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9章 经常出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泽没有理会刘雨鸥的索吻,而是道:“薇薇确实不是我亲生的,但应该也不是她的女儿。我有问过她,她说生完孩子在病房里休息的时候,孩子被人调包,儿子变成了女儿。但我今天下午有去医院问过,当年照顾她的护士说没有发生过这种事。那个护士说得很肯定,而且也很诚恳,所以我是相信了那护士的话。”

    “既然薇薇不是你亲生的,她又在调包这件事上撒谎,那薇薇应该就是她的亲生女儿。”

    “绝对不是。”

    说出这四个字后,李泽就将中午的事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在听到保证书的内容后,刘雨鸥嘴巴都歪向了一边。

    “既然她敢在保证书上签字,那薇薇应该就真的不是她的女儿了,”刘雨鸥道,“但我觉得老师你的推断太夸张了,孩子怎么可能会在产房里被调包。当然要是师母怀的不是你的孩子,而是某个有钱人的孩子,那倒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性。只是调包的话,那肯定花了不少钱。有那闲钱,还不如直接让她和老师你离婚,这样就可以省下一笔钱了。”

    “对于有钱人而言,十几万甚至几十万根本算不了什么。”

    “好像是。”

    “所以我现在很烦躁,”李泽道,“要是明晚没办法抓住她的话,那我会变得非常被动。”

    “净身出户就净身出户,你不是还有我吗?”刘雨鸥道,“到时候老师你搬到我那边去住,我们两个人一起经营培训班,这样肯定可以过上美滋滋的日子。”

    “你不明白我在纠结什么。”

    “舍不得师母?”

    “不是,”李泽道,“我一方面想知道薇薇的生父生母是谁,另一方面又想知道我到底有没有儿子,我更想知道假如薇薇的抚养权落在我妻子手里,她会不会对薇薇好。反正她是一个谎话连篇的女人,所以我对她已经没有再抱有期待了。但我最最想搞清楚的是,当初她怀上的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

    “师母说是,但又说被人调包了。”

    “是啊,所以我心烦得很。”

    “我给你一个解除心烦的湿吻!”

    搂住李泽脖子后,刘雨鸥便吻向李泽的嘴巴。

    不过还没有吻到,李泽的大手就直接压在了刘雨鸥脸上。

    再次躺在李泽大腿上后,刘雨鸥问道:“睡觉不?”

    “差不多了,你快去陪薇薇睡觉吧。”

    “我想陪老师你睡。”

    “不行。”

    “好吧,”坐起来后,刘雨鸥道,“要让我去陪薇薇睡觉也行,但老师你必须吻我一下。而且不是吻我的脸或者额头,而是吻我的嘴巴。最重要的是,老师你的舌头还必须探进我的嘴巴里。”

    刘雨鸥说完后,李泽便凑过去吻了下刘雨鸥的嘴巴。

    吻完后,李泽站起身往卫生间走去。

    “说好的舌吻呢?”

    李泽有听到刘雨鸥那略显得哀怨的话语,但他没有搭理。

    李泽走进卫生间后,刘雨鸥这才拎起包包朝次卧室走去。打开包包,看着在超市买的那盒杜蕾斯,刘雨鸥的表情显得有些纠结。虽说这盒杜蕾斯是在心血来潮的前提下买的,但刘雨鸥还真希望能和李泽实践一下。毕竟只要明晚捉奸成功,李泽和丁洁就会离婚,这样她和李泽同居甚至造人就是铁定的事了。

    对于将李泽当成结婚对象的刘雨鸥而言,她并不介意婚前性行为。

    洗漱完毕,走出卫生间的李泽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刘雨鸥会在客厅里等他。

    走进主卧室之后,担心刘雨鸥会搞突然袭击的李泽直接将门反锁。

    要是不反锁,半夜三更刘雨鸥溜到床上来,他还真担心会发生一些超出预期的事。

    躺在床上后,李泽拿出了手机。

    点开微信朋友圈后,百无聊赖的李泽便浏览着。

    当他看到妻子九点的时候发的两张图片时,李泽的眉头皱得非常紧。

    第一张是两只鸳鸯戏水的图片,第二张是一只蜷缩着的流浪狗怯生生地看着镜头的图片。

    哪怕没有文字描述,李泽也知道妻子在表达什么。

    打开定位app后,李泽还想看下妻子所在位置,结果手机列表里显示他妻子的手机已经离线。离线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他妻子的手机没有联网。在没有联网的前提下,他自然没办法定位,更没办法拍摄照片。

    李泽还想发消息给妻子,但他打消了这念头。

    要是再搭理他妻子的话,那他就是十足的笨蛋了。

    打开和李佳雪的聊天窗口,李泽便开始打字。

    「在家里还是?」

    「嗯。」

    「那你们没有跟踪我老婆了?」

    「她在于慧那边过夜,没有跟踪的必要。反正要是明晚没能抓住她,我们就将突破口锁定为于慧吧。你会对你老婆仁慈,但你肯定不会对于慧仁慈,所以到时候严刑逼供应该是可以让于慧说实话的。」

    「我没有打女人的习惯。」

    「那她的脸是谁打的?」

    在看到李佳雪的回复后,李泽都觉得有些尴尬。

    他没有和李佳雪说过这事,但为什么李佳雪会知道?

    要是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他下手太重,直接导致他妻子的脸肿了,进而被李佳雪知道他扇了他妻子一巴掌的事。但在那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不扇他妻子一巴掌?他自认为没有错,但他没有必要和李佳雪理论,所以他是决定直接转移话题。

    「明晚我应该可以混进去,但我希望你们能在会所附近监视着。」

    「怎么混进去?」

    「反正可以就是了,但也不是百分百成功,成功概率大约是八成。会所里面会屏蔽手机信号,所以要是你打不通我的手机,就说明我已经混进去了。」

    「好吧,那预祝你成功。」

    「希望明晚过后,我们的合作就正式结束。」

    「我也希望如此,毕竟我看你也挺痛苦的。关于我和林宇南的事,你别和我老公提起,我不想节外生枝。」

    「我知道的。」

    「先这样,我老公进房间了。」

    「晚安。」

    聊完以后,李泽便浏览着新闻。

    他在想着产房里面是否有发生过婴儿调包事件,所以他干脆百度。

    「产妇小雨7月16日上午,入住北大妇幼待产。次日12点47分,她产下一女婴。19日上午出院时,医院开具的《疾病诊断书》中孩子性别前后矛盾,出生日期错写为7月16日,身长也与事实不符。」

    「中秋佳节,市民莫先生喜当父亲。昨日上午,他准备偕新生儿出院时,意外发现孩子标签带上写着的性别为“男”,可他怀里的却是个女孩。这让莫先生一家生疑,担心孩子被调包。东莞市妇幼保健院辩解是笔误,莫先生一家对此并不买账。今日,院方携莫先生与婴儿进行第三方亲子鉴定。」

    「叶诚:“本来全部资料写的都是男孩,性别都是男孩,但是后来,他给我的全部都是改成女孩的,我怀疑这个小孩不是我的。”

    7月2日下午1点多,叶诚的妻子杨晓娜进入产房生产,当时叶先生在丽水上班,他的父母等在产房门口。

    叶诚父亲叶跃华:“医生3点多一点出来,我老婆问她生了没有,她说生了,儿子,7斤1两。抱出来了,抱的医生还说儿子抱出来了,那个医生说,不是的,是女儿。”」

    ……

    让李泽感到意外的事,网上居然有很多相关的新闻。

    这些是已经被爆料出来的,应该还有很多没有被爆料出来的吧?

    想到此,李泽不免重重叹了一口气。

    临近十一点,李泽才睡觉。

    也不知睡到什么时候,李泽突然听到了咚的声响。

    最关键,这声音不是从外面传来,而是从他的前方,也就是衣柜。

    当坐起来的李泽看到地上的东西时,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