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8章 如此夫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拿起这盒杜蕾斯,李泽的表情有些纠结。

    因包装膜还没有撕掉的缘故,李泽知道这应该是刘雨鸥在超市买的。至于为什么要买这盒杜蕾斯,李泽当然也清楚得很。因刘雨鸥把他当成了结婚对象,所以刘雨鸥才想趁着今晚在这边过夜时跟他发生关系吧?李泽不知道刘雨鸥买杜蕾斯的理由是不是这个,反正身为老师的他是不可能把才十七岁的刘雨鸥给睡了。

    准确来说,不管刘雨鸥多少岁。

    要是没有打算给予刘雨鸥未来的话,那都不能发生关系。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

    摇篮摇你快快安睡

    夜已安静被里多温暖」

    听到刘雨鸥在唱《摇篮曲》,李泽心里怪怪的。

    不是因为刘雨鸥唱歌好听,而是因为歌词里包含了“妈妈”两个字。

    刘雨鸥才十七岁,根本不可能担当得了这个责任。

    过了半个小时,刘雨鸥才走出次卧室。

    见李泽还坐在沙发上,刘雨鸥问道:“老师,你洗漱了吗?”

    “还没。”

    说话的同时,李泽拍了拍沙发。

    坐在李泽旁边后,刘雨鸥顺势倒了下去。

    枕着李泽大腿后,踢掉鞋子的刘雨鸥的双腿当即搁在了沙发上。而因包包弄得她屁股有些疼,所以她还抓起包包,放在了茶几上。

    看着身下的刘雨鸥,李泽问道:“明晚选妃活动还是在黄厝那边举行?”

    “对。”

    “你确定?”李泽道,“要是我没有记错,你和我说为了防止被公安盯上,选妃活动的举办地点基本上每次都会变。假设是在几个固定的场所流动的话,那这次应该是在另一个地方了。其实我是想到了混进去的办法,但前提是我们必须确定选妃活动的地点。要是搞错了,很可能就会直接错过了。”

    “怎么混进去?”

    “佳佳明晚不能去走秀,但你还可以自由进出。所以只要我躲在车里,门卫看不到我的话,那我就能趁机混进去了。只要能进得了那道铁门,我再戴上面具的话,就绝对没有人能认出我来。加上你姑姑主持的时候台下灯光昏暗,到时候就算她站在我的旁边,她也不一定知道我就在她的旁边。”

    “关键我没车呢!”

    “这确实是个问题,”顿了顿后,李泽问道,“那你会开车吗?”

    “会啊,小儿科。”

    “那明天我们去租车,快到会所那边我再给你开。”

    “关键你要躲在哪里?后备箱吗?”刘雨鸥道,“我真怕我姑姑已经给门卫下了死命令,让门卫要非常严格地检查。假如我突然开车去,门卫肯定是会起疑心的,到时候车子里面和后备箱肯定都会仔细检查。要不然老师你就学电影里的情节吧,直接像蜘蛛侠一样黏在底盘上。这样的话,门卫肯定不会发现。”

    “不实际。”

    “但我突然开车去真的是太奇怪了。”

    “你以前难道是走路去的吗?”

    “我以前一般是坐我姑姑的车去的。”

    “那这次也坐她的车去吧。”

    “那老师你呢?”

    “一起。”

    听到李泽这话,刘雨鸥显得有些纳闷。

    李泽也不想卖关子,所以他就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听完以后,刘雨鸥道:“应该没问题。”

    “那就试一下吧,”李泽道,“她是你姑姑,就算被发现了,她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其实有一件事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你姑丈会让你姑姑当主持人?虽然我只看她主持过一次,但真的是在卖弄风情。假设我是你姑丈,我是绝对不会允许她这么做的。尤其是离场时她突然把裙摆掀起来,让会员们看下面,我真的是有些受不了。”

    “但因为光线的缘故,并不能看到那儿,不是吗?”

    “是没错,但我总觉得你姑丈心胸也太宽了。”

    “我有问过我姑姑这个问题,她说这是她的工作。”

    “你姑丈对她怎么样?”

    “不懂呢,”刘雨鸥道,“我没有见过我姑丈。”

    “怎么可能?”李泽道,“既然她是你姑姑,而你又经常去蔷薇会所,那怎么可能会没有见过你姑丈?”

    “我只知道我姑丈是蔷薇会所的老板,但我姑丈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估计是因为选妃活动是违法的,所以我姑丈才从来不出现吧。万一出现了,又恰好遇到公安包围,那不是死定了吗?不过有个员工和我姑姑走得特别近,这让我都有种我姑姑会出轨的错觉。”

    “我估计你姑丈也不会介意。”

    “不知道呢,我没有见过我姑丈。”

    “那你没有去他们家过?”

    “我姑姑自己住。”

    “这也太奇怪了吧?”

    “是有些奇怪啊,但事实就是如此,”看着李泽那有些胡渣的下巴的刘雨鸥道,“我有问过我姑姑为什么会这样,她说距离产生美。还说一直住在一个屋檐下的话,因为对对方越来越熟悉,这样感情反而会慢慢变淡。但要是偶尔住在一起,偶尔又分开,那感情会越来越牢固的。所以偶尔是我姑姑去我姑丈那边,偶尔是我姑丈来我姑姑这边,反正他们的生活模式就是这样。”

    “这根本就不像夫妻。”

    “所以我们不能向他们学习。”

    听到刘雨鸥这话,哑然一笑的李泽道:“你快去睡觉,已经十点了。”

    “明天周五,我已经请假了,所以熬夜也没关系,”伸手摸着李泽的脸后,刘雨鸥喃喃道,“这样的感觉好奇妙,就好像已经和老师过上同居生活似的。但我又觉得不够真实,所以我要摸一摸老师,看老师你是真的还是假的。手感挺好的,尤其是这下巴。老师,你还没有告诉我你跟师母今天干嘛吵架呢。”

    “我没有和你说过吗?”

    “没有啊,”刘雨鸥道,“你打电话给我就是问我明晚能不能混进去,还说你和师母吵架了,师母准备在外面待两天才回来。”

    “我今天拿到了亲子鉴定的报告。”

    “薇薇不是老师你亲生的?”

    “对。”

    “不会吧?!”

    因被吓到的缘故,刘雨鸥立马坐了起来。

    可因为太着急,刘雨鸥的额头碰到了李泽的下巴。

    “痛痛痛!”

    喊出声后,捂着额头的刘雨鸥又躺了下去。

    至于李泽,倒是不觉得有多痛。

    拿开刘雨鸥的手后,李泽便轻轻摸着刘雨鸥的额头。

    李泽的动作很温柔,这让刘雨鸥极为享受。刘雨鸥还闭上了眼睛,并嘟起嘴巴索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