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9章 心有不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叫出声的同时,柳咪还准备去按空格键。

    在她刚伸出手的时候,屏幕上已经出现了一个正躲在办公桌下帮老板吹的黑丝美女。当然,这应该是网上下载的视频,因为柳咪并不认识这个戴眼镜的黑丝美女。可关键是,这视频是老板拿着手机拍的,所以是在对那渺小的部位进行特写。正因为如此,柳咪尴尬得急忙收回了手,还立马转过身。

    而,办公室里只剩下啾啾声响。

    “你们慢慢看吧,”红透了脸蛋的柳咪当即往外走去,“我去人力资源部那边坐一会儿,要走的时候叫我一声。”

    柳咪走出去后,李佳雪当即敲了下空格键。

    笑了笑后,李佳雪道:“看来小咪说的是真的。”

    “什么?”

    “她这表现说明她没有和男的看过这样的视频,”李佳雪道,“假如有看过,她也不可能害羞成这样子。我记得小咪她还没有男朋友,所以要是阿泽你离婚了,你可以考虑和小咪在一起。虽然小咪没有你老婆来得漂亮,但至少我会觉得她比你老婆来得安全。娶老婆的话,漂亮其次,安分守己才是重点。不过我有些搞不懂小咪,假如她是那种保守型女人的话,她又为什么要打扮得如此花哨?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都觉得她是那种很喜欢去酒吧浪的女孩子。”

    “我也不清楚,也没有问过。”

    “那你喜欢她吗?”

    “你是打算当媒婆吗?”

    “就是觉得你被你老婆伤害到了,需要另一个女人填补空白。”

    “那也是离婚之后的事,”将u盘递给李佳雪后,李泽道,“帮我把这五个视频拷贝到u盘里,我回头自己看下。”

    “假如你是打算回去跟你老婆对质的话,我建议你现在就把这五个视频给看了,”站起身后,李佳雪道,“u盘又不是手机内存卡,你必须借助电脑才能看。要是你拿着u盘回家,又不小心被你老婆先看到了这五个视频可怎么办?而且这五个视频合起来还不到三百兆,估计也没有几分钟,你干脆当场看完得了。当然了,你也没有必要全部看完,毕竟最重要的是记住开头一分钟内的画面。”

    李佳雪让开后,李泽便坐了下去。

    李泽原以为李佳雪会选择离开,哪知道李佳雪是靠着窗户,眼睛还盯着屏幕。

    因有在车里和李佳雪看过类似的视频,所以李泽直接敲了下空格键。

    或许是担心视频里的伸吟被其他人听到的缘故,李泽还特意把声音调小。

    花了十分钟,李泽将五个视频都大致看了一遍。

    看完以后,李泽回过头。

    他是想问李佳雪要不要走了,可见李佳雪脸蛋有些红,还不敢和他对视,李泽就知道刚刚李佳雪应该是在极为认真地观看。其实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毕竟不论男女,都会对和性有关的东西产生兴趣,更别说是表现得非常直接的视频了。

    正因为如此,对于李佳雪的反应,李泽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

    “走不走?”

    “我再看下东西。”

    李泽让开后,李佳雪又坐了下去。

    看着相同文件夹下那些被删除的十来个文档,李佳雪道:“这些文档是嘉美内衣的设计资料,在内衣没有上市之前,可以算是公司机密。可惜廖俊超林涵涵夫妻俩吃里扒外,将这些价值连城的设计资料转卖给了专门生产假货的人。不过应该不是转卖,他们有可能就是老板,这样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你应该也有将这件事告诉林宇南。”

    “你猜对了,”李佳雪道,“听说明天廖俊超就会被抓走了。”

    “难怪今天林宇南会去找廖俊超,”李泽道,“要是他不去找,明天廖俊超被抓走,他就没有机会揍廖俊超了。佳雪,按照你的推断,廖俊超绝对没有4月15号那天的偷拍视频,对不对?”

    “没有,”李佳雪道,“如果有的话,在这恢复软件的目录里就能看到了。你看这些待恢复的文件,没有一个是他偷拍的视频,这就说明他没有删除偷拍视频的习惯。这很像收藏家,哪怕倾家荡产,也不愿意卖掉或扔掉收藏品。在没有4月15号那天的偷拍视频的前提下,你是没办法确定你老婆到底是不是在公司里剃毛以及洗澡了。当然就逻辑而言,这两件事肯定是发生在她回家之前的两个小时里。可惜现在是完全没有线索,所以真不知道她在那两个小时里到底有什么样的经历。”

    “其实能猜得到,”李泽道,“无非是跟某个男人去开房,毛被剃了,还被干了。之后洗完澡以后,她才想起那天是我和她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所以就匆匆赶回来了。我估计她原本是不想穿林宇南送的那套内衣,但因为急着回家,也没时间去买普通一点的内衣。要不然以她的处事风格,不会犯这么简单的错误。”

    “既然知道是这样,为什么不直接和她离婚?”

    “我有些不甘心,”李泽道,“我就想知道真相。”

    “不只是如此,你对她还尚存一丝期待,”李佳雪道,“尽管你知道那两个小时里发生的事,但你又觉得可能会有其他版本。要不然的话,你也没有必要拜托我们进行调查,而是直接和她离婚了。其实就我们接触到的客户而言,像你这样的情况其实挺多的。因为爱着另一半,不愿意相信另一半已经出轨,所以就拜托我们进行调查。当我们将出轨证据交到他们手里时,他们还是不愿意相信,甚至会质问我们是不是造假了。其实他们心里也知道我们没有造假,只是他们不愿意失去另一半,改变既有的生活状态。也正因为这样,客户里就出现过毁掉出轨证据,选择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

    “我是绝对不可能这样的,到时候我会直接离婚。”

    “别说得如此义正言辞的,”笑了笑的李佳雪道,“在没有开始面对这样的事之前,你会说得很果断。当你真正面对时,你可能又会开始胆怯了。当然,要是到时候你开始胆怯了,我会提醒你该怎么做的。”

    听到李佳雪这话,李泽道:“其实我搞不懂你心里在想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