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5章 以德报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什么?”电话那头的李母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把你亲孙子给毒死了!”

    “亲孙子?小洁生的不是孙女吗?”

    “你真的是有够歹毒的!”李泽咆哮道,“她怀的是儿子!但因为你给她喝的那药!当晚儿子出生以后就病危了!而因为你把我给叫走!没有家属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直接导致你孙子离开了这世界!后面小洁就领养了个一出生就被妈妈抛弃的女婴!也就是薇薇!”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

    “千真万确!”

    咣啷!

    嘟……嘟……

    在听到咣啷一声后,李泽听到的只剩下电话中断的嘟嘟声以及妻子的哭泣声。他没有再打电话过去,而是依旧盯着地板。就算他妻子做了很多错事,但就生孩子这件事而言,错的却是他和他妈妈。要是他妈妈别轻信菩萨的话,认为他妻子怀的是女儿,那也不至于心狠手辣地诱骗他妻子喝下堕胎药。要是当时他有尽到丈夫以及父亲的义务,一直守在产房外面的话,他就能第一时间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这样或许他儿子就能活下来。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在出生后十五分钟内就死掉,而罪魁祸首还是他和他妈妈,李泽都很想直接一刀捅死自己!

    而这时,他才明白妻子为什么要欺骗他,说儿子已经被调包了。

    原来,只是为了不让他和他妈妈承受心理煎熬。

    当初薇薇出生之后的十几天里,他妻子动不动就流泪。

    那时候他妻子是说因为当妈妈了所以才喜极而泣,可李泽现在才明白他妻子是因为失去儿子才动不动以泪洗面。

    想得越多,李泽越是自责,自责到连转过身面对妻子的勇气都没有。

    听着妻子那渐渐微弱的哭声,李泽的拳头握得非常紧。

    “操!”

    骂出这个字后,李泽双拳直接砸在了地板上。

    这时,他那靠在门上的妻子开口道:“其实在我们开始抚养薇薇以后,我就想跟你离婚了。”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只是眉头皱得更紧,但却没有回头,更没有回应。

    长长叹了一口气后,任由眼泪溢出的丁洁道:“但当我看到你跟我一起悉心照料着薇薇,有时候还半夜三更起来帮她换尿布,并叫我好好睡觉时,离婚的念头就离我越来越遥远。那时候我就在想着,有些事确确实实已经发生过,就没有必要再去纠结。我确实是这样告诉我自己的,可每每想到在我怀中死去的儿子时,我心里还是特别难受。而且一开始你妈妈根本就不待见薇薇,所以我恨她恨到甚至希望她出车祸横死的地步。后面她生病到躺在医院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我是真的不想管她,我甚至觉得这是恶有恶报。但因为她始终是我婆婆,所以我还是选择待在医院里照顾她。要不是我这么做,她不会知道我是个好儿媳,更不会对我以及薇薇好。只是每当看到她逗薇薇笑,或者是喂薇薇吃东西时,我只会觉得很讽刺。她把她孙子给毒死了,却对一个并非她孙女的小孩子这么好,这真的是很讽刺。”

    听到妻子这话后,李泽慢慢站了起来。

    转过身看着显得有些憔悴的妻子,李泽问道:“是不是到现在还恨着我?”

    “在薇薇半岁之前,我或许还恨着你。”

    “那之后呢?”

    “之后我就像以前那样爱着你了,”丁洁喃喃道,“其实换位思考的话,我能理解你当初为什么赶回家。你以为你妈不行了,所以就打算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看完之后再回医院来陪我。毕竟在你眼里,我应该不可能在你离开医院的那半个小时里生下孩子。可惜啊,有些事真的不是你或者我能预料到的。”

    “我前几天扇了你一巴掌,还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你是不是又想和我离婚了?”

    “如果我想和你离婚,我就不会把真相说出来了,”丁洁道,“在我知道要是不说出真相,你就会和我离婚的前提下,我当然是选择说出真相。只是我真觉得我不应该把真相说出来,或者是你不应该打电话问咱妈。她已经一大把年纪了,经不起这样的刺激。”

    “我想知道很多真相,你应该明白我指的是哪些。”

    “我明白,一直都明白。”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告诉我。”

    “我暂时不想说,”抱着膝盖并将脸蛋贴在膝盖上后,显得有些孤单的丁洁道,“我想和你分居一段时间,用这时间来理清我们之间的一些事,也顺便理清我自己心里的一些想法。我是一个自作聪明的女人,所以我总觉得我有些事真的做错了,就好比我和廖俊超做了那样的交易,又好比我把文胸交给了林宇南。其实有时候我又很庆幸,庆幸自己以德报怨后得到了该有的回报。所以人生真的就像是一场没有预兆的冒险,总是会发生一些让你憎恨的事,也会发生一些让你为之欢呼雀跃的事。”

    “告诉我那些事的真相,”李泽道,“只要你没有出轨,我绝对会原谅你的。”

    “呵呵,”很无力地笑出声后,丁洁道,“老公,咱们先分居一段时间吧,我累了。”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眉头皱得更加紧。

    换做以前,他会直接逼迫妻子。

    可因为儿子的死,此时的李泽却不敢再逼迫。

    看着孤单得好像一片枯叶的妻子,李泽问道:“我搬出去住,还是你搬出去住?”

    “你吧,”丁洁道,“孙老师已经去了漳州,那老公你就可以直接住在孙老师那边了。我是觉得只有我才能照顾好薇薇,所以我是想尽量陪在她身边。就算她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但血缘这种东西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之间的羁绊。这个社会每天都有兄弟姐妹争夺家产的事发生,在这些人眼里,血缘反而像是一种耻辱的象征。所以啊,对于我来说,我向来不看中血缘。”

    “你要什么时候才肯告诉我真相?”

    丁洁没有吭声。

    见状,李泽问道:“是打算这辈子都不告诉我吗?”

    丁洁依旧没有吭声。

    “我们是夫妻,”李泽道,“只要你婚内没有出轨,那我就可以原谅你所犯的任何错。我已经放宽我的要求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告诉我那些事的真相。”

    说话的同时,李泽已经朝妻子走去。

    在李泽快要走到妻子面前时,他的手机响了,是他爸爸打来的。

    ps:这两天陪朋友在就近城市旅游,所以今天只有2更,抱歉,之后依旧每天5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