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2章 恨透毒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妻子是在看一篇关于虎鲸的文章,李泽有些吃惊。

    他搞不懂妻子看这样的文章怎么会哭,所以他便仔细看了起来。

    「蒂利长6.7米,重达5吨,是全球由人类饲养的最大虎鲸,它于冰岛附近海域出生,1983年约2岁时遭被人类捕获,它也是罗里达州奥兰多海洋世界2016年3月宣布停止圈养虎鲸后,第一只去世的虎鲸。

    蒂利并不是人类的好朋友,对人类十分不友好,但是网友却说它解脱了。蒂利两岁被抓,人们在它身上涂上羊毛脂,目的是在没有水的情况下对其进行长途运输。后来它被关在冰岛一家海洋公园的水泥槽中长达1年,在这里,它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水里转圈或漫无目的地浮出水面,而在海洋中,它每天可以和其他鲸鱼一起游160公里,重要的是,虎鲸是一种群居动物。

    后来,蒂利被转移到加拿大的太平洋海洋世界,囚禁在狭窄的水池中,它被强迫1小时接1小时地表演,每天8次,每周7天。持续的压力和疲惫还导致它患上胃溃疡。当海洋公园下班后,它和2头关系不和的雌性虎鲸被集体关在一个狭窄的水舱中长达14小时,直到第二天早上公园再次营业。当蒂利没有正确完成表演戏法时,3头虎鲸都会被剥夺食物,这使得虎鲸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导致蒂利被另外两头虎鲸攻击,很长时间,它满身齿痕和血印。

    在后来,美国海洋世界把蒂利买了过来,除了让它进行表演外,还提取它的精子用来人工繁殖虎鲸。现在海洋世界的虎鲸中54%都拥有蒂利的基因。在海洋世界里,蒂利所在的水池还不及它在自然界中1天活动范围的万分之一,相当于1个人被囚禁在浴缸里。由于其攻击性,它还涉及多起事故。囚禁的压力导致它表现出异常的反复行为,例如啃咬金属门和水池的混凝土边缘,它的大多数牙齿也因此彻底磨损。

    虎鲸的平均寿命高达50年,最高可以达到90年,海洋公园的虎鲸却常常活不过20年。虎鲸需要大量的活动,又是群居动物,它们习惯一生都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生活在海洋馆里的虎鲸都是悲剧的,蒂利也用自己悲惨的一生换来了一部立法……」

    李泽刚看完,他妻子便喃喃道:“有时候我觉得人类真残忍。”

    “都是利益使然。”

    “为了自身利益,就将虎鲸囚禁起来,而且还换着花样虐待它们,”丁洁道,“它们不愿意表演,或者表演不够完美,饲养员就不给它们足够的食物,甚至是直接不给食物。要是它们还不听话,饲养员甚至还会使用暴力。其实不只是虎鲸遭到这样的对待,很多处于弱势的人也是如此,相关新闻真的太多太多了。母亲因为重男轻女虐待女儿,丈夫因为嗜酒成性虐待妻子,涉及到家庭暴力的虐待行为真的特别特别的多。老公你知道最让我难以容忍的是什么样的行为吗?”

    被妻子这么一问后,已经坐在妻子旁边并拥着妻子的李泽问道:“什么行为?”

    “养老院职工虐待老人,”丁洁道,“那些老人年事已高,基本上已经没办法独立,所以很多方面都需要养老院职工的帮忙。可有些职工看到那些老人就像是看到了濒临死亡的阿猫阿狗似的,别说照顾好老人,不虐待老人就算好的了。更搞笑的是,居然还有老婆婆因性侵而怀孕的情况。在我看来,除非实在是没办法,要不然绝对不能将爸妈送到养老院去。老人本身就孤独,本身就期待亲情,所以将老人送到养老院只会让老人变得更加孤独,更加得不到亲情。”

    听到妻子这话,深有感触的李泽道:“反正这样的事我们是绝对不会做的。”

    “老公,”依偎在丈夫怀里后,丁洁喃喃道,“我想我爸妈了。”

    “那有空的时候我跟你回去一趟。”

    “不要了。”

    “你不是很想你爸妈吗?”李泽道,“既然想了,那周末我们就一块回去看望他们。”

    “这周我不想回去,下周再说吧。廖俊超被抓,总经理职位空缺,我怕周末的时候分公司这边突然有事,所以这周末我最好还是待在市区。而且五一我爸妈似乎是要去哪里玩,我们回去可能都碰不到他们。老公,有时候我真的很害怕,我害怕女儿会嫁给那种有暴力倾向的男人,我更害怕婚后的她会时不时伤痕累累地跑回娘家。”

    “这种事根本不可能会发生,”李泽道,“到时候她把男朋友带回家来,我们两个眼睛放亮一点。”

    “关键很多有暴力倾向的人都没办法用眼睛看出来的,而且很多男人是婚后才开始有暴力倾向的。”

    “大不了叫女儿离婚。”

    “离婚不好,会被人当成是二手货。”

    “现在的离婚率越来越高,而且呈现逐年攀升的趋势,所以等到我们女儿出嫁的时候,离婚肯定已经变成了一件非常普及的事。在这样的前提下,大家就不会戴着有色眼镜看待离婚男女了。”

    “既然选择了对方,又为什么要离婚?”

    “那肯定是因为有了一些没办法调解的矛盾。”

    “老公,”侧过身搂住丈夫腰部后,丁洁喃喃道,“我们不要离婚。”

    “只要我们没有做出对不起对方的事,那当然不会离婚,”看着妻子那还残留着泪水的眼角,李泽继续道,“要是我们做出了对不起对方的事,甚至比出轨还来得严重,那这婚姻基本上也维持不了了。”

    “老公你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的。”

    “那你呢?”

    “我当然也不会,我可爱老公你了。”

    说着,丁洁还用力抱了下丈夫,并吻了下丈夫的嘴角。

    对于妻子的表白,李泽当然不相信。

    准确来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李泽对妻子其实已经没了信心,没了期待。之所以还假装恩爱,无非是因为李泽心里那团希望之火还没有彻底被冷水浇灭。要是女儿并非亲生,那希望之火不仅会被浇灭,更是会转化为愤怒之火。到了那地步,李泽轻则选择离婚,重则想将妻子以及那个让他成了接盘侠的男人活活弄死!

    “老公,孙老师怎么样了?”

    “她下午已经和她表姐回漳州了。”

    “吸毒后再戒毒的人真可伶,”丁洁道,“就像是一只被关在牢笼里的动物,一点尊严都没有。”

    “就像那只虎鲸,对吗?”

    “是啊,所以绝对不能吸毒,”丁洁道,“我恨透毒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