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3章 世界真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来的时候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带,”钟美芳道,“她有报出名字身份证号码之类的,但事后我们发觉这些都是假的。不过当时我们有对她拍照留底,要是你想找到你女儿的生母的话,我可以提供这张照片。”

    “其实我不是想找到她,我只是想知道是谁而已。”

    “那你跟我去科室那边,我调取资料给你看下。”

    “谢谢。”

    聊完以后,两个人就朝科室所在的方向走去。

    走进科室,钟美芳便坐在了电脑前。

    登录系统后,握着鼠标的钟美芳开始查找着资料。

    至于李泽,他是直接站在旁边看着。

    找了五分钟,钟美芳总算找到了照片存档。

    当钟美芳双击打开图片时,李泽的眼睛瞪得非常大。

    这……这不是孙兰娜吗?!

    看到挺着个大肚子,表情还显得有些痛苦的孙兰娜,李泽吓了一大跳。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薇薇的生母居然会是孙兰娜。难怪当初看到陪着薇薇玩耍的孙兰娜时,李泽总觉得她们两个人有点儿相似。只是因为那时候李泽并不知道薇薇并非亲生,所以也就没有多想的。

    而这时,李泽还想起了一件事。

    孙兰娜戒毒期间有问李泽她有没有生过孩子,之后还自嘲似的说自己没有生过,还解释说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李泽所在高中,怎么可能会有时间生孩子?

    那时候李泽觉得孙兰娜的解释一点问题都没有,可他万万没想到,孙兰娜居然是在大学期间生下了薇薇!

    等等!

    生母是孙兰娜的话,那生父该不会是孙兰娜前男友付卫东吧?!

    一想到那个人渣,李泽就特别恼火。

    “这就是她的照片了,长得挺漂亮的,”钟美芳道,“现在的女大学生真的是特别乱,动不动就来医院做人流手术。我跟你说,在人流手术里,在校生几乎占了一半。最夸张的是那些私立医院,它们为了揽客,就经常开出学生半价之类的优惠条件。做手术可能确实是半价,但药品之类的价格肯定是非常昂贵。结果算起来,还不如在公立医院来得划算。”

    “嗯。”

    “这张照片你想要拷贝走吗?”

    “不用,谢谢。”

    “不客气。”

    在知道妻子说的是真相,并且知道生母是孙兰娜的前提下,李泽自然没有必要再留在这家医院,所以脑子一片混沌的他直接离开了医院。

    坐上车以后,李泽还是不敢相信薇薇生母居然会是孙兰娜。

    在驾驶座上呆呆地做了至少有十分钟后,李泽才急忙拿出手机。

    找到孙兰娜的名片,犹豫了下的李泽还是拨了过去。

    “李老师?”

    听到孙兰娜的声音,感慨万分的李泽问道:“怎么样了?”

    “你是问戒毒的事吗?”

    “对。”

    “怎么说呢,”孙兰娜笑道,“只能说比我想象中的好一些,但也不可能这么快把毒瘾给戒掉。最快的话,至少也要一个月。要是慢的话,半年也正常吧。反正我有咨询过医生,医生说戒毒快慢和毒瘾患者的意志力有着直接关系。我感觉我一直都不是一个意志力坚强的女人,所以我真不知道到底多久才能把毒瘾给戒了。反正一旦我把毒瘾给戒了,体质又恢复到以前的水平的话,我会回厦门的。我跟你说啊,以前我体重是差不多一百斤,现在直接掉到八十五斤了,所以我觉得戒毒真是个不错的减肥途径。”

    “你还减肥?”李泽笑道,“要是你再减肥,你就是竹竿了。”

    “我不是说我减肥,我就是说那些肥胖的女人啊!”

    “但代价太大了,而且戒毒太难了,所以你得加倍努力才行。”

    “有我表姐管着我,肯定没问题的。”

    “孙老师,我想问你一件事。”

    “你问吧。”

    “你是不是有生过孩子?”

    “嗯?”迟疑了下后,电话那头的孙兰娜问道,“李老师,好端端的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我就是想知道答案。”

    “没生过,”说完以后,孙兰娜又改口道,“有生过。”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有的,”孙兰娜道,“只是我觉得这样会影响到我在李老师你心里的形象,所以我刚刚才说没有的。毕竟我是一个还没有结婚的女人,如果我和你说我生过孩子,那李老师你肯定会觉得我很乱性的。”

    “那孩子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应该是被好心人收养了吧。”

    “为什么会不知道?”

    “我那时候还在读大学,根本没有能力抚养孩子,所以在医院里生下孩子以后,我就跑掉了,”孙兰娜道,“我知道我这样做很过分,但那时候我还得读大学,我根本就没有能力抚养孩子。在我看来,与其让孩子跟着我受苦,还不如直接让有能力但又没有子女的夫妻收养。这样的话,孩子肯定是会过得更好的。”

    “是你前男友的?”

    “对。”

    “那他知不知道你把孩子生下来了?”

    “知道,”孙兰娜道,“也是他建议我把孩子丢在医院。”

    听到孙兰娜这话,心情有些沉重的李泽道:“你这真的是遇人不淑。”

    “每个女人在结婚之前都会遇到一个或者多个人渣,不是吗?”

    “确实如此,”顿了顿后,李泽道,“其实我一直觉得戒毒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除了要有极为坚强的意志力以外,还要有动力才行。对于已经有子女的女人来说,她们的动力就是让自己变得正常,并回到子女身边。所以我现在也要给你一个动力,希望能帮你早点摆脱毒瘾。”

    “哦?”

    迟疑了下后,脸上出现笑容的李泽道:“孙老师,我女儿就是你女儿。”

    “什……什么?!”

    “缘分这东西真的很奇妙,”李泽笑道,“有时候我们会觉得这个世界很大,但有时候又会觉得这个世界很小。所以当某件几率接近零的事发生在我们身边时,我们就会不停地唏嘘感慨。最近因为我觉得女儿不像我,我就有去做亲子鉴定,结果还真的不是我的。后面我才知道我老婆当年生下的儿子夭折,就在我有事没有在医院的前提下收养了个女婴。刚刚我有去医院查资料,看到了你的照片,才发觉你居然是薇薇的生母。”

    李泽说完以后,电话那头的孙兰娜立马哭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