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3章 变得冰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可能是人贩子,”丁洁道,“假如是人贩子,那人贩子就会直接抱走孩子,而不是选择调包,所以只可能是某个很想要儿子的家庭。其实我们没有必要再去纠结这件事,反正已经发生了。在我看来,所谓亲情其实和血缘没有关系,所以我们完全可以继续将薇薇当成亲生女儿来对待。至于我们的儿子,我们也没有必要去打扰。”

    听到妻子这颇为冷漠的话语,李泽心里有些烦躁。

    他总觉得妻子说的是假的,因为他妻子这意思就是让他别再追查,默认薇薇就是亲生女儿。

    要是他真的听信了他妻子这话,他很有可能会变成一只彻彻底底的绿毛龟。

    毕竟女儿又可能是他妻子和另一个男人的野种,只不过他妻子担心事情败露,所以才特意说被人掉包了。要证明真伪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是让他妻子和女儿一块做亲子鉴定,另一个办法就是去当年给他妻子接生的那医院问个究竟。

    不过以李泽的了解,医院那边肯定是会推脱得一干二净。

    那么,亲子鉴定显然就是最佳途径了。

    想到此,李泽道:“我要你和薇薇做一下亲子鉴定。”

    听到这话,眉头立马皱紧的丁洁问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抱歉,最近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了。”

    “反正你就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叹了一口气后,丁洁道,“我和女儿一块去做亲子鉴定当然没问题,但我有一个要求。只要你答应了我这个要求,那我明天就跟女儿一块去做亲子鉴定。”

    “什么要求?”

    “我要你写一份保证书,”丁洁道,“假如我和薇薇有血缘关系,离不离婚由你决定。你要离婚的话,我可以净身出户。但如果我和薇薇没有血缘关系,你都不能跟我离婚。如果你要跟我离婚,那所有家产都归我所有,你净身出户,薇薇也由我来抚养,你没有权利来探视她。”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眉头皱得非常紧。

    很显然,这样的保证书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好处。

    一旦薇薇和他妻子没有血缘关系,那他就等于受制于他妻子。

    就好比明晚他妻子要是去参加了走秀活动,而因为保证书的限制,他连让他妻子净身出户的权利都没有。更搞笑的是,被净身出户的人将是他,而他还将失去薇薇的抚养权。

    只要薇薇是被掉包的,那李泽还是会像对待亲生女儿那样对待薇薇,所以他当然不希望和妻子离婚以后还要失去薇薇。

    但要是他不答应的话,他妻子应该就不肯去做亲子鉴定吧?

    想了下后,李泽道:“写保证书也没问题,但必须加入一个限制条件。假如在我们维持婚姻期间,你有和我以外的男人发生过关系,那这份保证书无效。”

    听到丈夫这话,干干一笑的丁洁道:“看来你自始自终都没有相信过我。”

    “不是不相信你,是为了填补保证书的漏洞,”李泽道,“假如薇薇和你也没有血缘关系,日后某天你又出轨的话,那我岂不是要被净身出户,甚至连薇薇的抚养权都拿不到?所以要是加上我说的这个限制条件,那这份保证书就没问题了。”

    “行吧,”丁洁道,“那你起草保证书吧,我先去上个厕所。待会儿就不一起吃饭了,弄好了保证书我就先回公司了。”

    听到妻子这冷淡的话语,没有吭声的李泽朝主卧室走去。

    拿了笔纸,李泽便开始写保证书。

    对于他而言,只要这份保证书写出来了,那对于他们两个人的感情显然也是一种打击。其实从他一巴掌打在他妻子脸上的那一刻开始,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就出现了裂痕。而因认定妻子的耻毛是被其他男人剃掉,并且他妻子有和其他男人发生过关系,所以李泽也不愿意退让,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地写着保证书。

    在听到卫生间传来妻子的哭声后,皱了下眉头的李泽继续写着。

    而卫生间里的丁洁正蹲在地板上痛哭着。

    她是捂着嘴巴,还将脸埋在胳膊上,但哭声还是传了出去。

    随着哭泣,她的娇躯颤抖得特别厉害,就仿佛置身于寒冬。

    哭了十来分钟,丁洁才扶着墙壁站起来。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丁洁轻轻摸着自己的右脸。

    因为丈夫那一巴掌实在是太用力的缘故,丁洁的右脸现在已经肿了起来。

    擦了擦眼泪,又拧了把毛巾擦了擦脸后,双眼红肿的丁洁这才走出去。

    而,她丈夫已经将写好的保证书放在了茶几上。

    “你看下,”李泽道,“要是没问题的话,就在这上面签字吧。”

    走过去后,丁洁拿起了保证书。

    看完后,拿起钢笔的丁洁便在右下角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只有一份吗?”

    “嗯。”

    “那放在谁那边?”

    “你那边吧?”李泽道,“反正这份保证书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

    “有意义的,只是你现在不明白。”

    干干一笑后,丁洁将折好的保证书放进了包里。

    和丈夫对视数秒后,皱了下眉头的丁洁道:“那我先回公司了,明天再跟你们去医院做亲子鉴定。”

    “你不用去,”李泽道,“你只要留几根带有毛囊的头发给我就可以了。”

    “不是要用血液吗?”

    “现在科学技术很发达,带有毛囊的头发也可以。”

    “但我觉得一块去会更好,”丁洁道,“万一我给你的头发没办法做亲子鉴定,那我直接让医院的人采集我的血液样本就可以了。”

    “不用,肯定可以。”

    “那好吧,”坐在沙发上后,丁洁道,“那你来拔吧。”

    走到妻子面前,李泽伸出了手。

    将妻子的头发往上压后,李泽轻轻捏住了数根。

    迟疑了下后,李泽还是用力一拔。

    因为突然产生的疼痛,丁洁一把抱住了她丈夫的腰部,但她又慢慢松开。

    将带着毛囊的头发放在纸张上后,李泽道:“路上小心点。”

    “我知道,”站起身后,用手指理了理头发的丁洁道,“我总觉得我们之间需要冷静冷静,毕竟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所以我这两天就不回来了。我想在慧姐那边待个两天,顺便理一理咱们之间的事。这两天就麻烦你负责照顾薇薇,千万别带她去吃炸鸡薯条之类的垃圾食品。对了,鉴定结果什么时候会出来?”

    “周日或者周一。”

    “嗯,”很是牵强地笑了笑后,丁洁往外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