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4章 乌云压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妻子离开家以后,李泽紧紧盯着那几根头发。

    对于妻子刚刚说这两天不回家,李泽只觉得很恶心。在正常情况下,这样夫妻吵架的话,一方在亲戚或者同性朋友家里住个一两天很正常。可关键,明天是周五,是蔷薇会所走秀的日子。他妻子选择在如此敏感的时间点分居两天,不就是想趁着这机会去走秀吗?

    走完秀,他妻子或许又会回到家里,继续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

    可经过了刚刚所发生的事,李泽知道一切已经回不到从前,不管他妻子明晚会不会去走秀。

    长长叹了一口气后,觉得浑身疲惫的李泽靠在了沙发上。

    到底,薇薇和他妻子有没有血缘关系?

    对于这问题的答案,显然只有做完亲子鉴定才知晓了。

    李泽原本想抽根烟,但最终他是选择拿着带有毛囊的头发离开家。

    在他快要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他看到妻子上了一辆私家车,并看到嘉杰调查事务所那边的小车有跟了上去。因为妻子现在下班基本上都是用滴滴打车,所以哪怕看到妻子坐着私家车离开,李泽也不会想着车主会不会是奸夫。或者说就算是奸夫也无所谓了,因为他认定他妻子明晚会去走秀。只要明晚当场抓到了他妻子,那不管他妻子和薇薇有没有血缘关系,他都可以选择离婚。加上他妻子的不检点,被他妻子收着的那份保证书也会无效化,所以离婚的主导权以及薇薇的抚养权依旧是在他手里。

    当李泽开车来到女儿所在的幼儿园时,幼师正在哄他女儿睡觉。

    因为不确定医院科室那边中午有没有人上班,所以李泽是打算下午两点以后再带女儿去医院。加上他还没有吃午饭,所以他就在幼儿园附近找了个地方吃午饭,之后是躲在车里静静抽着烟。

    抽完第一根,李泽打电话给他妈妈。

    打通以后,李泽问道:“吃饭了吗?”

    “早吃过啦,怎么了啊?”

    “妈,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啊?”

    “关于小洁怀孕期间的事,”皱紧眉头的李泽问道,“你是不是有和我大姨聊过让小洁堕胎的事?”

    “谁说的啊?”

    “那天中午小洁午休起来,她不小心听到了你给我大姨打电话,你在电话里和我大姨这样说的。你这话把她给吓到了,她吓得第二天就回了娘家。”

    “我那是在跟你大姨开玩笑,我咋能会让儿媳妇堕胎啊?”

    听到这话,李泽哑然一笑。

    没想到,这是真的。

    叹了一口气后,李泽问道:“妈,这个儿媳妇你喜欢吗?”

    “当然喜欢,那么懂事。”

    “但在她没有在医院里照顾你之前,你很讨厌她,对不对?”

    “那叫还没有深入了解。”

    “反正就是讨厌,”李泽道,“其实要不是她一直迁就着你的话,你们之间可能早就吵得翻天地覆了。假设她的性格是母老虎,你们更可能已经老死不相往来了。所以在处理婆媳关系上,她做得确实很好的。至于我呢,在她生孩子的时候,我确实没有尽到一个老公该有的义务,所以她恨我也是应该的。”

    “阿泽,你们吵架了?”

    “是啊,”李泽道,“因为当年我没有在产房外面守着,又因为最近有些事不太顺,所以我们两个人就吵了一架。不过没事,反正晚上坐在一块聊一聊,又能好起来了。”

    “当年确实是我不好,我也跟她认过错了。”

    “嗯。”

    “我待会儿打个电话给她。”

    “别打了,”李泽道,“她在公司加班。”

    “那要是你们明天还没有和好,你就和我说啊,到时候我过去做做她的思想工作。在了解她以后,我才发觉她是天底下最好的儿媳妇,所以要是你们吵架了,你要尽量迁就着她。记住啊,老婆好找,但好老婆不好找,要不然现在离婚的男女咋那么多啊?我隔壁老王的儿子就跟儿媳妇离婚了,也不知道为嘛。”

    “妈,就先这样,我差不多该午休了。”

    “要是没办法和好,记得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啊!”

    “行,那就先这样。”

    “嗯,有空可以回来吃吃饭,这么的近。”

    “晓得。”

    挂机以后,靠在座位上的李泽静静望着窗外。

    见高空乌云笼罩,李泽就知道快要下雨了。

    但在李泽看来,真正的暴风雨应该是在明晚。

    因还没有和刘雨鸥聊过混入蔷薇会所一事,所以李泽忙打电话给刘雨鸥。

    “喂。”

    听到刘雨鸥那有些慵懒的声音,李泽问道:“睡醒了没有?”

    “木有。”

    “那你再睡一会儿,我两点以后再打电话给你。”

    “不用了,”声音清楚了不少的刘雨鸥道,“老师,我已经被你搞清醒了,你有什么话就快点说吧。”

    “明晚能不能让我混入蔷薇会所?”

    “没办法了,” 刘雨鸥直言道,“昨晚我姑姑在我这边过夜的时候,她明确和我说了。她说绝对不允许我再带你进会所,而且她已经和保安打过招呼,所以我以后都没办法带任何人进蔷薇会所,不管是男是女。假设我真的带了,保安也会检查身份证。要是知道你是李泽,保安会第一时间把你赶走,还会告诉我姑姑这事。这样的话,我以后也不可能再进得了蔷薇会所了。反正我姑姑怕你闹事,所以才下了最后的通牒。怎么了?老师你怀疑明晚师母会去走秀?”

    “不是怀疑,是百分百。”

    “不可能吧?”刘雨鸥道,“假设她和林慧莲是认识的,那她已经知道上次你去蔷薇会所逮她的事了。在这样的前提下,她还敢去会所走秀的话,那不是跟单脚走钢丝没什么区别吗?只要她有脑子,她就不可能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来。”

    “正因为她有脑子,她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李泽道,“当初我让你姑姑看她的照片时,你姑姑的脸色很不对劲,这说明你姑姑是认识她的。加上你姑姑昨天特意跟你说了那些话,更证明你姑姑是在帮她。她明晚去走秀,而你姑姑会确保我进不了蔷薇会所,这样她在里面跟会员怎么互动,甚至在三楼被会员怎么搞,我都不会清楚。”

    “不可能啊,她难道敢在外面过夜?”

    “我刚刚跟她吵架了,”叹了一口气的李泽道,“以前吵架的时候她都会让着我,这次没有让。吵到后面,她说她会在同事家里住一两天,让彼此冷静冷静。冷静个屁,她就是想去蔷薇会所那边走秀。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会在周六中午以后回到家里,还会说‘老公我们以后都不吵架’这样的话,然后继续伪装成贤妻良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