边说要由丁洁担任人力资源部新一任主管时!我还很纳闷呢!按照资历!应该柳咪升职才对!不过既然是你安排的!那我就想通了!身为丁洁前男友!你会为丁洁做这样的事也是正常的!”

    转而看着李泽后,廖俊超道:“李泽啊李泽,你也真的是个窝囊废啊,连老婆升职的事都要由前男友搞定。而且你不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简单吗?假如没有旧情复燃,他又怎么可能会让你老婆升职呢?噢!明白了,明白了,原来你老婆说认识一位位高权重的领导就是前男友啊!哈哈!你这绿帽男!活该被戴绿帽!现在看到了让你戴绿帽的人!你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对于妻子和林宇南之间的关系,李泽早就弄清楚了。

    只是他完全没料到,妻子升职竟然是林宇南一手操持的。

    这自然让李泽心里有些堵,但在搞清楚一件事后,李泽变得更加愤怒。

    既然是林宇南一手操持的,那就说明就算他妻子不和廖俊超做交易,他妻子也能当上主管。

    这就意味着,廖俊超是明知结果了而去坑他妻子。

    要是李泽没有猜错,刚刚林宇南指的也是这件事。

    所以就这件事而言,他们两个人其实是站在同一战线上。

    而,廖俊超是想挑拨离间!让他们两个打起来!

    可惜,廖俊超这如意算盘算是打错了!

    见他们两个人都握紧了拳头,还跟饿狼似的,慌了神的廖俊超忙道:“李泽,你老婆经常被他玩弄,你不报仇吗?”

    李泽没有吭声,而是朝廖俊超走去。

    见状,廖俊超忙道:“宇南,我好歹是你姑丈,你不能坐视不管啊!”

    “对,你是我姑丈,我应该保护你。”

    握紧拳头,林宇南也朝廖俊超走去。

    廖俊超希望林宇南能帮他,但在李泽还没有出手之前,身为他侄子的林宇南一拳头就打在了他的胸口上。这一拳用足了力道,打得他剧烈咳嗽了一声,更是让他有种喘不过气的错觉。在廖俊超捂着胸口并跪在地上的同时,走过来的李泽一脚将廖俊超踢翻在地。

    随后,两个人便对廖俊超拳打脚踢。

    李泽并不想和林宇南合作,毕竟林宇南是他妻子的前男友,而且还威胁过他妻子。但因此时他对廖俊超真的是特别愤怒,所以他根本不可能站在一旁看着林宇南殴打廖俊超。在这个前提下,他当然是选择和林宇南一起殴打廖俊超了。

    在遭到殴打的过程中,廖俊超还说要报警抓他们两个。

    林宇南则是说往死里打,还说就算廖俊超报警了,他也能负责摆平。

    就这样殴打了足足二十分钟,打得廖俊超都呕出鲜血后,他们两个人这才停下来。

    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后,李泽道:“林宇南,我想和你谈一谈。”

    “刚好我也想和你谈一谈。”

    就这样,他们两个人一块离开了廖俊超的住处。

    又呕出些许献血后,廖俊超恶狠狠道:“你们两个给我等着!我非弄死你们不可!既然你们两个人都喜欢丁洁!那我就要玩死丁洁!”

    叫出声的同时,目光凶狠的廖俊超都在想着该如何操到丁洁。

    离开廖俊超所住的那栋单元楼后,和林宇南一块走出电梯的李泽道:“我想知道你跟她之间的事。”

    “上次你去瑞颐那边的时候,你已经问过了,我都和你说了,”嘴里同样叼着一根烟的林宇南道,“假如你不信任她,那你就早点和她离婚吧。在我看来,要是丈夫连老婆都不相信了,那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你可能会觉得我这是在挑拨离间,但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你怎么知道她被廖俊超给坑了?”

    “有钱好办事。”

    “李佳雪告诉你的吧?”

    “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聪明。”

    “那是因为你只有在知道我老婆和廖俊超做交易了,你才会知道我老婆被廖俊超给坑了,”抽了一口烟后,李泽继续道,“对于这件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所以我能想到的人就只有她了。看来我待会儿要去找她,问她怎么连最基本的合作协议都没有遵守。”

    “这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我不掺和。”

    “大学时期,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你老婆吗?”

    “当然,我对李佳雪的过去不感兴趣。”

    “就算你感兴趣,我也说不出来,”林宇南道,“在大学时期,你老婆的追求者非常多,各式各样的都有。不只是因为她漂亮,更因为她有气质,而且待人和善。差不多就是那种你第一眼看到的话,就会本能地觉得这个女人很好相处。加上外在条件优越,所以那时候见到她时,我都被她给迷住了。因为家境的缘故,我身边的女人一直很多。但为了将她追到手,我和那些女人都划清了界限。后面追到手以后,我就对她特别的好。当然因为某次我帮某个前女友庆生,又因为喝多了酒而睡了前女友,她就跟我吹了。反正对于大学时期的她,我的印象真的是特别的好。在厦门这边再次见到她以后,我以为她没有变,但我错了。”

    “你觉得她变了?”

    “当然,”林宇南道,“假如是以前,她根本不可能和廖俊超做交易。其实不论是谁,都不可能一成不变。对于她的转变,我觉得你也有责任。身为男人,赚到足够一家人开销的钱是必须的。可你呢?只是一个老师,工资根本就不够一家人的开销。下午和李佳雪打完电话以后,特别生气的我就打电话给她,她的解释是说她受够了经济拮据带来的煎熬,所以才和廖俊超做了交易。就这件事而言,错的不只是她,还有你。”

    “我不需要你来批评我。”

    “我不是在批评你,我只是在实话实说罢了,”林宇南道,“假如你的工资够高,她也就不可能会和廖俊超做交易了。”

    “难道因为缺钱就可以出卖自己的人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