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0章 血型真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泽之前还彬彬有礼的,现在却像一只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野兽,所以包括刘医生在内的多名医护人员都被转变得太快的李泽给吓到了。

    推了推眼镜后,站起身的刘医生问道:“请问哪里错了?”

    “我女儿的血型是a型血!根本就不是b型血!”

    “那麻烦把鉴定报告拿给我看下。”

    听到刘医生这话,李泽走了过去。

    接过气呼呼的李泽递来的鉴定报告后,仔细看了一遍的刘医生问道:“李先生,你确定你女儿是a型血?”

    “当然!我是她爸爸!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的李泽道,“我和我老婆都是a型血!所以我们的女儿只可能是a型血或者o型血!绝对不可能是b型血!”

    “那要是你认为这份鉴定报告有问题,可以重新做一次,”顿了顿后,刘医生又补充道,“要不然干脆你把你女儿带到我们医院来,带她去验一下血型。只要五到十分钟,结果就会立马出来了。”

    “你们是认定鉴定报告没问题了?”

    “我们认为是没问题,但既然李先生你认为有问题,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验一下你女儿的血型。只要她是a型血,那就说明是我们工作疏忽。但要是她是b型血,那就说明这份鉴定报告是没问题的。”

    听到刘医生这话,李泽立马转身而走。

    “这份鉴定报告先放我们这边,李先生你验完血型了再过来拿啊。”

    李泽离开科室后,一旁的护士问道:“刘医生,他这是不愿意接受事实吧?”

    “很多当爸爸的都是如此,”刘医生叹气道,“所以随着性观念的进一步开放,胡来的现象真的是越来越多。男人在外面胡来的代价很小,毕竟不会怀孕。女人在外面胡来的代价可就大了,假如怀上其他男人的孩子的话。悄悄做了人流手术还好,最可悲的是有些女人觉得老公不会发现,所以就当老公喜当爹。”

    “是啊,是啊。”

    刘医生和护士聊天之际,李泽已经走进了电梯。

    此时李泽的脸色极为难看,就跟凶神恶煞没什么区别。

    他知道女儿的血型是a,而鉴定报告上写着的却是b,这说明那份鉴定报告绝对有问题。

    在明知有问题的前提下,刘医生还不肯承认错误,这还真的是有够搞笑的!

    反正因为血型有误,李泽是绝对不相信那份鉴定报告是真的!

    离开医院,坐上车的李泽立马朝幼儿园的方向驶去。

    接到女儿,李泽又赶往医院。

    来到医院后,被李泽抱在怀里的薇薇显得很害怕。

    因为体质弱的缘故,薇薇以前没有少打针。所以只要看到白衣天使,薇薇会本能地联想到打针。在说不想进医院无果的前提下,害怕的薇薇只好抱着身为她爸爸的李泽的脖子,两只眼睛还有些红。

    将女儿带到采集血液的窗口前,他女儿直接哭了起来。

    因为,他女儿看到有人正在被采集血液。

    摸着女儿后背,李泽安抚道:“宝贝乖,待会儿爸爸带你去买冰淇淋。”

    “我不要吃冰淇淋,”双眼被泪水点缀得更加明澈的薇薇哭道,“我也不要打针,我要回家,我要找妈妈。”

    吻了下女儿的脸后,李泽道:“待会儿爸爸就带你去找妈妈。”

    “我现在就要去,我现在就要去。”

    哭闹的同时,薇薇还使劲挣扎着。

    这时,一名护士走了过来。

    将一颗牛轧糖递到薇薇面前后,护士道:“小妹妹,这颗糖是给你的奖励,只要你不哭。”

    看了看护士,看了看牛轧糖,将小脸贴在李泽脸上的薇薇继续哭着。

    见状,护士显得有些尴尬。

    “谢谢,”接过牛轧糖的李泽道,“我女儿以前身体不好,没少来医院,所以她对医院都有些恐惧。在看到那边有人在采血,她就更害怕了。”

    “小孩子会怕来医院是正常的。”

    “也是。”

    笑了笑后,护士便走开了。

    在轮到薇薇采血时,薇薇哭闹得更加厉害。

    因只要在指头上轻轻扎一针,所以薇薇采集血液的过程倒是非常简单。当然因为感觉到了疼痛,所以薇薇还是嚎嚎大哭着。但在护士帮忙贴上创可贴,李泽又将剥好的牛轧糖送到薇薇嘴边后,薇薇便没有再哭。

    因要到一楼打印血型报告,所以李泽是带着女儿去坐电梯。

    “爸爸,”显得有些兴奋的薇薇竖起了贴着创可贴的手指,并问道,“我刚刚是不是很勇敢啊?”

    “是是是,”吻了下女儿的脸后,李泽道,“你是世界上最勇敢的宝贝,所以以后打针的时候可不能哭啊。”

    “我不要打针,我又没有生病。”

    “那你以后要乖乖听爸爸妈妈的话,这样才不会生病,才不用打针,知不知道?”

    “嗯!”

    在一楼打印报告的地方等了十五分钟,李泽便将就诊卡上的号码报给了工作人员。

    打印出来以后,工作人员将血型报告递给了李泽。

    当李泽看到上面写着他女儿的血型是b型时,李泽顿时觉得后脑勺像是被人用榔头敲了下。他明明记得女儿的血型是a型,怎么可能会是b型?要是李泽没有记错的话,在女儿出生不久,他妻子还特意给他看了一份含有血型的诊断书。那是他妻子带女儿去医院看完病回来,他妻子特意把诊断书给他看的。还说可惜不是o型血,说o型血是最强血型,也是最完美的血型。也正因为那次他妻子所说的话,李泽才记住女儿的血型是a型。

    可为什么他女儿的血型却是b型?!

    这岂不是意味着,当初他妻子是拿了一张假的诊断书给他看?

    操!

    瞬间,李泽明白了妻子这么做的动机!

    他和妻子都是a型血,不可能有b型血的女儿。

    在得知女儿的血型是b型血以后,担心被他知道的他妻子就特意弄了一张假的诊断书,还特意在他看到诊断书的前提下聊起血型的事,以让他潜意识地认为女儿的血型就是a型。加上他一直都很信任妻子,所以也不会想着女儿是否不是亲生。而且平时看病的时候,也很少会检查血型,所以李泽自然而然就认为女儿的血型是a型!

    真是个恶毒的女人!

    “爸爸,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听到女儿这话,李泽眼睛瞪得很大。

    他虽然紧紧抱着女儿,但他却萌生了将这野种直接活活摔死的念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