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0章 恐怖升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泽走向的并非熟人,而是一名护士。

    “阿姨。”

    李泽这么一喊,护士当即左右看了下。

    见李泽是在看着自己,护士忙问道:“你在叫我?”

    “对,”走到这名四十来岁的护士面前后,李泽道,“阿姨你可能不记得我了,但我还记得你。我老婆12年末有在这边生孩子,那时候恰好是阿姨你在病房里看着我老婆。我来病房以后,你就走了,我还跟你说了声谢谢。”

    因为类似的事做了太多,这名护士还真的是完全想不起来。

    见护士一脸纳闷,李泽又道:“那时候只有我老婆一个人,病房里没有别的家属,阿姨你记得吗?”

    “哦!”突然顿悟的护士道,“原来你就是那个不负责任的老公啊!”

    护士想起来后,李泽是既高兴又尴尬,所以他忙道:“那时候有别的事要忙,所以就离开医院一会儿了。我以为回来以后我老婆还不会生,没想到已经生了。阿姨,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陪着我老婆的?是她出产房以后就陪着,还是说过了很久你才去病房里陪着的?”

    “她出产房我就陪着了,”护士道,“对于这件事,我真的是记得清清楚楚,我还跟她抱怨过,说她生孩子怎么都没有人陪着。那时候因为我手头没什么事,你老婆被推出病房以后又没有出现家属,所以医生就让我暂时陪着你老婆。直到你回来了,跟你交代了几句的我就走了。”

    “那我老婆生的是女儿?”

    “当然是啊,”护士道,“你怎么会问这么好玩的问题啊?”

    “因为老婆说在病房的时候孩子被人调包了,还说她生的应该是儿子。”

    “不可能!”护士忙道,“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你老婆生的就是女儿!我从她被推出产房到你出现这期间一直陪着她!绝对不可能会被人调包!”

    听到护士这话,李泽变得非常困惑。

    照理来说,这名护士没有欺骗他的必要。

    难道说,薇薇真的是他妻子的亲生女儿?

    不对,不对。

    如果是亲生女儿,他妻子不可能敢在保证书上签字。

    既然敢签字,那就说明他妻子已经确定薇薇并非亲生。

    不知道为什么,李泽总觉得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以他妻子的精明程度,他妻子应该是确定薇薇不是亲生。加上他又没有带着他妻子一块去做亲子鉴定,所以他是相信刘医生那边不会造假。假设薇薇确实不是他妻子亲生的,那又是在哪个环节被调了包?不是病房的话,难道是在产房里?只有在产房里,这名只是后面被叫来看护他妻子的护士才不会知道真实情况。

    但要是在产房里,那感觉也很不对劲啊!

    在产房里调包,那里面的医生护士都必须参与进来。在没有提前计划好的话,这样的事根本就不可能实施。所以只有在他妻子生孩子之前就决定调包,另一个女人也是在当晚生的孩子,并且医生护士都当帮凶,那在产房里调包才有可能。

    不知为什么,李泽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他甚至觉得妻子当初肚子是被某个有钱的男人搞大,那个男人为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前提下拿走儿子,就花重金买通了给他妻子做剖腹产的医生以及护士。而他妻子因为担心生下野种的事被他发现,所以宁愿抚养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也不愿意抚养野种。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但这样的事真的会发生吗?

    不可能!

    因为他会不会离开医院是没办法预料到的!

    假设他一直站在产房外面等着,那就算产房里面想要换孩子,也根本就做不到!

    不对,不对。

    产房里面还有另一道门,所以只要另一个婴儿是从别的门抱进去的,那就算他在外面守着,里面也照样能把婴儿给换了。

    这就意味着,只要他不是在产房里面,只要他妻子早已做好调包的准备,那这样的事都是可以完成的。

    这也意味着,薇薇绝对不是他妻子的女儿!

    这更意味着,那份保证书简直就是将他往死路上逼!

    想得越多,李泽越觉得妻子就和魔鬼没什么区别!

    怎么会娶了个如此歹毒的女人?

    操他妈的!

    现在看来,亲子鉴定的结果已经确定,所以要是明晚不能在选妃活动上抓到他妻子的话,那局面将对他十分不利。要是他妻子再歹毒一点,亲子鉴定结果一旦出来,他妻子就有可能和他离婚,并让他净身出户。

    那最终的结果是他搬回去跟父母住,而他妻子和奸夫在一起,还有一对同一天出生的儿子女儿陪伴着。

    甚至,这所谓的一家四口还有可能直接住在原本属于他的家里!

    看着脸色煞白的李泽,护士问道:“是不是知道自己搞错了?”

    被护士的话语拉回现实后,李泽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迟疑了下后,李泽道:“阿姨,你告诉我,这家医院有没有出现过偷梁换柱的情况?”

    “应该没有吧。”

    听到这护士不确定的语气后,李泽又问道:“到底有还是没有?”

    护士没有吭声。

    见状,李泽补充道:“阿姨,我怀疑我的孩子在产房里就被人调包了,所以我想知道存不存在这样的可能性。”

    “我不清楚,你自己去问许主任吧。”

    说完,护士快步离开。

    见状,李泽喊了好几声,但护士连头也没有回。

    鉴于护士的不正常反应,李泽真觉得自己的推断是对的。

    那他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选妃活动上了。

    只要能在明晚抓到他妻子的出轨证据,那保证书就会无效,他也可以直接提出离婚,并从他妻子嘴里知道真相。至于刚刚护士所说的话,李泽也不知道该不该和他妻子说。但他觉得说了也没有意义,他妻子会说护士是在胡说八道。还会说婴儿在病房里被调包是医院的失职行为,所以为了避免被追责,护士才会说婴儿不可能在病房里被调包。

    看来,要想撬开他妻子的嘴巴,唯一的办法就是在选妃活动上捉到他妻子!

    想到此,心里愤然的李泽迅速朝电梯口走去。

    离开医院,坐上车的李泽便打电话给李佳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