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5章 博弈之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也太恶心了吧?”

    “本来就是啊,”苦笑了下的李泽道,“所以出轨的女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出轨以后还会伪装成贤妻良母的女人。因为她伪装得很好,所以要是我直接提出离婚,并将知道的事告诉我爸妈,我爸妈绝对不会信的。他们会相信她真的是在公司的卫生间里剃的毛,更会相信她没有去蔷薇会所走过秀。”

    “那这次捉奸就由我来负责吧,”刘雨鸥道,“我还可以进出蔷薇会所,到时候我去化妆间。要是找到了师母,我会直接拍照以及录像,让她再也狡辩不了。”

    “她肯定有考虑过你会出现。”

    “老师,”电话那头的刘雨鸥道,“按照你的推断,师母早就知道咱们两个人的关系了?”

    “假设她和林慧莲认识,那就绝对是了。”

    “那真的太可怕了!”

    “有什么可怕的?”

    “反正我就是觉得很可怕,” 刘雨鸥道,“我一直以为掌握主动权的是我们,没想到压根不是。老师,你怎么现在才和我说这事啊?都把我吓出一身冷汗了。”

    “在我和你说我老婆和林慧莲应该认识时,我以为你就知道了。”

    “我那时候没有想得那么仔细。”

    “那现在知道也不迟,”李泽道,“这其实很像打战,双方都知道彼此的兵力,但不知道对方会如何运用。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你姑姑是站在她们那边的,所以局势对我们来说很不利。最佳办法估计还是由你进入蔷薇会所,再想办法把我老婆找出来。只要她是在蔷薇会所,那我就会直接和她离婚。不管她有没有在走秀,更更不管她会不会和会员搞上。”

    “那要是你跟师母离婚了,我们是不是能开始同居了呢?”

    “你能照顾好薇薇吗?”

    “当然可以!”

    “算了吧,”李泽道,“你还得读大学。”

    “我可以不读大学的,”刘雨鸥道,“等参加完美术比赛,我们就一起经营培训班。因为我有存款,所以培训班的事随随便便都可以搞定。假设老师你还要聘请美术老师的话,那费用也可以由我来出。反正只要老师你肯跟我在一起,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其实很普通,为什么喜欢我?”

    “喜欢一个人靠的是感觉,爱上一个人靠的是相处。”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优点。”

    “老师你的优点很多啊,”刘雨鸥道,“反正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所以我现在激动得都睡不着觉。明晚抓到师母以后,老师你就会和师母离婚,这样我们两个人就能开始同居了。”

    听到刘雨鸥这显得很兴奋的话语,李泽只觉得非常不实际。

    刘雨鸥真的太年轻了,跟他完全不配。

    或许不能说是不配,应该说是不搭。

    一则年龄差距太大,二则刘雨鸥还必须完成大学学业。

    但李泽也不想打击刘雨鸥,所以他是道:“这些事就等我离婚以后再说吧,没有离婚之前就尽量别提。”

    “要是明晚抓到了师母,你会和师母离婚吧?”

    “我不是那种喜欢戴着绿帽的男人。”

    “晓得了,那明晚的事就交给我处理吧!”

    “还得考虑一种可能性,”李泽道,“假设我老婆真的去了蔷薇会所,那你姑姑绝对不可能会让你接近我老婆的。所以最大的可能性是保安看到你以后就会通知你姑姑,之后你姑姑会让你待在某个地方,甚至是直接把你给赶走。我老婆绝对有把你考虑进去,所以不可能让你在会所里招摇。”

    “那就让佳佳负责!”

    “要是她们没有把佳佳考虑进去,但倒是可以。”

    “我待会儿给佳佳打个电话,跟她说一下这事。”

    “我其实不想让佳佳知道,”李泽道,“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关键不让佳佳知道的话,佳佳就没办法帮我们了。她必须知道师母明晚可能会参加走秀,更要知道你想要师母待在蔷薇会所期间的照片以及视频。这样的话,她才会知道该怎么办。不行,不行,佳丽的手机也会被收缴。而且蔷薇会所有专门干扰手机信号的设备,以防止有人转播之类的。”

    “那就麻烦了。”

    “总会有办法的。”

    “还有一天多的时间,看能不能想出办法来。”

    “要是我想到了,我就和老师你说,”顿了顿后,刘雨鸥问道,“那晚上我能去老师你家里过夜不?”

    “不行。”

    “我跟薇薇一块睡。”

    “不行。”

    “老师……”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那我过去帮你们做晚饭,吃个饭再回家,这样总可以吧?”

    “这倒是可以。”

    “那下午放学以后我就去买菜,之后去老师家里做饭。”

    “随便你吧。”

    “老师你爱吃什么呢?”

    “只要不是肥肉,只要不是很辣,我都喜欢吃,我不挑食。”

    “不挑食好养活,那我就做几道我自己擅长的菜。”

    “不要太上火的,薇薇很容易上火。”

    “晓得啦!老师你真啰嗦呢!”

    “那就先这样吧。”

    “ok!”

    挂机后,有些困的李泽定了个闹钟,之后就在将座位往后调整了些的前提下闭眼而睡。

    李泽睡觉之际,丁洁已经来到了人力资源部。

    因为是中午,公司里一个人都没有。

    将门关上后,趴在办公桌上的丁洁就哭了起来。

    因为公司没有人,所以她哭得都有些歇斯底里,冰凉的眼泪就像珍珠般,一颗又一颗坠落在办公桌上。而随着哭泣,她的娇躯颤抖得特别厉害,两颗高耸的雪峰更是微微摇晃着。

    感觉到右脸传来的疼痛后,丁洁顿时有种快要窒息的错觉。

    在右脸被丈夫狠狠拍上一巴掌的那一瞬间,她都觉得自己的世界像是被毁灭了。再加上生孩子那天所发生的一些事,之前在家里的时候,丁洁真的是几乎绝望了。她自认为自己为这个家付出很多,可她丈夫居然在没有问清青红皂白的前提下就打了她一巴掌。

    想得越多,丁洁越伤心,所以她哭得也越厉害。

    哭了一会儿后,疲惫不堪的丁洁就睡着了。

    约过半小时,人力资源部的门把手被人拧开,门也随之被轻轻推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