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4章 过于歹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霍地站了起来。

    在医院的时候,李泽曾经考虑过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他妻子怀的孩子并不是他的,所以奸夫才会花重金买通医生护士,把奸夫的孩子给换走。正因为考虑过这个可能性,李泽才理所当然地认为妻子这话是表明曾经怀过奸夫的野种。

    在这样的前提下,李泽怎么可能会不生气?

    要是丁洁这时候不逃跑,很可能都会被李泽活活打死!

    被戴绿帽不可怕,可怕的是老婆的肚子被奸夫搞大,自己却傻逼地认为老婆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

    所以握紧拳头,手上青筋蹦起的李泽当即朝身为他妻子的丁洁走去。

    没等丈夫走近,靠在门上的丁洁道:“知道你为什么会没有儿子吗?因为你儿子已经被你妈给毒死了!”

    “你胡扯什么!”

    “我胡扯?你打电话问她!”眼泪滑落的丁洁道,“我一直不想把这事说出来,可到了这地步我也不能不说出来。每次想起咱们儿子的死,我就特别心痛,有时候甚至以泪洗面。可我不希望你们母子俩背负这份懊悔活下去,所以我才一直不敢和你们说。可你呢?居然还有脸说我是冷血动物!”

    “你绝对是在胡说八道!”

    “行,那我就将事情经过都说给你听,让你知道谁才是冷血动物,”丁洁道,“你妈是一个很相信迷信的女人,所以在菩萨说我肚子里的是女儿以后,她就特别不待见我。在没有真实依据的前提下,她就认定我的是女儿。因为她重男轻女非常严重,所以她一直希望我肚子里的孩子能流掉,要不然她不可能在电话里和大姨那样说的。我被她的话吓到以后,我是直接回娘家养胎。在我住院的那天早上,你妈有来过医院,还带了熬好的草药给我喝。她告诉我只要喝了她给我熬的草药,生孩子的时候疼痛可以减轻不少。我起初不想喝,但拗不过她的劝说,所以我还是喝了。我就想着,就算她讨厌我肚子里的孩子,应该也不至于在药里动手脚,可惜我完全错了。”

    说到这里,擦了擦眼泪的丁洁继续道:“当晚你离开医院不久,我就把你的儿子给生了下来。可让医生护士们害怕的是,你儿子的生命迹象非常微弱,说是濒临死境也不夸张。因为前一天还做过产检,医生说胎儿非常正常,所以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因为要对婴儿进行抢救,所以护士就跑出产房,想让家属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结果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因为耽搁了时间,你儿子在来到人间还不到十五分钟的前提下离开了人世。”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眼睛瞪得非常大,他完全不相信妻子所说的话。

    像一滩烂泥般坐在地上后,丁洁便捂着脸哭了起来。

    李泽想打电话给他妈妈,以确定他妻子说的是真是假。

    但在他准备去拿手机时,他妻子又开口道:“刚好那时候有个女的生下女婴之后就跑了,所以医生就建议我直接将那个女婴当做自己的女儿来抚养,反正家属根本不知道这事。你知道医生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建议吗?她担心事情闹大,我们会向医院提出赔偿。她一开始这样建议我的时候,我是不要的。我说我只要我儿的子,我不要抚养一个和我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婴。但当护士把女儿抱进产房,还放在的怀里时,看到女婴的我却有些动摇了。很奇怪,在护士抱着女婴的时候,女婴哭个不停。但当护士把女婴放在我的怀里时,女婴却变得格外安静。而当女婴轻轻抓着我的手指头时,觉得这女婴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的我就答应了。我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对不对,但我知道你和你妈的做法肯定是错的。”

    李泽没有说话,而是急忙拿起沙发上的手机。

    在李泽走向外阳台时,丁洁是像之前那样捂着脸痛哭着。

    随着哭泣,她的娇躯哆嗦得特别厉害,就像风中小树。

    走到外阳台,不愿意相信妻子的话的李泽忙打电话给他妈妈。

    打通以后,李泽道:“妈,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必须如实回答我。”

    “啥事啊?”

    “就是,”看着一直在哭泣的妻子,李泽问道,“在小洁生孩子的当天早上,你是不是有熬过草药给她喝?”

    “对啊,安胎的。”

    “你确定是安胎的?”

    “肯定是安胎的啊,你没看晚上小洁就顺利把薇薇给生下来了吗?”

    “告诉我那到底是安胎药,还是打胎药。”

    “怎么可能是打胎药?”电话那头的李母道,“假如是打胎药,小洁怎么可能把薇薇给生下来啊?”

    “妈,我是你儿子,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情,”李泽道,“反正薇薇已经顺利出生了,所以哪怕那是打胎药,我也希望你能跟我说一下。”

    “哎!”叹了一口气后,李母道,“阿泽,其实不瞒你,那确实是打胎药。我是跟一个老中医要的草药,之后熬了送到医院给小洁喝的。菩萨告诉我,她肚子里的是女儿,所以我当然不希望她把女儿生下来了。你要知道,儿子是能继承家业和血脉的,但如果生的是女儿,那你只能将家业送给其他人。正是因为考虑到这点,我才让小洁把打胎药给喝下去的。但那打胎药真的一点效果都没有,她居然顺利把薇薇给生了出来。不过那时候的我是很重男轻女,但后面我不也喜欢上了薇薇,还一直帮你们带吗?反正都是过去了的事,阿泽你也就别放在心上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让小洁怀上二胎,看能不能生个儿子。”

    听到妈妈这番话,李泽顿时觉得自己一直往黑暗深渊坠去。

    噗通一声,李泽很无力地跪在了地板上。

    尽管膝盖很痛,但真正让李泽感觉到疼痛的却是他妈妈这番话。他更是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握着,那种近乎窒息的疼痛感让他不得不捂着胸口。

    用接近绝望的眼神盯着地板后,李泽喃喃道:“妈,你把你亲孙子给毒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