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6章 天经地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抓着刘雨鸥肩膀并往后退了两步后,故作严肃的李泽道:“我说过了,在学校里别这样子。”

    “ok,”笑嘻嘻的刘雨鸥道,“待会儿离开了学校,咱们再这样子。”

    “你是在故意歪曲我的意思。”

    “有吗?”刘雨鸥道,“我这个人萌蠢萌蠢的,所以我真不是在歪曲老师你的意思。”

    “在学校里要和我保持距离,我不希望咱们两个人的绯闻进一步升级。我准备在学校附近吃点东西,之后再开车送你回去。当然了,假如你愿意自己挤公交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

    “有专车接送,我干嘛要挤公交?”

    “只送不接。”

    “老师,你这逻辑就有问题了,” 刘雨鸥道,“我们一块去吃饭,你再送我回家。就逻辑而言,你到我家的时候已经是一点二十左右了。到时候我会邀请你跟我一块午休,所以在睡到两点左右,我们两个人会一块起床,之后你再开车送我来学校。这是最符合逻辑的情况,难道老师你打算做一些不符合逻辑的事?”

    “我对逻不逻辑的不感兴趣。”

    “那老师你只对我感兴趣咯?”

    说这话的时候,刘雨鸥还故意挺了挺胸。

    看着发育良好的刘雨鸥,有些无奈的李泽道:“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当然要做一些不符合逻辑的事。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一个你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

    “难道是只有成年了才能去的地方?”

    李泽没有说话,而是往楼梯口走去。

    见状,刘雨鸥只好跟了上去。

    歪着脑袋看着李泽的侧脸,刘雨鸥道:“其实老师你刚刚挺酷的,尤其是将他们两个人说得直接闪人的时候。幸好这次是你带队,如果是其他老师带队,那刚刚我绝对已经被冒名顶替了。那个周骏也真不要脸,居然敢跟我抢名额。老师,幸好你是站在我这边的,要不然我只能非常委屈地离开了。”

    “其实我不想你去参加,我真怕影响到你高考的发挥。”

    “只要我健健康康的,那我绝对能发挥出自己最佳的水平。”

    “别骄傲,骄傲是魔鬼。”

    “我觉得我……”

    因李泽的手机突然响了,刘雨鸥就没有再说话。

    见是校长打来的,皱了下眉头的李泽还是接通。

    “李老师,为什么周骏会落选?”

    “周老师有和你说过我们是怎么选学生的吗?”

    “有,”电话那头的校长道,“但她说你有可能做了手脚,故意选出刘雨鸥画的画。”

    “我是没有做手脚。”

    “你肯定做手脚了,”校长道,“我昨天给你名单的时候,你还说刘雨鸥不是美术特长生,怎么今天她就突然被选上了?李老师,我不管你和刘雨鸥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我希望你能正视这次的省级美术比赛。不要因为她是你的小情人,你就给她走后门。反正你把她给我刷了,把名额给周骏。”

    听到校长这盛气凌人的话,李泽自然更加恼火。

    “刘雨鸥是凭本事入选的,凭什么要我把她刷下去?”李泽义正言辞道,“赵校长,我跟你说。假如你希望能拿名次,那就不要插手这事。你还记得你上周是怎么和我说的不?你说这次比赛全权交由我来处理。”

    “我是校长!谁娶参加比赛是我说了算!”

    “那行,那你带队吧。”

    “狗屁东西!”校长骂道,“李泽!我给你脸你却不要脸!这次比赛的事你不要插手了!我会让别的美术老师带队!反正我一定要让周骏去参加比赛!”

    “行,”李泽道,“那你就叫其他人带队吧,反正我对这种浪费时间的事也不感兴趣。”

    没等校长说话,李泽直接挂机。

    刘雨鸥大概知道了情况,所以她道:“老师,要不就把我给刷了吧。我觉得我应该将重心都放在学习上,不应该放在画画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上。而且我知道老师你想开办美术培训班,所以要是这次带队能拿名次,到时候这也是吸引学生报名美术培训班的招牌。”

    “我这个人不喜欢委曲求全,所以就让别人去整吧。”

    “老师,我……”

    皱紧柳叶眉后,刘雨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所以跟在李泽旁边的她是落寞地低下了头。

    看到刘雨鸥这好像做错事的模样,李泽笑道:“其实我这个学期教了就打算辞职,到时候我办美术培训班的话,你这个小跟班记得来帮我的忙。”

    “嗯!”

    “可惜你不能去参加比赛了,”李泽喃喃道,“要是你能拿名次,到时候倒是可以当我的助手。那些学生知道你参加过比赛还得了奖,肯定也会把你当做学习榜样,所以你自然也就有资格教他们了。”

    “老师,你别再继续说了,”眼眶红了的刘雨鸥哽咽道,“这会让我觉得是我对不起你的。”

    见状,李泽忙道:“别哭,我怕被学生们误会。”

    “但……但我真觉得我做错了……呜呜呜……”

    见刘雨鸥直接哭了出来,李泽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

    抽出两张纸张,又拿开刘雨鸥那在揉眼睛的手以后,李泽便帮刘雨鸥擦眼泪。他们现在是站在一楼和二楼拐角处,加上已经十二点多,所以这栋楼基本上是没有学生在走动了。要不是这样,李泽也不敢贸然帮刘雨鸥擦眼泪。

    见刘雨鸥的眼泪还在往外冒,李泽道:“别哭了,你是想提早进入更年期吗?”

    “哪有那么夸张啊!”

    “反正你别哭,哭多了是很容易长皱纹的,”李泽道,“女人是水做的,当体内的水分流得太多时,皱纹就会出来了。你看那些哭多了的女人多可怜?整天还要涂什么保湿霜,为的就是阻止剩余不多的水分流出来。”

    “那我们以后岂不是不能做嗳了?”

    听到这话,有些错愕的李泽忙道:“你能不能别如此正大光明地说出这种话来?”

    “夫妻做嗳天经地义,我说出来又有什么问题?”

    “第一,我们现在还不是夫妻;第二,这里是学校。”

    “好吧,”深吸一口气后,刘雨鸥道,“老师,亲我一下,这样我就不会再流泪了。”

    “不要。”

    “那我就继续哭,”眨了眨大眼睛的刘雨鸥道,“而且我还要哭得歇斯底里的,把保卫科的老师都吸引过来。到时候他们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说你故意把我一个人留在办公室里,之后打算姓侵我。”

    “有时候真拿你没办法,跟个淘气包似的。”

    说着,李泽勾起了刘雨鸥的下巴。

    对于这种手势,少女一般都难以承受,所以刘雨鸥的脸蛋瞬间通红,心跳更是加快,满怀期待的她还闭上了双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