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7章 人之常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妻子的哭声,皱紧眉头的李泽是轻轻摸着妻子背部。

    对于妻子所说的话,李泽大部分都不相信。

    最起码,他妻子连提都没有提起于慧。

    在李泽看来,同为家里的林慧莲根本不敢威胁他妻子。在林慧莲怕老公知道真相的前提下,林慧莲其实也很害怕遭到他妻子的威胁,所以李泽认定林慧莲根本没有威胁过他妻子。

    但李泽知道一点,只要他联系上林慧莲,林慧莲绝对会承认威胁过他妻子!

    讲得直白一点,他妻子和林慧莲肯定事先通过气!

    在由林慧莲背黑锅的前提下,让他这个白痴相信他妻子所说的话!

    所以哪怕他妻子哭得很伤心,就跟受害者似的,李泽还是没有半点怜悯之意。

    他反而觉得妻子是在惺惺作态。

    所以现在他妻子和林慧莲应该算是攻守同盟,利用闺蜜这身份欺骗着对方的老公。

    这样的结论让李泽心里很难受,所以他是真的很想联系上林慧莲的老公,将林慧莲的所作所为都统统说出来。难道因为老公欠了高额欠款,身为妻子的林慧莲就可以随便出卖自己的身体吗?要知道会员有不少是在厦门,而林慧莲在和会员做那个的时候肯定是没有戴面具的,所以要是平时林慧莲和老公在街上逛,又被会员认出来,那岂不是很恶心吗?

    当会员向林慧莲打招呼,事后林慧莲就说是以前的同事,而林慧莲老公还傻乎乎地相信了?

    想到那样的场景,李泽脸上出现了有些扭曲的笑容。

    数分钟后,李泽问道:“我第一次去会所的时候,你是不是原本也想去会所?”

    “不是的,”擦了擦眼泪的丁洁道,“那天我就是要去北京那边参加高管培训,但因为林宇南提前一天去了北京,我怕你会误会,所以我才临时决定不去北京的。我是觉得就算我因为这事被辞职了,也好过被老公你怀疑来得好。后面因为那阵子和你的感情出了问题,所以我就一个人去鼓浪屿那边散心了。倒霉的事,我的手机居然被小偷给偷了。幸运的是,老公你又把手机给找了回来。”

    “那你去上海也只是散心?”

    “对啊,”丁洁道,“现在坐飞机那么方便,所以就算去上海散心也很正常的。再说了,我是在上海那边读的大学,所以我去上海散心不是很正常吗?”

    听到妻子这解释,李泽都不想再继续问下去。

    不论怎么问,他妻子都不会说出真相,所以只能从其他人身上找突破口了。

    在他妻子提都不提于慧的前提下,于慧显然就是最明显的突破口。

    再加上李佳雪说于慧有情夫,所以要威胁于慧讲出实情是很容易的。

    反正李泽认定那张梅花j是会员给他妻子,绝对不可能是林慧莲给的。

    而且在结婚五周年纪念日的那个下午,他妻子很有可能为了那张梅花j参加了私人订制,在被剃了毛的前提下拿到了那张梅花j。不对,不可能只是剃毛,没有哪个男人会傻到剃个毛就给价值十一万元的梅花j,所以肯定有做过爱。

    至于他妻子当过几次佳丽,知情者应该是于慧、林慧莲、刘菲菲以及会所里的某些管理者。

    林慧莲和刘菲菲都是站在他妻子这边,于慧就不一定了。

    在他妻子都不敢说于慧是用来打掩护的前提下,他妻子肯定是知道于慧那边很容易出问题。所以要想知道真相的话,直接从于慧那边着手是最佳选择。

    想到此,李泽也就不想再问任何问题了。

    “老公,你是不是更加讨厌我了?”

    “没,”笑得很牵强的李泽道,“既然你没有婚内出轨,那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呢?反正你只是在穿得保守的前提下走秀,之后被一个好心的会员带出了蔷薇会所,所以你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妄想的罢了,所以你一直以来都是一名合格的妻子,而我倒不是一名合格的丈夫。”

    “为什么这样说自己呢?”

    “因为我一直在怀疑你,所以我当然不合格了。”

    “这是人之常情,老公你不需要自责的。”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心里都在冷笑。

    假面娇妻,这四个字简直就是对他妻子最好的诠释。

    李泽之所以不愿意离婚,并打算继续追查真相有三个原因。

    第一,他爸妈现在是站在他妻子那边,不允许他们离婚。

    第二,他真的很想摘下他妻子所戴的假面,看下他妻子最真实的一面。

    第三,他必须搞清楚是哪些男人给他戴了绿帽。

    正因为这三个原因,李泽才会在他妻子面前继续当白痴。

    “老公,你和雨鸥走得很近,对吗?”

    “因为她帮我混入会所,所以走得有些近也是正常的,”笑了笑的李泽道,“其实你不需要管我和她之间的关系,你只要知道我不可能会对自己的学生下手就对了。”

    “那你打算对什么样的女人下手啊?就像昨晚那个?”

    “我只对你下手。”

    “口说无凭!”

    李泽可不想和妻子亲热,所以他问道:“你是不是不允许我和雨鸥来往了?”

    “不会啊,我又没有怀疑你们两个人,”丁洁道,“你是我老公,是我最爱的男人,所以我当然相信你会和她保持好距离的。要是不相信你的人品,那我当初干嘛嫁给你啊?老公,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当你第一次或者第二次去蔷薇会所,并看到各种各样的美女时,你有没有硬起来过呢?”

    李泽其实真的不想和妻子聊涉及到性的话题,但他妻子却有意无意往这方面引导。

    在李泽看来,他妻子是很想做嗳。

    或者说,是想通过做嗳的方式麻痹他的神经。

    他不想让妻子得逞,所以他故意打了个呵欠,并道:“赶紧午休,要不然薇薇都醒来了。”

    “有,对不对?”

    “老婆,有件事我忘记告诉你了,你听了可别吃惊。”

    “什么事呢?”

    “孙兰娜老师是薇薇的生母。”

    “怎……怎么可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