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2章 离婚协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李佳雪这么一问后,李泽道:“要是我能顺利离婚,那这合作就终止吧。”

    “行,”李佳雪道,“反正合不合作取决于你。”

    “仅仅因为你讨厌出轨的女人,讨厌你被她耍了,所以你就无条件帮我?”

    “难道不可以吗?”

    被李佳雪这么一反问,李泽只是笑了笑。

    实际上,李佳雪并非无条件帮助李泽,因为她早就和林宇南达成了协议。只要李佳雪将和丁洁有关的信息不断转告给林宇南,林宇南就会支付调查费用。林宇南的目的只是获取和丁洁有关的信息,并非在帮李泽支付调查费用。但要是直接说出来的话,可能会让李泽产生这样的错觉。

    也正因为如此,李佳雪才不会将这事告诉李泽。

    约过十五分钟,门被敲响。

    走过去打开门,见是笑眯眯的石嘉杰,李泽便让到了一旁。

    看到丈夫后,李佳雪问道:“为什么昨晚没有来接我?”

    “喝多了,跟死猪似的睡了一个晚上。”

    “难道我身为你老婆,你就不介意我在外面过夜?”

    “当然介意啊,”石嘉杰忙道,“还不是因为我这个人喝酒没有节制,我真应该改一改这个毛病。阿泽,谢谢你昨晚帮我照顾我老婆,改天有空了我请你吃饭。”

    “不用这么客气,你们夫妻俩都这么帮我了。”

    “那我跟我老婆就先回去了啊!”

    “路上小心点。”

    他们夫妻俩离开以后,李泽倒是担心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李泽总觉得石嘉杰昨晚出轨那个叫小美的女员工。

    但因不希望他们夫妻俩爆发矛盾甚至离婚,所以李泽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在客房里抽了两根烟,李泽离开了客房。

    退了房间后,坐上车的李泽没有急着开车,他是用手机查看离婚协议范本。

    假如是自愿离婚,那只要夫妻双方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就可以了。

    但最关键的是,离婚协议会涉及到子女抚养权以及财产分割。

    他原本是想直接打印两份离婚协议,让下午回家的妻子在离婚协议上面签字。可在没有商量好抚养权以及财产分割这两件事的前提下,离婚协议真的不好打印。

    他是想要薇薇的抚养权,但他又不想将房子给他妻子。

    并不是说李泽吝啬,他只是觉得他这和小姐没什么两样的妻子没有资格得到房子。

    最终,李泽还是决定尝试着打印两份离婚协议。

    薇薇的抚养权归他所有,房子归他妻子所有,但他妻子必须支付二十万元。

    李泽总觉得他妻子应该有一笔不菲的存款,所以二十万元应该是能拿得出来的。就拿上次林慧莲走秀来说,因为会员们误以为他是林慧莲老公,所以林慧莲直接在竞价的前提下拍出了三十万的高价。而他妻子气质上更胜林慧莲一筹,所以要是已经走秀很多次的话,存款真的不止二十万元。

    在这样的前提下,李泽自认为让妻子拿出二十万元一点儿也不过分。

    假如他是一个自私自利的男人的话,他就会要求房子都归他所有了。

    用手机下载了文档,并填写了相关数据后,李泽直接到附近的打印店里打印出了两份离婚协议。

    随后,李泽驾车往家的方向开去。

    回到家中,将离婚协议仔细看了一遍后,确定没问题的李泽便放在了茶几上。

    他不知道妻子什么时候回来,但他压根就不在乎。

    反正等他妻子回来以后,他就让他妻子在这份离婚协议上签字。但现在最关键的是,他害怕妻子会拿出那份保证书来。在他妻子婚内没有出轨的前提下,他主动提出离婚的话,那薇薇和房子都将不属于他。尽管保证书没有经过公证,但因为是他自愿写下的,所以还是具有一定的约束效应的。

    他可以不要房子,但薇薇的抚养权是一定要的!

    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儿子的前提下,他是真的不愿意失去薇薇的抚养权!

    到底他有没有个被调包的儿子?

    还是说那个所谓的儿子其实是奸夫的?

    想得越多,李泽越是心烦。

    “只要离婚了,那就解脱了……”

    有气无力地说出这句话后,李泽长长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李泽的手机响了。

    李泽原以为是妻子打来的,没想到是刘雨鸥。

    接通后,李泽问道:“昨晚你一直在美伦山庄那边吗?”

    “嗯,”连着打了两个呵欠的刘雨鸥道,“我刚刚睡醒,发觉有手机信号了我就打电话给老师你了。老师,昨晚有什么收获吗?”

    “她没来,她去上海了。”

    “上海?这天南地北的,也太夸张了吧?”

    “是啊,”笑得有些苦涩的李泽道,“她昨天早上坐飞机去上海,晚上我离开美伦山庄后我就打电话给她,她说是去散心。真的是有些操蛋,散心居然还会特意跑到上海去。反正我不管她去上海的目的是什么,这婚是离定了。”

    “恭喜老师,你总算可以脱离苦海了。”

    “你这家伙是不是很高兴?”

    “恭喜刘雨鸥,你马上可以和心爱的老师同居了。”

    听到刘雨鸥这话,笑出声的李泽道:“你啊你,有时候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说你高智商吧,这没问题。说你低智商吧,有时候好像真的是这样。”

    “我哪里有低智商过了?”

    “假如你没有低智商过,那你前天晚上为什么会躲在衣柜里?”

    “假如我不那样做的话,昨天早上就被师母发现了。”

    “关键你直接在衣柜里睡着了,还跟挺尸似的倒在地上睡觉。要是我不把你抱到床上来,你肯定是会那样睡一个晚上的。头低脚高,这样很容易脑溢血的。”

    “拜托,我又不是老年人。”

    “脑溢血不分年龄。”

    “好吧,”停顿之后,电话那头的刘雨鸥道,“早上我和我姑姑要去做快艇,所以我要下午才能过去找老师你了。”

    “你先别来我这边,我今天打算和她商量一下离婚的事。要是你过来了,情况可能会变得有些复杂。”

    “也行,那我就等老师你的好消息!”

    “所谓好消息是离婚吗?”

    “当然,跟一个骗子有什么好过的?”

    “是啊,”顿了顿后,李泽问道,“昨晚你睡的那栋小别墅没有发生什么事吗?”

    “跟性有关的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