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1章 人老珠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校长这么一问后,李泽忙解释道:“只是普通的师生关系罢了,校长您别误会啊。”

    “对于李老师你的人品,我是非常放心的,所以我只是随便问问罢了,”眯着眼的校长道,“当然了,因为刘雨鸥同学确实很有魅力,所以李老师你会动心也是正常的。考虑到李老师你已婚,她又是你的学生,而且还没有成年,所以我是希望李老师你能把握好尺度。要是整出什么事来,我们学校的脸面也会被丢尽。哈哈,反正我就是随便说一说,李老师你不需要放在心上。”

    “赵校长,您放心,我跟刘雨鸥同学之间单纯得很。”

    “这就好,这就好。”

    看完名单后,卷起来的李泽道:“那我就先走了,等我选出三名参赛学生以后,我再和学校您说一声。”

    “对了,孙兰娜老师生病了,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不在教师公寓那边吗?”

    “昨天她打电话给我请病假,是说在什么医院接受治疗。我想让老师们过去探望她,她又说不用。反正不是在咱们厦门的医院,名字读起来还特别的别扭。”

    “那就不清楚了,我和孙老师也不是很熟。”

    “有人看到你单独去她家,我就以为你们两个挺熟的。”

    “没有的事。”

    “那你去忙吧。”

    “好的。”

    聊完以后,连茶都没有喝的李泽便起身走出了校长办公室。

    李泽想去找刘雨鸥,可因为刘雨鸥还在上课,并且不是他的课程,所以他打算晚点再和刘雨鸥谈一谈。因这名单是班主任上报的,所以李泽都搞不懂刘雨鸥的班主任在搞什么。假如刘雨鸥本身是美术特长生,那出现在这名单里还说得过去。

    可关键是,刘雨鸥是个连打线都学不会的绘画白痴啊!

    折起名单后,李泽直接将名单塞进了口袋里。

    他授课的班级正在自习,所以他径直朝教师公寓那边走去。

    在走出一段路后,李泽选择打电话给孙兰娜。

    电话会通,但没有人接,这让李泽有些不安,所以他只好打电话给柳珊珊。

    打通后,李泽问道:“她人呢?”

    “在家里,怎么了?”

    “那她怎么没有接电话?”

    “她还在睡觉,手机调为静音了。”

    “那我现在过去一下。”

    “不用了,”柳珊珊道,“现在她在睡觉,你过来不合适。”

    听到柳珊珊这话,李泽有些疑惑。

    在李泽印象里,要是他说要过去的话,柳珊珊应该会很高兴才是。所以对于柳珊珊的态度,李泽有些捉摸不清。加上校长说昨天孙兰娜请病假,说已经在厦门以外的某家医院。而孙兰娜又没有接他电话,所以他自然有些担心。

    想到此,李泽道:“那好吧,那我下午再过去。”

    “嗯。”

    没等李泽说什么,柳珊珊直接挂机。

    对于柳珊珊这冷淡的态度,李泽真觉得有问题,所以他加快了步伐。

    来到孙兰娜住处前,李泽将门贴在了门上。

    听到里头有动静后,李泽直接敲门。

    过了约半分钟,门才打开。

    看着黑眼圈有些重的柳珊珊,李泽问道:“孙老师怎么样了?”

    “你自己进去看吧。”

    柳珊珊让开后,李泽直接走了进去。

    走到卧室门口,李泽看到孙兰娜正站在床前折叠衣服,并将衣服放进旅行箱里。因孙兰娜是背对着他,所以他看不到孙兰娜的正脸。而因孙兰娜此时是穿着紫色真丝吊带睡裙,所以李泽不免打量着孙兰娜那没能完全隐藏起来的绝好身材。尤其是那双大长腿,还真的很容易让人瞩目。

    “李老师,你怎么来了?”

    见孙兰娜没有转过来,李泽觉得有些奇怪。

    在正常情况下,孙兰娜应该转过来和他说话才是,所以李泽朝孙兰娜那边走去。

    听到动静,孙兰娜的眉头皱得很紧。

    在知道李泽站在自己右侧后,孙兰娜刻意侧过了身。

    见状,李泽问道:“孙老师,你怎么了?”

    “变丑了,所以不想让你看到,呵呵。”

    “长得美丑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灵美。”

    听到李泽这话,迟疑了下的孙兰娜转了过去。

    当李泽看到孙兰娜那张脸时,李泽倒不觉得有什么。

    黑眼圈、脸色泛黄、嘴唇干燥、面颊略微凹陷,这些因素让孙兰娜看起来似乎老了好几岁似的。李泽有看过孙兰娜的素颜,所以当他看到此时的孙兰娜时,他还真的有些莫名的心疼。

    但因孙兰娜举止正常,所以李泽忙问道:“戒毒成功了?”

    “没,最近在服用我表姐帮我弄到的美沙酮,”孙兰娜淡淡道,“正在慢慢减少美沙酮的量,看能不能把毒瘾给戒了。我现在没办法教书,也不想让老师和学生看到我这副模样,所以我打算和我表姐去漳州那边待着。等哪天把毒瘾给戒了,我再回厦门。这阵子谢谢李老师你的照顾,希望能保持联系。”

    “待在教师公寓这边确实不方便。”

    “是啊,”眯着眼的孙兰娜道,“在没有服用美沙酮之前,毒瘾发作以后我就跟疯狗似的。你都不知道,我表姐身上都留着好几处我的咬痕。哎!每次熬过毒瘾以后,我都觉得自己像是刚从鬼门关爬出来似的。反正我跟我表姐去乡下,那边房子和房子之间隔着挺远。就算我再大喊大叫的,估计也不会骚扰到邻居。”

    “今天出发?”

    “下午。”

    “之前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想到了漳州那边再打电话给你,”孙兰娜道,“要是我刚刚接电话,又告诉你我要去漳州,那你肯定会过来的。反正我是希望能给李老师你留个稍微好的印象,不希望让你看到我这人老珠黄的模样。”

    “人老珠黄?”笑出声的李泽道,“孙老师,每个人生病的时候都是这样,所以你真没有必要担心这担心那的。再说了,我们是同事,同事之间怎么会在乎这个?你看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刚好我现在也有空。”

    眯起眼睛后,孙兰娜道:“我想下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