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4章 心情很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姐姐,你不会真的要把我给炒了吧?”

    “要啊,”刘雨鸥笑嘻嘻道,“你细皮嫩肉的,炒了肯定很好吃的。”

    “我不要嘛!”

    “那刚刚是谁说要炒了吃的?”

    “我现在不要了。”

    见薇薇显得很害怕,刘雨鸥便没有再继续往卫生间那边走去。要是把薇薇吓哭了,那可就要花时间哄了。因想陪薇薇玩一会儿,所以刘雨鸥是让身为她老师的李泽先去洗菜。李泽去洗菜后,刘雨鸥便让薇薇坐在沙发上,她则是像上次那样时而捂脸,时而扮鬼脸,把薇薇逗得一直笑个不停。

    玩闹了十来分钟,有些不舍的刘雨鸥这才走进厨房。

    李泽是刚洗完菜,所以看到刘雨鸥走进来后,李泽道:“围裙在门后面。”

    “谢谢老师提醒,”系上围裙后,刘雨鸥问道,“有绑头发的绳子吗?”

    “我去给你拿下。”

    李泽走出厨房后,刘雨鸥便开始剥蒜头。

    片刻,拿着头绳的李泽走了进来。

    走到刘雨鸥旁边,李泽将头绳递给了刘雨鸥。

    “老师你帮我绑一下。”

    李泽原本是想拒绝,但因刘雨鸥已经在忙活,所以他干脆站到刘雨鸥身后,并将刘雨鸥那披肩长发往中间撩拨。他记得以前他也有给妻子绑过头发,但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因为他不擅长绑头发,所以后面都是由他妻子自己搞定的。

    在将长发汇到一起后,李泽用头绳套住长发。

    捣鼓了差不多一分钟,李泽总算是帮刘雨鸥把头发绑好了。

    当然,视觉效果很不理想。

    用手指挑了挑发尾后,李泽道:“虽然绑得不好看,但很实用。”

    “谢谢老师。”

    李泽刚想走开,刘雨鸥突然将屁股往后一挺。

    这么一挺,刘雨鸥的蜜臀直接顶到了李泽裤裆处。

    本能地,李泽忙往后退了两步。

    “嘻嘻!”

    听到刘雨鸥这笑声,又见刘雨鸥显得有些得意,李泽都有些无奈了。

    不过说实话,在压抑的时候和刘雨鸥相处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会让他心情变得好一些。尤其是看到刘雨鸥那俏皮的模样,李泽心情就会更好了。有时候李泽觉得刘雨鸥挺坚强的,因为刘雨鸥基本上算是一个人住。在经历了丧母之痛后,刘雨鸥每次考试都能拿总分第一,这足以说明刘雨鸥非常自律。

    笑了笑后,李泽道:“你忙着,需要我打下手就叫我一声。”

    “老师,佳佳明晚没有去走秀,被限制了。”

    “这个我知道,我下午也有打过电话给她。”

    “你居然有她的手机号码?”

    “为什么不能有。”

    “你不怕我吃醋啊?”

    “我有很多女生的手机号码呢!”

    “老师,”挑了挑眉头后,故意阴森地笑了笑的刘雨鸥道,“今晚是由我掌厨,所以要是你再这样刺激我的话,我会直接下药的哦。当然不是春药,更不是泻药,而是让你一辈子都硬不起来的药。这样的话,就算你有再多女生,你也没办法得到她们。”

    “有这么神奇的药?”

    “额,那就改成泻药?”

    听到刘雨鸥这话,李泽又笑出了声。

    “好了,”李泽道,“你忙吧,要帮忙就叫我,我去陪着我女儿。”

    “嗯呐!”

    李泽走出厨房后,刘雨鸥轻轻晃了晃脑袋。

    感觉到绑地不是很紧后,刘雨鸥嘀咕道:“有时候笨手笨脚的男人也蛮可爱的。”

    说完,刘雨鸥便开始切牛肉。

    刘雨鸥其实算是正宗的白富美。

    皮肤好,家境好,人也长得漂亮。

    但和大部分的白富美不同,刘雨鸥一点儿也不娇气,是一个非常独立的女孩子。当然在面对李泽时,刘雨鸥偶尔还是会表现得娇气的一面。因为在刘雨鸥看来,太过于独立的女孩子缺少了温柔,很难让男人心生怜爱。所以要是偶尔撒娇的话,那就会让男人心生怜爱。

    刘雨鸥自然是希望李泽能怜爱她,所以她偶尔才会在李泽面前撒娇。

    对于此时的刘雨鸥而言,她的心情特别特别的好。

    她甚至觉得,明晚李泽捉奸成功后,李泽就会和丁洁离婚。

    在这样的前提下,身为备胎的她当然就能上位了。

    对于喜欢浪漫式恋爱的刘雨鸥而言,她不会去考虑年龄差距,也不会去考虑身份,她考虑的只是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罢了。

    想着以后相亲相爱的日子,刘雨鸥兴奋得哼起了歌儿。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

    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

    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

    刘雨鸥忙碌之际,丁洁正和林慧莲坐在一家咖啡厅里。

    她们面前各摆着一杯奶茶,中间则是一些糕点。

    在丁洁将今天所发生的事都说给林慧莲听后,林慧莲重重叹了一口气。

    看着柳眉微皱的丁洁,林慧莲道:“小洁,你真的没有必要这样,当初对不起你的是他们母子俩。既然你老公想要知道真相,那你直接和他说就是了。反正我是觉得你要是不说出来的话,你们两个人的关系只会变得越来越恶劣。在你不想和他离婚的前提下,你这样的做法是最傻逼的。”

    “不要了,”丁洁道,“我不想他们内疚一辈子。”

    “真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爱一个人就是要为他考虑,难道不是吗?”

    听到丁洁这话,没有说话的林慧莲是端起杯子喝了口奶茶。

    见丁洁一直没有动静,林慧莲问道:“我点的不合你胃口吗?”

    “不是,”丁洁道,“只是我和我老公结婚到现在,这是我们第一次如此歇斯底里地吵架,所以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吃。小莲,在慧姐不肯放手的前提下,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我想要那笔钱,但我也不想再走秀。可慧姐的意思很简单,如果我想要那笔钱,我就必须再走秀。”

    “她还真的是有够贪婪的,”很是轻蔑地哼出声后,林慧莲道,“只不过是一个中介而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