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0章 突然回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接着微弱的光线,李泽看到有个人躺在地板上。

    也不能说是躺在地板上,因为这个人的下半身还在衣柜里。

    李泽觉得这个人应该是刘雨鸥,但他明明记得自己进房间的时候特意把门给反锁了。在意识到刘雨鸥是趁着他洗漱之际特意躲在衣柜里以后,有些无语的李泽当即下了床,并打开了电灯。

    看着躺在地板上睡得正香的刘雨鸥,李泽很想直接把刘雨鸥叫醒。

    但他又担心被叫醒的刘雨鸥会没办法再次入睡,所以他干脆抱起了刘雨鸥。因为身材纤瘦的缘故,刘雨鸥显得特别的轻。但让李泽一直想不通的是,身材纤瘦的刘雨鸥的胸怎么会这么大。所以在将刘雨鸥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时,李泽忍不住看了眼那微微晃动了下的胸脯。

    见刘雨鸥手里居然还拽着那盒避孕套,李泽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掰开刘雨鸥的手指,取下避孕套的李泽顺手将避孕套放在了床头柜上。

    看着仿佛像个睡美人般的刘雨鸥,李泽弯下了腰。

    他是想吻一下刘雨鸥,但他又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些龌蹉。

    帮刘雨鸥盖上被子后,关掉电灯的李泽便躺在了刘雨鸥的旁边。

    快要睡着之际,刘雨鸥转向了他,一只脚架在了他的腿上,一只手则是揽着他的脖子。更让李泽有些口干舌燥的是,刘雨鸥呼出的气息不断喷在他的脸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泽总觉得能闻到来源于刘雨鸥身体的幽幽体香。原本李泽已经快睡着,可因为刘雨鸥这亲密的举动,李泽顿时变得非常清醒。

    他自然不会对刘雨鸥做什么,所以他就是静静躺着,并盯着天花板。

    到底,明晚会是个什么情况?

    他妻子既然选择在于慧那边待个两天,那就说明他妻子是绝对要去走秀。

    所以只要明天的计划能成功,他能顺利混进蔷薇会所的话,那自然可以将他妻子逮个正着。

    只要能逮到,保证书就可以直接作废,而他也会和他妻子离婚。

    离婚后的生活会是如何?

    孤身一人?

    还是会有刘雨鸥相伴?

    叹了一口气后,李泽轻轻搂住了刘雨鸥,还吻了下刘雨鸥的额头。

    第二天早上睡得迷糊之际,李泽听到了敲门声。

    坐起来后,打了个呵欠的李泽道:“等下,爸爸就来帮你开门。”

    “老公,是我。”

    听到妻子的声音,李泽吓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看着睡得正香的刘雨鸥,李泽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没有带换洗的衣服,所以要回来洗个澡。”

    “我昨晚失眠,现在困得很,”李泽道,“你先去洗澡吧,待会儿再进来换衣服。”

    “嗯,好。”

    李泽不知道妻子还有没有站在门外,反正他是先用左手捂着刘雨鸥的鼻子嘴巴,接着用右手轻轻拍打刘雨鸥的脸蛋。要是不把刘雨鸥的鼻子嘴巴捂住,万一刘雨鸥突然说话,很可能会被他妻子给听到。在没有离婚的前提下,他和刘雨鸥睡在一起,就算没有做出过亲密行为,但在他妻子眼中就和出轨没什么区别。要是他妻子拿这说事,那反而会让他妻子站在了道德制高点。

    所以,李泽是绝对不能让他妻子知道刘雨鸥有在家里的。

    刘雨鸥睁开眼后,李泽做了个噤声手势。

    待刘雨鸥点头,李泽才松开手。

    “我老婆回来了。”

    听到这六个字,刘雨鸥吓了一大跳。

    看了下手表,见才七点半,刘雨鸥忙问道:“她回来干嘛?”

    “她说回来洗澡,”李泽道,“过两分钟你再走。”

    “好吧,”哈出一口气后,刘雨鸥道,“我还真不想走,反正你们都快离婚了。”

    “在没有离婚之前,不能让她知道咱们两个人的关系。”

    “嗯。”

    “你脱下来的衣服放在哪里了?”

    “在衣柜里。”

    “鞋子呢?”

    “也在衣柜里。”

    “包包呢?”

    “还是在衣柜里。”

    “好端端的,你怎么会把这些东西都扔在衣柜里?”顿了顿后,李泽问道,“难道你估计到我老婆今天早上会回来,所以就全部藏起来了?”

    “不是,”显得有些尴尬,头发还有些乱的刘雨鸥道,“其实昨晚我想搞个恶作剧,所以我就把和我有关的东西统统都藏在了衣柜里,也包括我自己。我觉得老师你洗漱之后应该是会先去旁边的卧室看我的可爱睡相,之后才会回你这房间的。要是你没有看到我,还发觉和我有关的东西都不见了,那老师你肯定会很急的。在老师你最焦急的时候我突然跳出来的话,那你是不是会有那种失而复得的错觉?这样的话,老师你就会更爱我,甚至还会要求我跟你一块睡。哪知道你居然没有去隔壁,害得我直接在衣柜里睡着了。”

    摸了摸后脑勺后,刘雨鸥问道:“我落枕了吗?为什么我后脑勺有点疼?”

    “落枕也是脖子疼,不是后脑勺疼。”

    “那我的后脑勺怎么了?”

    “你这家伙,居然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李泽道,“昨晚你睡着以后,你直接顶开了衣橱的门,结果就跟多米诺骨牌那样横躺在地上了。我跟你说,这是凌晨一点发生的事,我直接被吓了一大跳。要不是知道躺在地上的人是你,我还真的有可能一脚踩下去了。”

    “我居然睡得那么死?”

    “这是事实,”掀开被子后,李泽道,“快去穿衣服。”

    扬起眉头后,刘雨鸥点了点她的脸。

    李泽怕被妻子发现,他不敢和刘雨鸥讨价还价,所以显得有些无奈的他便吻了下刘雨鸥的脸蛋。他表面上是不乐意,实际上是乐意的。不知怎么回事,和妻子越是疏远,他就越喜欢刘雨鸥这个精灵般的女孩子。尽管存在年龄差距,但他对刘雨鸥心生好感这是不争的事实。

    得到李泽的早安吻以后,刘雨鸥便溜下床,朝衣柜那边走去。

    拉开衣柜,刘雨鸥便开始解纽扣。

    当刘雨鸥脱下睡衣并扔在地板上时,李泽不免咽下了口水。

    看着刘雨鸥的小蛮腰,又见刘雨鸥的肤质特别好,李泽瞬间有了反应。

    尽管看不到前面,但李泽完全可以想象得出那两座雪峰是有多雄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