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6章 所谓闺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是,”丁洁道,“是小莲事先跟我要的。”

    “她为什么跟你要?”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为了更接近于我吧,”丁洁道,“因为以前就和小莲关系很好,所以她提出这个要求以后,我自然就是直接把项链给她了。事后我有跟她要项链,她说放在她家里。因为一直没有机会见面,所以现在那条项链还在她家里。加上我说项链可能已经丢了,所以要是我突然拿回来,老公你一定会怀疑,所以我一直不知道该不该拿回来。”

    “我想知道你走了几次秀,又跟那些选中了你的男人做了什么。”

    “我就走过一次。”

    “跟我说个明白。”

    “嗯,”沉默了下后,丁洁道,“我记得这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那时候小莲不想去走秀,她就让我代她去。她没有和我说得很明白,只是说我只要在打扮好的前提下在舞台上走动走动就好,还说这是商业性的走秀活动。我和她认识已经超过五年了,算是那种不常联系但又有感情的闺蜜,所以我当然要帮她这个忙了。只是当我走完秀,又在会所工作人员的逼迫下走上舞台,供会员们挑选时,我才发觉我被小莲给骗了。我那时候真的很想直接跑掉,但那么多的保安,我根本跑不掉。而且工作人员还有在后台威胁我,说我是自愿来参加走秀,那就必须参加选妃环节。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被选中,而我也有可能不会被选中,我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走上舞台的。”

    见妻子忽然用力抱着他的腰部,有些担心的李泽忙问道:“那你被选中了没有?”

    丁洁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看到这举动,李泽的心都悬在了半空。

    他想象到的是衣着暴露的妻子坐在某个男会员腿上,之后男会员还用力揉搓着他妻子的雪峰。甚至还直接将他妻子的丁字裤拉到一侧,来个长驱直入,就好比他昨晚那样。

    要真是如此,哪怕妻子已经坦白了,李泽也会选择离婚。

    李泽正欲开口问后面所发生的事,他妻子已经继续道:“被选中以后,我特别害怕。但我知道我不可能逃得了,所以我只好走向那个会员了。在我走到他面前后,他让我把面具摘下来。我摘下来以后,他就问我怎么不是慕儿。我说慕儿有事不能来,就让我来帮忙走秀。他又问我知不知道这什么性质的走秀,我说我一开始以为只是商业性质的走秀,根本不知道还会有这样的环节。他还问我在已经知道要一块去开房的前提下,我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我说我是一个顾家的女人,我也很爱我老公,所以我当然是不同意的。他说既然我不同意,那他就再换一个。可我知道假如发生这样的情况,那肯定还是会有其他会员点我。他比较好说话,其他会员可就不一定了。反正看到有些佳丽当众做着那些肮脏的事,我是既害怕又觉得恶心,所以我就祈求他带我离开蔷薇会所。我还向他保证,说就算我只是代替小莲来走秀,但事后小莲会陪他过夜,只是有可能不是今晚。”

    停顿之后,丁洁继续道:“我的诚意打动了他,所以选妃活动结束以后,他就带我离开了蔷薇会所。因为他是小莲的熟客,他有小莲的联系方式,所以送我到人多的地方以后,他就让我下车了。之后我打电话给小莲,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坑我,他说她被她老公看得很紧,没办法去参加走秀。但因为已经答应要去走秀,所以只好找身材和她差不多的我当替身了。因为她老公欠了一屁股债的缘故,小莲的想法和没有结婚之前已经有着天壤之别,所以她还说我很傻,居然放过这么好赚钱的机会。我就和她明说了,我是绝对不可能做出出卖身体的事来。老公,这就是我第一次去蔷薇会所走秀的经历,也是唯一的一次。”

    “你穿什么样的服装?”

    “就是平时的服装啊,”丁洁道,“蔷薇会所对服装没有硬性规定,所以佳丽们想穿什么样的服装都可以。比如可以穿很保守的,也可以穿很开放的。我那时候以为是很正规的商业走秀,所以我当然是穿很保守的服装了。但我知道不管我穿得有多保守,毕竟我真的有在台上走过秀,所以我真的很对不起老公你。反正每次想起我在台上走着,那么多的男人一直盯着我,我心里就特别愧疚。老公,对不起,是我太单纯了,我不应该轻信小莲的话。”

    “那我问你,那张梅花j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你在街上捡来的?”

    “当然不是,那是小莲给我的,”丁洁道,“那天下午我和林宇南分开以后,我是打算早点回家,毕竟那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意义非同凡响。可在我准备回家的时候,小莲突然打电话给我。她说有一样东西必须先放在我这边,还说过一段时间会再跟我要。我问她是什么东西,她说是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她还说了,要是被她老公发现了,那她很有可能要损失十万元左右。听到这里,我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之后就去找小莲。陪她聊了一个小时左右,她才把那张金色的梅花j交到了我手里。我有去过蔷薇会所,我当然知道梅花j可以兑换十一万人民币,所以我就问她为什么要把这张牌交给我。她说她老公有在怀疑她,所以不能留在家里,所以才会交给我保管的。我其实不想保管,但我是那种特别容易心软的女人,所以我还是答应了。”

    重重叹了一口气后,显得有些落寞的丁洁道:“老公,我就是个大笨蛋,你骂我好了。”

    “在一个月之前,你已经被林慧莲坑过一次,但你却依旧和她当闺蜜,这非常不符合逻辑。”

    “我没有和她当闺蜜,我是被她威胁了,”看着丈夫的脸,丁洁道,“因为我有去过蔷薇会所,所以如果我不答应帮小莲的一些忙的话,我真怕小莲会将这事告诉你。蔷薇会所的性质其实就是卖淫中介,所以不管我如何解释,老公你都不会相信我是清白的。”

    说到这里,丁洁的眼泪立马溢出,并趴在丈夫胸前哭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