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3章 跟我进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关键是,”双手叉腰后,故意装得像个女汉子的刘雨鸥道,“凡是高考能涉及到的题目,我都已经背得滚瓜烂熟,所以我不需要再复习。老师,你可能会觉得我太自负,但我是实话实说。在这样如此无聊的环境里,我应该找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来做。显而易见,画画就是我最感兴趣的事。加上参加美术比赛能敦促我将更多时间花在画画上,所以我当然要参加咯!”

    “我说了,你没资格。”

    “我怎么会没有资格?”

    “门槛是有美术特长生,你是吗?”

    “反正我就是要参加。”

    “不行。”

    “我就是要参加,”噘了下嘴巴的刘雨鸥道,“要是不能拿名次,我随便老师你怎么处罚。就算你要终止和我之间的约定,我也愿意。”

    “校长很看重这个比赛,所以我不能冒险。”

    “要是老师你不让我参加,我可能会做出一些让老师你无地自容的事来哦!”

    “像上次那样跑到播音室唱歌吗?”

    “升级版。”

    “那这样吧,”李泽道,“假如你能在今天之内掌握打线,我就允许你参加这次的比赛。但丑话说在前头,要是在比赛之前你没办法达到我的要求,我会直接把你给替换了。对于我而言,这次的比赛也很重要。只要拿了前三,那我在暑假开设美术培训班的话,报名的学生肯定很多。要是连前三都拿不到,那对我的美术培训班的打击是很大的。雨鸥,你还小,有些不懂事,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知道这个比赛对我有多么重要。”

    “放心吧,老师,”眯起眼睛,两只手还自然垂着的刘雨鸥道,“就算我让全世界的人失望了,我也不会让老师你失望的。作为你的未来妻子,我所要做的事就是当个贤内助,让你像插上翅膀的雄鹰般飞地越来越高。”

    “然后被雷劈死吗?”

    “哈哈!”

    “哎!有时候真拿你没办法啊!”很是无奈地笑了笑后,李泽继续道,“那你中午的时候花点时间练习一下打线,下午我检验一下。差不多的话,我就让你参加培训,看你能不能达到参加比赛的水准。”

    “我现在就可以打给你看。”

    “你确定?”两手交叉在胸前后,翘起嘴角的李泽道,“我跟你说,要是有一条直线或弧线上有黑点,那我就直接判定不合格,这样你就失去参加比赛的资格了。”

    “笔纸伺候!”

    “行!”挑了下眉头后,李泽道,“跟我进来!”

    随后,刘雨鸥便跟着李泽走进了办公室。

    或许是因为他们两个人传出绯闻的缘故,所以当老师们看到李泽刘雨鸥一块走进来时,他们不大部分都显得有些惊讶,更有老师认为李泽和刘雨鸥真的有一腿。而在这些老师中,孙晓斌的表情显得有些古怪,似笑非笑的。他是一直盯着长得偏瘦,但胸大屁股翘的刘雨鸥,就好像要把刘雨鸥吃掉似的。

    打开教案,将铅笔递给刘雨鸥后,李泽道:“你就在这空白的地方打线给我看下。”

    握住铅笔,刘雨鸥很随意地在空白处打线。

    见刘雨鸥的手法很娴熟,一点儿也不像是新手,李泽不免有些惊诧。

    更让他惊诧的是,不论是直线还是弧线,真的完完全全找不到黑点。

    可以毫不含糊地说,刘雨鸥这打线技巧完全达到了李泽的要求。

    看了眼李泽后,刘雨鸥还开始对摆在办公桌上的笔筒进行速写。

    见状,李泽忙道:“好了,你可以出来了。”

    将刘雨鸥带出办公室后,李泽问道:“你以前是不是在逗我?”

    “我调戏过老师你很多次,我不记得是哪次了?”停顿之后,眯着眼睛的刘雨鸥问道,“难道是咱们一起去女厕所的那次?”

    “你一直都会画画,对不对?”

    “不对,”刘雨鸥道,“是老师你教过我,我才会的。”

    “不可能,”李泽道,“我就教过你一次,而且那次你根本就没有掌握打线的技巧。”

    “你错了,”刘雨鸥道,“在老师你第一次到我家来教我的时候,我其实学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掌握了。那时候我在考虑一件事,就是如果你知道我学得如此神速,那你会不会直接不再教了我呢?在我看来,老师你应该更会关心萌蠢萌蠢的女生,所以我就假装没有学会,将自己伪装成是一个萌蠢萌蠢的女生了。”

    听到刘雨鸥这话,李泽道:“我其实有很多东西要教你,不会说因为你学会了打线,那我就不再教你了。”

    “原来如此,那看来我自作聪明了。”

    “你帮我一个忙,”将名单递给刘雨鸥的李泽道,“今天抽空给名单上的每一个学生打个电话,让他们明天中午下课以后到办公室来,我要检验一下他们的绘画水平。要是电话打不通,就麻烦你去相应的班级通知一声。对了,每一位学生你都必须通知到位,不能说因为担心我会把你踹掉,你就故意不通知某位学生。”

    “我对自己很有信心,所以我不会搞小动作的。”

    收起名单后,刘雨鸥道:“老师,那我先走了。”

    “对了,”李泽忙问道,“一号走不走秀?”

    “每个月一号是走秀的固定时间,所以肯定走秀的,”刘雨鸥道,“周五就是一号,所以老师你是想再次混入蔷薇会所,看下师母到底有没有在走秀吧?”

    “照理来说她不可能会去。”

    “为什么?”

    “我怀疑她和林慧莲认识,”李泽道,“因为不知什么原因,上次她提早把项链给了林慧莲,之后林慧莲戴着那条项链去走秀。后面你姑姑去叫林慧莲的时候,你姑姑应该有说过我是谁,所以林慧莲就把我老婆的那条项链给藏了起来,故意放了一条相似的项链在化妆间的抽屉里。所以当你拿着那条项链给我的时候,我就觉得是我看错了。”

    “怎么可能会有两条差不多的项链?”

    “不对,不对,”李泽道,“林慧莲应该不知道你找到的那条项链的存在,她应该是胡编乱造的。她不敢让我知道她有我老婆的项链,所以就假装说是在化妆间那边找到的。假如你去找,没有找到的话,她可以说可能被其他佳丽拿走了。假如你找到一条差不多的,那就刚好帮她圆了谎。会所的化妆间是佳丽专用,抽屉里会有项链、耳环之类的首饰也是正常的。反正因为我老婆说项链丢了,所以我是认定那天晚上林慧莲佩戴的项链绝对是我老婆的那条。”

    “那师母为什么要让林慧莲佩戴相同的项链?”顿了顿后,刘雨鸥道,“这样感觉一点意义都没有吧?”

    “有意义,”李泽喃喃道,“假如那条项链相当于信物的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