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1章 反了过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李泽这么一反问后,女人便仔细打量着李泽。

    半分钟后,女人顿悟道:“你是老师!”

    “对,我是高中美术老师。”

    “那就难怪了,”女人道,“今年我有带我外甥女去报名,有在学校里见过你。我外甥女今年读高二,她还有跟你打招呼,所以我就问她你是干嘛的,她说你是美术老师。没想到啊,你居然就住在我家对面。对了,你是只在学校里教美术,还是说也有在外面做兼职?”

    “没做兼职。”

    “那不是很可惜吗?”女人道,“要是你有在做兼职,我可以把我外甥女送到你那边去,她特别喜欢画画。”

    “我可能暑假的时候会开设美术培训班,到时候你可以把你的外甥女介绍给我,”拿出手机后,李泽道,“方便的话,我们互相留个手机号码,以后我开设美术培训班了,我就跟你说一声。”

    “加个微信吧,现在微信比手机号码实在。”

    没等李泽开口,女人已经走了进去。

    片刻,女人拿着手机走到了李泽面前,并让李泽扫她的二维码。

    互相加为好友后,李泽道:“我叫李泽,沼泽的泽。”

    “我叫苏慧梅,你可以叫我梅姐,”停顿之后,苏慧梅问道,“我应该比你大吧?”

    “我三十。”

    “我比你大四岁,所以你确实可以叫我梅姐了,呵呵。”

    “梅姐,你之前是想自杀吧?”

    “是啊,”苏慧梅笑道,“其实人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一旦伤心到绝望的地步,那就有可能做出一些自己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来。平时我看到女人为情自杀的新闻,我也觉得那样的女人很傻。没想到啊,我刚刚差点变成了她们。李老师,谢谢你,我们根本就不熟,你还特意跑过来开导我。我现在也想通了,那对奸夫淫妇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没有必要为一个已经不爱我的男人纠结下去。对了,我女儿今年初一,到时候能不能也去美术培训班那边学画画?”

    “这完全没问题,培训班没有明确的年龄限制。”

    “那就好,那就好。”

    “梅姐,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我老婆还在等我。”

    “你是怎么知道我要自杀的?”苏慧梅道,“我们这两栋楼之间离得也有些远,站在窗户看着我这边的话,不可能会看得清楚的。”

    李泽当然不可能说出自己有用望远镜观察这栋楼的习惯,所以他道:“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勉勉强强还是能看到的。”

    “哦。”

    “那我就先回去了,梅姐记得照顾好自己。”

    “谢谢。”

    李泽走向电梯之际,穿着拖鞋的苏慧梅也走了出去。

    送李泽进电梯后,苏慧梅才返回家里。

    当李泽回到家中时,他妻子正靠着床头玩手机。

    看着妻子,李泽便将刚刚所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听完后,丁洁道:“很多男人都是这样,有钱人就会变坏。不过她老公也真的是有够恶心的,居然把她妹妹的肚子给搞大了。老公,其实你这趟出门赚到了不少啊。在培训班还没有开业之前,你就已经有两名学生了,所以我觉得交际圈真的挺重要。认识的人越多,就会有越多的人帮你介绍生意。”

    “是啊。”

    看到丈夫后,勾了勾手指的丁洁道:“老公,你过来,让我好好检查一下你的身体,看你有没有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来。”

    “你想怎么检查呢?”

    “你先把衣服都脱了。”

    说到这里,来了兴致的丁洁便将已经断开网络的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

    至于李泽,他是当着妻子的面脱得一件都不剩,之后就躺在了他妻子的旁边。

    跪在床的左侧后,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下的丁洁道:“嫌疑人李泽,我要开始做检查了。”

    “我是清白的。”

    “不是你说清白就清白,得由我这个法官说了算。”

    趴下去,并将遮住面庞的发丝撩到耳朵后面后,丁洁便用嘴巴服务着丈夫。

    看着极为卖力的妻子,李泽身体上自然是很受用,但他心里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他知道妻子不是在检查他刚刚有没有和那女人乱来,只是纯粹在讨好他而已。他甚至觉得,他妻子明天也不一定会说出和蔷薇会所有关的真相来。其实他觉得他和妻子之间只是隔着一张纸,双方都知道对方干过什么,只是还没有捅破那层纸罢了。

    所以李泽就在想着,要不要直接提起蔷薇会所。

    “味道和硬度都和平时一样,看来嫌疑人李泽你说的是对的,所以本法官要开始宣判了,”和丈夫对视后,目光特别温柔的丁洁道,“鉴于你有如此神器,本法官就允许你和我同睡一晚。但因为你还是嫌疑人,你在这个晚上是没有人生自由权的,所以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必须干什么。”

    “行,”进入角色扮演的李泽笑着问道,“丁法官,我该为你做些什么?”

    “两只手举起来,要不然我怀疑你想袭击我。”

    “这样?”

    看着用两只手抱着后脑勺的丈夫,丁洁道:“嗯,没错,就是这样。”

    “然后呢?”

    “趴着,把屁股撅起来。”

    “那不是你该摆出的姿势吗?”

    “你居然敢质疑法官的判断?”

    “我怀疑你准备拿什么又粗又长的东西爆我的菊花。”

    “放心,”眨了眨眼睛后,噗嗤笑出声的丁洁道,“反正我身上绝对没有这样的东西。”

    “有。”

    “怎么可能?”拉起裙摆后,丁洁问道,“如果有的话,能藏得住?”

    “那就得由我来好好检查检查了!”

    说完,李泽一把将妻子拉进怀里。

    因李泽出手太快,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丁洁还啊地发出了惊叫。

    直接将妻子压在身下后,手已经伸进妻子裙摆内的李泽道:“法官大人,我听说你并非刚正不阿,喜欢收受贿赂之类的。为了惩罚你这样的贪官,我特意假装被你抓起来。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必须好好惩罚你一下才行!”

    “你敢?”丁洁冷冷道,“我可是法官!”

    俯下身,附到妻子耳边的李泽小声道:“我现在就让你知道谁才是法官。”

    没等丁洁开口,她的嘴巴已经被她丈夫封住。

    随后,嘤咛便在主卧室里回荡着。

    时机成熟后,将妻子所穿的内裤拉向一侧的李泽便直接进入。

    酣畅淋漓了半个小时,李泽总算是完事了。

    李泽原本是想选择体外,但因为妻子说想要二胎,所以李泽还是选择了体内。实际上李泽依旧不想要二胎,毕竟很多谜团还没有搞清楚。至于他为什么顺从了妻子的意愿,其实是因为今天所发生的事。在得知丧子的真相后,要是李泽还义无反顾地选择体外,那会显得很奇怪。

    再说了,只是一两次的话,他妻子应该不可能会怀上的。

    第二天早上,李泽一直想和妻子聊与蔷薇会所相关的事。

    但因为女儿在场,他妻子又一直陪着女儿,所以李泽一直没有机会开口。

    加上李泽还要去医院一趟,所以八点半的时候,李泽以要和朋友商量开设培训班一事为由离开了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