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4章 自己处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信物?”显得有些困惑的刘雨鸥道,“老师,麻烦你说得仔细一点。虽然我智商很高,但我真的听不懂。反正你可以慢慢说,我第四节课迟到都没事,数学老师对我很好的。”

    “假设她们两个人公用一个身份,那就说明她们都是慕儿,”李泽道,“她们有可能和某些点过她们的会员说过这事,所以就用项链来区分谁是谁了。比如今天慕儿没有戴项链,那就是林慧莲。要是今天慕儿有戴项链,那就是我老婆。对于没有点过她们的会员而言,能不能区分她们谁是谁并不重要。但对于有点过她们的会员而言,这点就非常重要了。要说可供识别身份的信物的话,显然挂在脖子上的项链是最显眼的。”

    “假如这是真的,那师母为什么要将项链交给林慧莲?”

    “这个就搞不懂了。”

    “既然项链是师母的专属物品,那她就不可能会将项链交给林慧莲,让点过师母的会员误认为林慧莲就是师母。这么做的话,反而会让点过师母的会员反感,甚至觉得这是一种欺诈行为。要我说,她让林慧莲戴上项链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嘲讽深入蔷薇会所的老师你。”

    “她不可能知道我会去蔷薇会所的。”

    “假如知道呢?”

    “不可能,”李泽道,“知道的只有你一个人。”

    “好像是。”

    这时,上课铃声响了。

    听到后,李泽忙到:“快去上课,语数英三门课程都非常重要。”

    “那什么时候再继续这个话题?”

    “再说吧,反正我在家期间你别主动联系我就可以了。”

    “我是你的学生,我主动联系你又有什么问题?”刘雨鸥道,“反正我会乖乖的,不会发伸吟语音给你,也不会发乱七八糟的文字给你。我是萌蠢萌蠢的女孩子,所以我会问一些萌蠢萌蠢的问题的。比如我会问,老师,坐爱到底怎么进行呀?”

    说出口后,捂着嘴巴笑着的刘雨鸥便转身而走。

    看着走得十分轻快的刘雨鸥,有些无奈的李泽摇了摇头。

    第四节李泽也有课,所以他忙往办公室走去。

    整理了下教案,李泽又走出了办公室。

    刚走出没几步,跟了出来的孙晓斌便问道:“阿泽,你跟刘雨鸥是什么关系啊?”

    “师生,怎么了?”

    “不像不像。”

    看着笑呵呵的孙晓斌,心里一阵厌恶的李泽道:“就是师生,阿斌你可别误会。因为她是六月末参加省级美术比赛的三名学生之一,所以我和她联系自然会频繁一些。”

    “原来如此。”

    “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去教课了。”

    “行。”

    听到孙晓斌这话,李泽立马加快了步伐。

    看着走得有些快的李泽,孙晓斌的嘴角立马翘了起来。

    啧啧两声后,早上没有课的孙晓斌这才走进办公室。

    第四节课结束后,李泽径直朝孙兰娜住处走去。

    当他见到孙兰娜时,孙兰娜已经不再是穿着吊带睡裙,而是一件很休闲的v字领长裙。可能是因为孙兰娜以前基本都是穿黑白职业装的缘故,所以看到孙兰娜穿长裙,李泽倒是有些不习惯。就性感指数而言,李泽自然是觉得穿职业装的女人更性感,毕竟职业装能凸显她们的身段,让她们看起来更成熟更性感更让男人着迷。

    因外卖早已送到,所以两个人就面对面坐着吃了起来。

    吃了片刻后,李泽问道:“这几天你前男友还有没有骚扰你?”

    “有,”孙兰娜道,“我告诉他我在戒毒,他不相信。他还说了,我迟早会因为毒瘾发作而去找他的。其实我搬到厦门那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怕他会来找我。我得消失一段时间,直至我的毒瘾完全解除了。李老师,当你再次看到我的时候,你就会看到一个崭新的我了。其实我要谢谢你以前和我说的那些话,要不然我真没信心能坚持下去。”

    “哪些话?”

    “就是鼓励我戒毒的那些话。”

    “真的得把毒戒了,要不然你这辈子就毁了。”

    “是啊,”孙兰娜道,“等我把毒戒了,我的人生才算真正开始。不过要在他不骚扰我的前提下,毕竟我有很多视频在他手上。其实我们女人和你们男人不同,我们特别怕那种视频,尤其是我这种还没有结婚的。要是我结婚了,他突然让我老公看那些视频的话,我老公是绝对绝对不会原谅我,更会立马和我离婚。大部分男人不在乎妻子曾经交过男朋友,但容忍不了妻子和前任拍过性嗳视频,更容忍不了妻子婚前和多个男人做过爱。所以啊,我那些视频简直就像是定时炸弹,什么时候爆炸都取决于我前男友。”

    “难道就找不到证据证明你妈妈车祸的事是他一手操作的?”

    “要是他会在视频里承认,并且说出细节,那就可以当做是证据了。反正这件事等我戒完毒以后我自己会处理,就不需要李老师你担心了。”

    “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不要了,我自己会处理的。”

    “我只想问一些和蔷薇会所有关的事。”

    “为什么想问?”

    “好奇罢了。”

    “那我待会儿把他的手机号码发给你。”

    “嗯。”

    见孙兰娜只是拿着筷子,但饭菜都没有吃,李泽忙问道:“不合胃口?”

    “不是,”笑了笑的孙兰娜道,“我现在好像对吃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尤其是这种太油腻的食物。反正李老师你不用管我,你喜欢吃就多吃一点。”

    “那你平时都是吃什么?”

    “偶尔稀饭,偶尔盐巴水,偶尔什么都不吃,”摸了摸腰部后,孙兰娜道,“上个月我还觉得腰上的肉肉变多了,现在反而觉得一摸就能摸到骨头。李老师,我跟你说,戒毒简直就是最好的减肥课程。就算再胖的人,估计经历过了强制性戒毒,都会变成瘦子。”

    “这种减肥方式可不能推广,对身体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是啊,是啊,”放下筷子后,站起身的孙兰娜道,“你先吃着,我去淘米煮点稀饭。”

    因孙兰娜精神状态很差,所以李泽忙道:“我去就好,你坐着休息。”

    “谢谢。”

    孙兰娜坐下后,李泽又道:“你直接去沙发上坐着,那边舒服一点。”

    “嗯。”

    孙兰娜坐靠在沙发上后,李泽才走进厨房。

    淘完米,将电饭煲的模式调为“稀饭”后,按了下开始键的李泽才继续吃午饭。

    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李泽,孙兰娜咽下了口水。

    她是很想吃油腻一点的食物,但只要稍微沾上一些,她就会反胃,所以她也就只能望洋兴叹了。

    一会儿后,孙兰娜问道:“李老师,你觉得我有生过孩子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