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2章 简直有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到妻子那可怜巴巴的模样,不再心疼而是更加愤怒的李泽质问道:“孩子到底是谁的?!”

    丁洁从未看到丈夫如此生气的模样,所以她吓得浑身哆嗦了下。

    见妻子不肯开口,李泽再次问道:“我问你,孩子到底是谁的?!”

    “我……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你在怀上薇薇的时候到底被多少个男人搞过?!”

    “不是的,不是的,”视线模糊了的丁洁忙解释道,“薇薇不是你的女儿,也不是我的女儿,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的女儿。我进入产房以后,你被你妈给叫走了,所以当我和孩子一块被送到病房里时,病房里就只有我一个人。那时候麻药药效还没过,我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当我听到你的声音并睁开眼时,我吓坏了。因为我生的明明是儿子,但却变成了女儿。所以在我昏睡期间,应该是有人把孩子给掉包了。”

    听到妻子这话,完全不相信的李泽道:“不可能有这样的事,这是犯法的。”

    “但真相就是如此。”

    “我不信,”李泽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绝对会跟我说这件事的。你是妈妈,你的骨肉被人给掉包了,你会不说出来,而是选择抚养一个连生父生母都不知道是谁的女婴?”

    “正常情况下我是不会这样,但那天的情况非常特殊,所以我才会这样,”丁洁道,“我怀孕以后,你们全家人都对我很好,你妈妈还整天唠叨着要抱孙子。某天我问她,假如是孙女可怎么办啊?她的脸立马就黑了下来。后面她去求签,结果菩萨说我怀的是女儿。从那天开始,你妈对我就特别不好,根本就没有顾及我是个孕妇。你知道最让我心痛的是什么吗?某次她在给大姨打电话时,她居然说想让我去做人流手术,这样或许下一胎就能生个儿子。那天我是刚午休起来,在听到她这话以后,我吓得浑身直冒冷汗。我就觉得她根本就不是我婆婆,而是一个无比恶毒的女人!”

    “不可能,我妈不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你打电话问她!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我只想知道我儿子哪去了。”

    “因为你妈这态度,我对她真的特别心寒,”丁洁道,“而生孩子那天,最最让我心寒的还是你李泽。因为你妈认定我肚子里的是女儿,所以她都不让人来医院陪我生孩子。在被推入产房的时候,我以为你会一直在外面等我。可当我出来的时候,你却没有在。你知道那一刻我有多绝望吗?我就觉得你也不要我跟孩子了,那一刻我甚至有直接提出离婚的打算。后面发觉孩子被人掉包以后,我是想和你说的。但我觉得掉包了也挺好,反正你们一家子都认为我生的是女儿!那就当做我生的确实是女儿得了!”

    “你简直就是有病!”李泽气呼呼道,“你居然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要!”

    “你还好意思骂我?”丁洁反驳道,“如果你有把我当成是你老婆,有把我肚子里的孩子当成是你的孩子,那你会在中途溜走吗?换做是任何一个孕妇的老公,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那时候我有问你去干嘛,你说你妈叫你回家一趟。你就是这样轻描淡写,就好像你妈比正在生孩子的我来得重要似的。要不是你回来以后对我嘘寒问暖的,而且还显得特别喜欢女儿,我真的很想直接跟你离婚。”

    “是我爸打电话给我,说我妈突然昏过去了,要不然我也不可能会跑回家的。”

    “然后呢?”

    “结果是他们两个合起来骗我,”李泽道,“我妈这个人重男轻女非常严重,他觉得生个女儿的话,都没办法在亲戚朋友面前抬起头来。加上她觉得就算我没有在,你家那边也会有人在医院,所以就把我给骗回去了。在知道这情况以后,我就第一时间赶回医院。”

    “在正常情况下,除非世界末日,否则当老公的都不应该离开。再说了,那时候在医院陪着我的人只有你,我家那边根本就没有人过来。所以你是在明知医院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前提下离开了医院,这是最让我心寒的地方。要是那时候我出事了,你良心上过得去吗?”

    “我以为一个来回,你还不会把孩子生下来。”

    “以为以为以为,真的是有够搞笑的。”

    看着妻子脸上的巴掌印,李泽心情极为复杂。

    一方面他觉得妻子说的有可能是真的,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妻子是在撒谎。

    要验证真假,只要带着妻子和女儿再去做一次亲子鉴定就可以了。

    如果他妻子说的是真的,他能原谅他妻子吗?

    就心理感受而言,李泽不想原谅。

    就算他妻子恨他,也不应该不将孩子被掉包一事告诉他。

    身为妈妈,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李泽很想和妻子理论,但他知道妻子会以他离开医院为由来反驳他,所以他是打算让妻子和女儿做一次亲子鉴定,以验证他妻子说的是真是假。

    “你知道吗?”丁洁道,“就算到了现在,我还是有些恨你妈。我见过不少重男轻女的人,但没想到她会将这个特质表现得如此彻底。难道在她眼里,女儿就不是人,是猪是狗吗?居然在给大姨打电话的时候,会那么坦然地说打算让我把孩子给打了。你知道我听到这话后有多害怕吗?我甚至害怕她会直接买那种堕胎药掺进汤里。所以在她和大姨说的第二天,我就直接回了娘家。虽然我爸妈也不怎么喜欢我,但至少他们不会想出如此歹毒的事来。”

    “你应该和我说这事的,我会和我妈沟通的。”

    “你是孝子,沟通不了的,所以不想让你被夹在中间的我只能选择妥协。现在我和你妈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吗?这就是我妥协的成果。”

    “假如我没有带着女儿去做亲子鉴定,你是打算瞒我一辈子吗?”

    “是,”丁洁道,“我们早就将薇薇当成亲生骨肉了,所以我自然不想再节外生枝。你可以说我冷血,也可以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或者老婆,反正我是考虑到了你和你家人的感受,所以才打算瞒你们一辈子的。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我们的儿子也不知道被谁抚养了,所以要是薇薇并非我们亲生的事传开了,那对谁都不好。”

    听到妻子这话,有些痛心的李泽反问道:“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儿子可能是被人贩子抱走的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