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6章 报复念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接通后,李泽问道:“怎么了?”

    “你刚刚跟你妈说什么了?!”

    因语气有些着急甚至是责备,所以李泽忙问道:“是不是我妈出什么事了?”

    “她刚刚差点跳楼了啊!现在坐在地上一直哭啊!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啊?!”

    “你照顾好我妈,回头我再打电话给你。”

    “咋回事啊?”

    “爸,我回头再打电话给你,现在我这边还有更重要的事。”

    “有啥事比你妈的性命还重要的?”

    李泽不想再多说什么,因为他还在做妻子的思想工作,所以他直接把电话给挂了。挂了以后,已经站在妻子身旁的李泽静静看着依旧显得落寞的妻子,并想着该如何撬开妻子的嘴巴。他不想分居,或者说是不想在不知道真相的前提下分居。

    而在李泽看来,既然他妻子不愿意说出真相,还想以分居作为拖延的借口,那真相肯定是非常肮脏的。

    所以看着此时的妻子,李泽真的是很想逼迫妻子说出真相。

    可因为儿子的死,李泽又有些不忍心。

    想到此,蹲在地上的李泽道:“老婆,儿子的事是我和我妈对不起你,我向你道歉,但我……”

    李泽还没说完,丁洁便道:“你觉得简简单单的道歉有意义吗?说得难听一点,你们两个人就和杀人犯没什么区别。最重要的是,杀死的还是你们自己的亲人。原本我是真的不想说出这件事,但你一直在逼我。在你第一次逼我的时候,为了能让你心里好受一些,我就说你儿子是在我打盹的时候被调包的。可你呢?还一直在追查所谓的真相。老公,有时候在你得知真相后,你会发觉还不如不要知道真相。刚刚你其实不应该打电话给咱妈,那只会让她这辈子都活在愧疚之中。”

    “打完之后我才不知道该打那通电话的,”李泽道,“我这个人真的是有些笨,总是后知后觉。其实我现在心里也很难受,如果当时我没有离开医院,或许我儿子就活了下来。”

    “已经过去了,”像之前那样靠在门上后,面庞被发丝遮住的丁洁喃喃道,“死了就是死了,再多的忏悔也不可能让咱们儿子再活下来。其实有时候看到咱们女儿,我就会想起我曾经拥有过一个儿子。虽然只有短短的十五分钟不到,但我确实拥有过。我还能记得他的啼哭,还有他那一直在乱动着的小手小脚。可惜在哭了不到五分钟,他的声音就越来越微弱,就好像离我越来越遥远似的。”

    说到这里,丁洁又哭了起来。

    见状,李泽直接将妻子拥进了怀里。

    丁洁起初是想推开丈夫,但在轻轻推搡了两下后,她却选择紧紧抱着丈夫。

    得到温暖怀抱后,丁洁哭得更加歇斯底里,娇躯更是随着哭泣而剧烈哆嗦着。

    至于李泽,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所以紧皱眉头的他是选择紧紧抱着妻子。

    就这样哭了十来分钟,丁洁渐渐平静了下来。

    “老公,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二胎吗?”

    “知道,想要个真正属于我们的孩子。”

    “嗯,”闭着眼的丁洁喃喃道,“其实我领养薇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惩罚你们母子俩。那时候我觉得我儿子是被你们给害死的,所以如果我在你们不知情的前提下领养了个女儿,某天又突然告诉你们这件事,那对你们来说也是个打击。比如当薇薇十五岁的时候,我突然说出来时,你们母子俩肯定都会很绝望,尤其是你妈,她会惊讶地发现原来她儿子没有后代。每每想到这样的场面,我就有那种好像报复了她的快感。”

    说到这里,长长呼出一口气的丁洁继续道:“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在我眼里我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不认为我这样的想法有错。”

    假如他觉得他妻子这样的想法有错,那他刚刚就不会打电话给他妈妈并抱怨这事了。

    要是当初他妈妈没有轻信解签人的话,没有熬那狗屁草药给他妻子喝的话,那他儿子现在已经四岁多了。

    想到这里,李泽的心也很痛,痛到快要流泪的地步。

    重重叹了一口气后,紧抱着妻子的李泽道:“这件事是我们母子俩对不起你,我跟你道歉。”

    “别道歉了,人死不能复生,”丁洁道,“我以前不想要二胎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怕薇薇失宠,另一个是不想让你妈高兴。她害死了她孙子,她没有资格再得到一个孙子。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想法离我越来越遥远,所以我就想抛弃那些带着怨恨色彩的想法,想办法给自己以及你们李家留个后。不管怎么说,薇薇终究和我们没有血缘关系。虽然我嘴上说是不在乎血缘关系,但有时候还是挺重要的。”

    “毕竟谁都希望自己的血脉能一直被继承下去。”

    “是啊,”将头埋在丈夫胸前后,丁洁喃喃道,“老公,你真的很残忍。明明我都不想再去回忆当初发生的事了,你还这样逼我。”

    “这件事是我不对,但你身上实在是太多秘密了。”

    “有时候所谓的秘密只是在保护别人而已。”

    “那是有时候,但大部分的时候只会伤害到别人,”又叹了一口气后,李泽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希望你说出真相的原因。”

    “老公,你想知道哪些真相?”

    “其实你心里清楚的。”

    “我……”

    丁洁正欲开口,门却被敲响,而且是那种心燎火急的敲门方式,就好像要把门给敲破似的。

    拉起妻子后,李泽忙透过猫眼往外看去。

    见站在外头的是自己的父母,李泽急忙打开门。

    门一打开,看到儿媳妇的李母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