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3章 开心之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是因为她不想让医院担责,要不然她绝对会说出实话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因为这是事实,我当然就这样说了,”电话那头的丁洁道,“老公,这件事确实是我不对,当初我不应该在明知儿子被人调包的前提下还不跟你说。但那时候我真的是特别生气,我真的没想到就连你也回离开。对于一个女人而言,生孩子就等同于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所以当她们被推出产房的时候,她们当然是想看到最爱的那个人。反正这件事我有错,所以我打这个电话给你就是要向你道歉。因为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医院早就没了视频,所以老公你是不可能查得到咱们儿子到底是被谁抱走的。”

    “别骗我了,我已经看过医院那边的档案,档案上面写着的是女儿,所以薇薇应该是你的女儿。”

    “现在这世道什么东西不能造假?”丁洁道,“所以哪怕档案上面写的是女儿,那能信吗?要是抱孩子这事就是医院主使的,那他们绝对会把档案也篡改了,以防我们去调取档案。再说了,等到鉴定结果出来,你就知道薇薇到底是不是我亲女儿了。”

    “我只想知道我李泽到底有没有后代。”

    “当然有啊,只是不知道被谁抱走了,这件事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吗?”

    “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冷血到这种地步!”

    “我这不是冷血,我这只是一时赌气罢了。”

    “关键那是我们的亲儿子啊!”

    “反正我就是一时赌气。”

    “好吧,好吧,随便你怎么说吧。”

    “我们先冷静两天,等你冷静下来了,我再回去。”

    “随便你,”李泽冷冷道,“你爱在外面待几天我都不管,这是你的自由。反正就像我所说的,如果你在我们结婚期间做了对不起我的事,那份保证书就直接无效,我更会直接跟你离婚。”

    “我们能不能别提离婚这件事?”

    “当初我没有在产房外面等着,你不是也很想跟我离婚吗?”

    “但那只是我的一时想法而已,你回来以后我就没有这想法了。”

    “我知道你还有很多事瞒着我。”

    “没有。”

    “我就不信你下面的毛是你自己剃的!”

    “是因为我撒谎太多,老公你才不相信我吗?”

    “是因为我知道事实。”

    “既然你知道事实,那你说出来好了,”电话那头的丁洁问道,“我问你,我的毛是被谁剃掉的?”

    被妻子这么一反问后,李泽只觉得很恶心,他甚至觉得妻子有些嚣张跋扈。就好像只要他查不到剃毛的男人是谁,他妻子都是胜利者似的。正因为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李泽更想搞清楚真相。在没有搞清楚真相的前提下离婚,李泽只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而他最希望看到的画面是,他将真相说出来,他妻子可怜巴巴地跪在地上抱着他的大腿,恳求他别离婚。

    想到那样的画面,李泽心里倒是有些得意。

    他更是在想,如果到时候能弄到妻子和其他男人胡来的照片或者视频,他都想直接发到网上,让这个贱货身败名裂!

    “老公?”

    “别叫我老公!”

    “你记得要照顾好薇薇,”丁洁道,“就血缘而言,她不是咱们的亲生女儿。就亲情而言,她就是咱们的亲生女儿。”

    “我不想再和你废话,再见。”

    “记得照顾好自己。”

    听到妻子这话,更觉得恶心的李泽直接挂机。

    时间差不多后,李泽便去接微微。

    将薇薇接回家中,薇薇还问妈妈在哪里,李泽是直接说妈妈出差去了。薇薇不明白出差这个词的含义,还问妈妈会不会回来吃饭。在李泽说妈妈要过两天才回来,薇薇眼眶直接红了。哪怕心情很不好,李泽也不会对薇薇发脾气,所以他先是用言语安抚薇薇。但因为效果不好,李泽又说待会儿刘雨鸥姐姐会过来。可能是因为不知道刘雨鸥是谁,薇薇显得很困惑。在李泽拿出手机照片给薇薇看以后,薇薇高兴得不行,还问刘雨鸥什么时候到。

    为了确定这点,李泽还打开和刘雨鸥的微信聊天窗口,并在按住语音按钮的前提下让女儿和刘雨鸥聊天。

    趴在李泽腿上后,薇薇问道:“姐姐,你什么时候到我家啊?”

    李泽原以为刘雨鸥没有这么快回消息,哪知十秒过后,刘雨鸥就回了微信消息。

    “我在超市哦!买完菜就过去!”

    “那你买什么菜啊?”

    “好吃的菜!”

    “什么好吃的菜啊?”

    “就是特别好吃的菜啊!”

    听到她们两个人这有些无厘头的对话,李泽忍不住笑出了声。

    因希望刘雨鸥早点过来,所以李泽还让薇薇别和刘雨鸥聊天。在薇薇有些不舍的前提下,李泽就说要是再继续聊下去,刘雨鸥会更晚过来。李泽这样说以后,薇薇才和刘雨鸥说拜拜。

    约五点半,门铃被按响。

    知道刘雨鸥来了以后,李泽急忙去开门。

    打开门,见刘雨鸥手里拎着一大袋的菜,李泽忙接过来。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后,刘雨鸥道:“老师,我发觉我这个人缺乏锻炼,所以我应该养成晨跑的习惯才行。”

    “你不怕身后跟着一群男人吗?”

    “为什么?”

    “赶紧进来,那双粉色拖鞋是给你准备的,”退后两步后,李泽继续道,“你是校花,而且是大胸校花。所以不论你在哪里晨跑,看到你的男人都会跟闻到肉味似的跟在你后面。”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他们应该是在我旁边或者前面,”刘雨鸥笑眯眯道,“要是他们跟在我后面,那他们就看不到两个大咪咪在摇来摇去了。”

    “突然间觉得这个话题不好笑。”

    “是老师你自己起头的。”

    白了李泽一眼后,对着薇薇扮了个鬼脸的刘雨鸥当即拍了拍手。

    见状,薇薇立马朝刘雨鸥跑去。

    一把抱起薇薇后,掂量了下的刘雨鸥道:“哎呀,小薇薇,你似乎重了不少,那可以直接下锅煮了哦!”

    “炒的好吃。”

    “行!”眯着眼的刘雨鸥道,“那我现在带你去洗澡!待会儿直接把你放在锅里炒!”

    说着,抱着薇薇的刘雨鸥朝卫生间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