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9章 表情变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李泽打算将手伸向妻子最为隐秘的地带时,他妻子却选择挣脱怀抱。

    看着显得有些错愕的丈夫,又见丈夫的裤裆鼓鼓的,丁洁便微笑道:“老公,你先去洗澡,你浑身上下都是汗臭味。记得洗干净一点,有小小的奖励。”

    李泽大概知道妻子所说的奖励是什么,但他更想知道的是那些他一直耿耿于怀的真相。

    在不知道真相的前提下,他是不可能和妻子一直一起生活的。

    只是要是他问出口,他又担心妻子会提出分居。

    怕分居?

    分居就分居!

    难道为了生活在一起就连真相都不去过问了?!

    想到这点,李泽道:“老婆,我知道下午你有很多话想和我说。只是因为我爸妈来的缘故,你还来不及和我说,所以你现在可以和我说了。”

    “明天再说,”丁洁道,“今天我坐飞机回来,特别的累。”

    见妻子又在敷衍,李泽不免皱了下眉头。

    勾住丈夫脖子后,丁洁道:“老公,其实我是不想破坏了现在的气氛,要不然我会直接和你说的。而且在我看来,现在说和明天说的区别并不大,反正我会全部说给你听的。快去洗澡吧,别让我等久了。老公你赶紧去洗澡,我去看下对面那栋楼有没有人在乱来。”

    说完,丁洁便走开了。

    拿出望远镜,丁洁走到了窗前。

    看到这情况,李泽便开始脱衣服。

    当李泽脱得一件都不剩时,他听到了妻子那有些夸张的惊呼。

    李泽还以为妻子看到了不该看到的画面,哪知他妻子居然直接用望远镜看着他下面。

    “好大啊!”

    听到妻子的感叹后,李泽笑着问道:“有多大?”

    “比我整个人都粗,所以老公你还是去找母象结婚吧!”

    “要是比你整个人都粗,那我得穿越到侏罗纪找母霸王龙了。”

    李泽说出口后,丁洁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见妻子又用望远镜观察着对面那栋楼,拿上内裤的李泽便走出了主卧室。

    李泽洗澡之际,带着好奇心的丁洁正在慢慢移动着望远镜。

    当她看到有个女人正倚着窗户喝着啤酒时,她不免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个女人身上。

    这个女人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留着一头被风吹得肆意飞舞的长发。

    丁洁是能确定对方没有戴文胸,因为雪峰以及雪峰之上都看得清清楚楚。见女人如此坦然,丁洁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情景。假如是她,就算穿着内衣,她也不敢在窗前逗留,所以丁洁真觉得这个女人作风极为大胆。她甚至觉得除了自己以外,此时应该还有其他人在观赏着这个女人。

    见女人面无表情,还时不时灌啤酒,丁洁就知道这个女人心情肯定非常不好。

    为情所困还是为钱所困?

    丁洁不知道答案,但她也懒得去追根究底,反正这个女人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当她看到女人做出的怪异举动时,丁洁的眉头皱得非常紧。

    她看到女人先是举起啤酒瓶看还剩多少啤酒,之后就直接将啤酒瓶往下伸。尽管看不到女人用啤酒瓶所做的事,但看到女人表情愉悦,嘴巴还张得有些夸张,她已然知道女人是在用啤酒瓶自蔚。

    将那么冰冷的东西伸进去会有感觉吗?

    思索之际,丁洁便仔细观察着女人的表情变化。

    因为,有没有感觉只要看女人的表情变化就能略知一二了。

    在不需要讨好男人的前提下,女人的表情变化就足以说明是否有感觉。

    观察了五分钟,丁洁得出一个结论。

    尽管能稍微被满足,但啤酒瓶显然达不到女人的要求。

    只是当丁洁看到女人居然继续喝那瓶还没有喝完的啤酒时,丁洁都有些震惊。

    要知道,那瓶口刚刚可是伸进了……

    看到女人含着瓶口咕噜咕噜地喝着啤酒的情形,丁洁只觉得很恶心。

    听到脚步声,见丈夫走了进来,转过身的丁洁便道:“老公,我看到了一个变态女人。”

    “怎么个变态法?”

    “她先是用啤酒瓶自蔚,接着又继续喝啤酒。”

    “让我看下。”

    见走过来的丈夫有些激动,丁洁忙道:“我不会让你看的。”

    “为什么?”

    “你是我老公,我当然不能让你看其他女人的身体了,”丁洁道,“要是你看了,我就会觉得怪怪的。”

    “可上次我也看了。”

    “好吧,那就让你看下,”将望远镜递给丈夫后,丁洁补充道,“六楼,很靠右边的那个窗户。那个女人长得挺漂亮的,估计也就比我大个两三岁。其实我搞不懂这个女人,在明知有可能被陌生人看到的前提下,她居然连文胸都不戴。老公,你说这个女人是什么心态?”

    透过望远镜看着那个女人,李泽道:“就她的表情而言,她的心情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她不在乎自己的胸会不会被其他人看到,她在乎的是酒精能不能让她的心情好起来。当一个女人被伤害得体无完肤时,她就不在意自己是否走光了。”

    “那老公你要不要过去安慰她呢?”

    “不要。”

    “去安慰她呗!我又不会吃醋!”

    “你不会吃醋都有鬼了。”

    “要是我吃醋的话,上次怎么可能让你在孙老师家里过夜?”

    “那是因为你知道毒瘾发作的人是不会想做那个的。”

    “那可能这个女人也不想。”

    “不可能的,”李泽道,“从她的眼神来看,她应该喝了不少酒。加上你刚刚说这个女人用啤酒瓶自蔚,这足以说明她现在很渴望做嗳。一旦有男人出现在她面前,并且她对这个男人还有好感,那她就会直接献身了。而就算她对出现的男人没有好感,但她又想报复那个伤害了她的另一个男人的话,她很可能就会直接过呢这个男人搞起来。所以要是我过去了,我真怕我会晚节不保。”

    “你去吧,我不介意的。”

    “不去,”刚说出口,李泽忽又改口道,“或许我真的得过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