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9章 随便你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待会儿他睡醒了,我再让他打电话给你吧。”

    嘟……嘟……

    见对方直接挂机,李佳雪都有些纳闷。

    她甚至在想着,李泽是不是因为妻子出轨,所以也选择出轨。

    事实上,李泽是正躺在孙兰娜住处的沙发上睡午觉。

    因李佳雪打电话的时候孙兰娜恰好从李泽身边走过,所以不希望手机铃声吵醒李泽的孙兰娜就选择了接听。在听到对方那质问的口吻以后,孙兰娜才意识到自己本不应该接这通电话。假如说是李泽的同事,那会让对方起疑心,所以在不知道这个李佳雪到底是谁的前提下,孙兰娜才选择敷衍一句后挂机。

    将手机调为静音并放在茶几上后,孙兰娜站在沙发旁静静看着李泽。

    忽而叹了一口气后,孙兰娜往卧室走去。

    当李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

    见李佳雪十二点多有打电话过来,李泽忙回拨。

    通了以后,李泽问道:“你之前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之前接电话的女的是谁?”

    “接电话?”

    “是啊,”电话那头的李佳雪道,“我之前打电话给你的时候,有个女的接了。我问她和你是什么关系,她就直接挂机了。”

    “是我同事。”

    “你在你同事家里睡觉?”

    “我睡客厅的沙发,”搓了搓脸后,李泽继续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情况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样。她是我同事,我中午在她家吃午饭。因为没有回家的缘故,所以我就直接在她家的沙发上睡觉了。她家里不止我们两个人,还有她表姐。”

    “不需要和我解释得这么清楚,反正我又无所谓。”

    “解释清楚点总是好的。”

    “幸好打电话给你的人是我,假如是你老婆,那事情就大条了。”

    “那更没事,”李泽道,“我老婆知道我中午在女同事家里吃饭。”

    “好吧,好吧。”

    “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我想在你老婆手机里安装窃听软件,”李佳雪道,“她太谨慎,短期内不可能和情人见面,所以监听是最佳选择。”

    “周四过后再说吧。”

    “为什么要周四过后?”

    被李佳雪这么一反问,李泽沉默了。

    在李泽的计划里,能决定他们夫妻俩是否离婚有两件事,亲子鉴定以及走秀。在这两件事里,起到关键作用的就是亲子鉴定。因周四下午就能拿到鉴定结果,所以李泽是觉得没有必要安装窃听软件。假如女儿非亲生,那他就会直接和妻子离婚,才不管妻子会不会去走秀,会不会被某个甚至某些会员玩弄。假如女儿是亲生,那再安装窃听软件也不迟。

    其实李泽会如此考虑还有一个原因,他怕安装窃听软件会被妻子发现。

    他妻子极为机敏,在手机被做了手脚的前提下,怎么可能会发现不了?

    正因为如此,亲子鉴定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安装窃听软件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想着,李泽道:“反正周四过后再讨论这件事吧。”

    “随便你吧,你是客户。”

    “谢谢提醒,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中午她跟三个同事一块吃午饭,期间林宇南还有去找过你老婆。林宇南是把你老婆叫到外面的大厅谈话,而且两个人还不欢而散。后面你老婆陪着于慧去逛街,结果也是不欢而散。你别问我你老婆和林宇南还有于慧到底聊了什么,因为我根本没办法离他们太近。林宇南认识我,他当然不可能让我接近。所以在没有窃听软件或者窃听器的前提下,很多事情我都没办法搞清楚。”

    “不用管她和林宇南了,他们之间没问题。”

    “你确定?”

    “嗯。”

    “别这么自信,”李佳雪道,“他们好歹以前谈过恋爱,现在因为多次相处而冒出火花也是正常的。”

    “反正周四过后再讨论这些事。”

    “妈的,我怎么感觉我跟个管家婆似的,”电话那头的李佳雪道,“反正我就是提醒你,不是要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先这样吧,要是有什么新的发现我再跟你说。对了,我老公让你有空的时候到家里来吃饭,他说想跟你唠嗑。”

    “那我有空的时候再和你说。”

    “记得提早和我说,我好去买菜。”

    “嗯。”

    又聊了一会儿,李泽才挂机。

    挂机以后,李泽便朝卧室走去。

    推开卧室的门,见孙兰娜正在睡午觉,李泽又拉上了门。

    因柳珊珊一直没有回来,有些担心的李泽还是打电话给柳珊珊。

    通了以后,李泽问道:“怎么还没有回来?”

    “怕打扰你们两个人。”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猜你和我表妹之间有发生过关系。”

    “胡扯什么呢?”有些生气的李泽道,“我和你表妹只是普普通通的同事关系!”

    “我不是笨蛋,”柳珊珊道,“如果你们关系普通,我表妹会不介意在你面前真空?就像她今天早上穿的那种睡衣,女乃子都差不多可以看到了,鬼才相信你们之间关系普通!”

    “信不信由你!”

    “我只是希望你别因为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而导致你和你老婆的感情出问题,”柳珊珊道,“我的婚姻很不幸福,最后以离婚告终。而你是我初恋,你又说你和你老婆很恩爱,所以我当然不希望你跟我表妹乱搞了。反正待会儿我把我表妹带到漳州那边去以后,你就别再联系她。等她的毒瘾戒了,我也不会允许她再回厦门。毒瘾戒了不代表不会复吸,尤其是在能再次接触到毒品的前提下。”

    “反正怎么样对她好就怎么样吧。”

    “我们再次见面以后,你对我有什么样的感觉?”

    “不知道。”

    “告诉我吧,”柳珊珊道,“我其实是想知道你是不是还爱着我。”

    被柳珊珊这么一问,深吸一口气的李泽重重呼出。

    “告诉我,求你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