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6章 是真是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真没想到你们两个会碰到一块,”电话那头的李佳雪道,“其实前不久林宇南有找过我,让我帮他找一个人。对于是找谁,我不能和你说,反正不是你认识的人。而在昨天中午,林宇南有让我去酒店找他。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知道了我跟踪你老婆的事,所以推断出你有委托我跟踪你老婆。他要花钱买下我所查到的所有信息,我当然是不肯的。可要是我不跟他合作,他就直接报警。嘉杰调查事务所游离在法律边缘,所以我不得不答应。当然你放心,我只告诉了他两件事。第一,之前查到丁洁的出轨对象有可能是他;第二,也就是丁洁和廖俊超做交易的事。反正我只和他说了这两件事,以换取嘉杰调查事务所的安全,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真的只有这两件事?”

    “对的,你可以放心。”

    “为什么要和他说今天的事?”

    “不是说今天的事,只是说了丁洁和廖俊超的交易,”李佳雪道,“其实在我向他说出来之前,我是有做过深思熟虑的。在权衡之后,我才说出来的。冲动是魔鬼,所以假如你去找廖俊超的话,冲动之下的你肯定会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来。在这个前提下,你有可能伤害到廖俊超,而廖俊超有可能会直接报警。他不仅仅是嘉美内衣厦门分公司的总经理,他更是林国栋妹妹的老公,这双重身份施压的话,倒霉的自然是你。而我们已经排除了林宇南是奸夫的可能性,加上我知道林宇南非常讨厌廖俊超,所以要是我将丁洁廖俊超两人合作的事说给他听,他就有可能会去找廖俊超的麻烦,更会站在你这边。所以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说,让他知道这件事是个最好的选择。”

    “我现在搞不懂你是站在哪边了。”

    “我当然是站在你这边,”李佳雪道,“我现在和他有两项合作内容。第一,帮他找一个人;第二,将我调查到的和你老婆有关的信息全部转告给他。对于第一项内容,我一直在推进;对于第二项内容,我当然只是表面上和他合作而已。其实今天我会提供信息给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让他觉得我确实有在跟他合作。要是我什么都不告诉他,这反而会让他心生怀疑,以至于直接报警让人查封了嘉杰调查事务所。反正我这个人有职业道德,所以你可以放一百个心。”

    尽管李佳雪信誓旦旦,但李泽却没办法放心。

    李泽是不放心,但他也不敢贸然中断和嘉杰调查事务所的合作。

    毕竟,李佳雪还是蛮有实力的。

    沉默了片刻后,李泽道:“该透露的可以透露,不该透露的绝对不能透露。”

    “这个我明白的,”李佳雪道,“抱歉,因为我的擅作主张,让你生气了。这样吧,以后如果我要向他透露什么消息的话,我会提早和你商量。要是什么消息也不透露,这也不行。他这个人其实蛮聪明的,所以他是不会相信我什么也没有查到。加上他的后台很硬,像我这种没有后台的人就只能选择假装合作了。”

    “可以。”

    “廖俊超那边有什么发现吗?”

    “我去找廖俊超其实是想要4月15号当天的偷拍视频,但他告诉我没有。”

    “应该要有的。”

    “是啊,所以我总觉得他在撒谎,”李泽道,“在4月15号当天早上,他有在微信上威胁我老婆,要求我老婆下班以后把身上所穿的内裤脱下来交给他。在这样的前提下,他肯定会事先打开监控软件,偷看并录下我老婆脱内裤的整个过程。而我老婆坚称是在下班后在部门的卫生间里剃毛和洗澡的,所以只要我能看到当时的视频,我自然就能确定我老婆说的是真是假了。可操蛋的是,廖俊超居然说他那个时候正在和客户视频聊天,忘记打开监控软件了。”

    “是因为视频冲突吧?”

    “什么?”

    “视频聊天的时候会加载和摄像头有关的文件,打开监控软件的时候也会加载相关的软件。在他和客户视频聊天的前提下打开监控软件的话,监控软件有可能会提示视频文件冲突,没办法打开摄像头。一个摄像头在他办公室里,另一个摄像头在人力资源部的卫生间里。假设两个摄像头加载的是同样的文件,那必然会产生冲突,进而导致第二个被开启的摄像头没办法运作。”

    “我听不太懂。”

    “反正就像在溜冰场溜冰,假设只剩下一双溜冰鞋了。你先拿到那双溜冰鞋的话,那我自然没办法溜冰。在你不溜冰的前提下,拿到那双溜冰鞋的我才可以去溜冰。”

    “但他今天是说忘记打开监控软件,没有说因为冲突没办法开启人力资源部那边的摄像头。”

    “所以你不确定他说的是真是假?”

    “对。”

    “那我们晚上再去一趟他办公室。”

    “做什么?”

    “对加密文件夹里的文件进行恢复,”李佳雪道,“假设真的有4月15号的偷拍视频,那最早是被存放在了那个加密文件夹里。所以如果我使用恢复软件的话,是可以直接将被删除的文件恢复的。其实在构建恢复目录的时候,我就已经能确定到底有没有4月15号的偷拍视频,所以前前后后只要花几分钟就可以了。”

    “那你晚上几点有空?”

    “要不现在过去吧,”李佳雪道,“今天周六,他们没有上班,所以早点过去也没什么区别。但我跟你说哦,待会儿你可要请我吃晚饭。”

    “行,”李泽道,“我现在开车过去接你,你还是在德克士吗?”

    “在德克士附近,我直接走到德克士那边等你。”

    “嗯,待会儿见。”

    挂机以后,李泽还给柳咪打了个电话,并让柳咪像早上那样先去公司那边等他们。

    因为已经答应要李佳雪一块吃晚饭,所以李泽还打电话给妻子。

    “老公?”

    听到妻子那有些沙哑的声音,李泽问道:“是不是哭过了?”

    “嗯。”

    “为什么哭?”

    “觉得自己好傻,”电话那头的丁洁道,“下午林宇南有打电话给我,说我当上主管是他一手安排的,跟廖俊超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要是我不和廖俊超合作,我也照样能当上主管。要是我不和廖俊超合作的话,老公你今天也就不会生气了。我更知道你去雨鸥那边不是为了教她画画,只是不想看到我罢了。我和廖俊超合作是为了早点把房贷还清,但我的做法真的很愚蠢,所以我都怕老公你会不要我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