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2章 就是如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泽要搞清楚的事很简单,也就是他儿子是不是真的在出生以后不久就死了。

    要真是如此,那就说明他妻子并没有在撒谎。

    所以有时候李泽真的觉得有些可悲,因为他现在已经没办法再完全相信妻子所说的话。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周日早上赶往医院。尽管今天是五一假日的最后一天,但医院里都是会有人上班的。所以要是当初知道真相的医生或护士有一个人在医院的话,那李泽自然就能搞清楚事情真相了。

    李泽赶往医院之际,才刚睡醒的李佳雪拿着一次性纸杯走进了卫生间。

    至于石嘉杰,此时正在床上酣睡。

    将内裤拉至膝盖,李佳雪便坐了下去。

    打开双腿,感觉到尿液快要洒出来后,李佳雪忙将纸杯置于下面。

    随着嗒嗒嗒的声响,尿液都洒进了纸杯里。

    接了一些后,李佳雪在憋尿的前提下拿开纸杯,接着又继续尿尿。

    尿完尿并擦干净后,李佳雪从洗手池下面拿出了昨天买的测孕棒。

    撕掉包装,李佳雪将测孕棒伸进了纸杯里。

    拿起来后,李佳雪便盯着观察窗。

    当李佳雪看到两条红线渐渐显现并变得极为明显时,李佳雪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怀孕了!

    要不是月经推迟了一周没有来,李佳雪也不可能会买测孕棒。

    而对于这结果,李佳雪真的是有些难以接受。

    看着那两条红线,李佳雪的手都在发抖。

    猛地,李佳雪直接将测孕棒扔进了纸篓里,并撕下了不少卫生纸扔进纸篓,以便把测孕棒给盖住。在知道自己已经怀孕的前提下,她该怎么做?她能想到的就是找个时间把孩子给打了。可一想到自己能做妈妈了,李佳雪又有些不舍。可终究,这个孩子是绝对不能留下,更不能被她丈夫知道的。

    想着当时的情形,李佳雪的表情显得极为难受。

    咬着嘴唇后,李佳雪的视线一下就被泪水模糊了。

    李佳雪无声地流泪之际,身为她丈夫的石嘉杰还在酣睡着。

    而此时,李泽已经来到了妇产科所在楼层。

    走到医生简介栏那边,李泽便仔细看着。

    钟美芳!

    找到当初给他妻子主刀的医生后,李泽忙朝办公室那边走去。

    在看到坐班的依旧是上次那位许主任后,对许主任印象很差的李泽干脆不走进去。许主任对他印象肯定也很差,所以要是他问钟美芳医师有没有在上班,许主任很有可能会直接说没有在。在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的前提下,李泽是宁愿向护士打听,也不会走进去的。

    看到一名护士后,走上前的李泽笑着问道:“请问钟医师有在上班吗?”

    “哪位钟医师?我们这边有两位一样姓氏的。”

    “钟美芳。”

    “她在例行检查,”护士道,“你在这边等一会儿,要不然你就去b区那边找她,刚刚她有在那边。”

    “谢谢。”

    转过身,李泽便朝b区那边走去。

    在快走到b区时,李泽看到了钟美芳。

    几乎同时,钟美芳也看到了李泽。

    而在看到李泽后,钟美芳的脸色显得不是很好,脸上的笑容也显得有些僵硬。因为注意到自己被李泽盯着,而李泽还朝她走来,所以她自然知道李泽是要找她的。假如不是找她,她的脸色反而不会变得如此难看。

    “钟医师,您好。”

    “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记得我,对不对?”

    “抱歉,您是哪位?”

    “你肯定记得我,”李泽道,“要是你不记得我,你的表情不会变得这么僵硬的。我是美术老师,所以我很喜欢通过一个人的表情变化去揣测这个人心里的想法。透过钟医师你的表情变化,我敢肯定你还记得我,而且是因为四年前我老婆生孩子一事。钟医师,我没有猜错吧?”

    “哦!”钟美芳假装顿悟道,“原来是你啊!”

    “钟医师,我老婆和我说了一些事,我想向你核实一下。”

    “什么事?”

    “麻烦告诉我当初在产房里所发生的一些事。”

    “你跟我到这边来。”

    将李泽带到走廊尽头的一间病房里以后,钟美芳还示意李泽将门关上。

    看了看那摆在窗户上的绿萝盆栽,目光移至李泽身上的钟美芳问道:“你老婆跟你说什么了?”

    “这个你不用管,你只要告诉我当初在产房里所发生的事。”

    “好吧,”叹了一口气后,钟美芳继续道,“既然你会特意来医院问我,那你肯定是已经知道所发生的事,只是想通过我验证一下罢了。当初你老婆生下男婴之后,因为病危并且产房外面没有家属的缘故,延误了抢救的最佳阶段,所以你老婆生下的那名男婴便夭折了。其实事后我们有对死婴做过检查,就算有家属签字,也是回天乏术。在男婴夭折以后,我们建议你老婆领养一名刚被遗弃的女婴。你老婆答应以后,我们就直接将女婴当做是你老婆生下来处理了。”

    听完钟美芳所说的,李泽才发觉妻子昨天确实没有撒谎。

    这就是说,他真的曾经有过一个儿子。

    只是因为他妈妈的原因,这个来到这个世界不到十五分钟的儿子就夭折了。

    想象到那样的画面,李泽极为心痛。

    假设下药的人不是他妈妈,而是其他人的话,或许他现在已经直接拿着菜刀冲去把那个人给砍死了。而因是他妈妈,他能做的也只是在心里责怪罢了。讲得直白一点,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他妈妈所犯下的错。

    他是真的没想到,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居然会直接把他的儿子给害死了!

    看着显得有些悲伤的李泽,钟美芳道:“先生,那次的事并非医疗事故,希望你能理解。”

    “你们是怕家属闹事,所以才那么做的?”

    “差不多吧。”

    “我想知道遗弃了我女儿的人是谁。”

    “你指的是那个女婴?”

    “对,”停顿之后,李泽又补充道,“她现在是我女儿。”

    “是一名女大学生,”钟美芳道,“她当时是在已经快临产的时候来到医院,而且还是孤身一人。我们医院有规定,产妇如果快要临产,在手续没有办齐全甚至任何费用都没有缴纳的前提下,我们必须优先帮产妇接生。但在接生完以后,我们是会要求产妇在缴纳完相关费用的前提下出院的。可这个女大学生品德真的非常不行,在生完孩子之后居然就直接溜走了。”

    “有没有她的身份登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